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期待另一只腾飞之翼
合伙人  杨愿成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104

    李嘉诚善于资本运作,善于从宏观上去把握大势,低买高卖,人弃我取。这种战略上的成功,使其旗下的商业帝国发展成为了一个多元的跨国企业集团。

    人退我进,人弃我取,这是李嘉诚成为超人的诀窍之一。在别人失望的时候,“我要有信心,在别人特别幸福的时候,我稍微谨慎点”。低谷过后是高峰,在低潮期以低价入市,到高峰期再以高价脱手。李嘉诚抓住了香港的几次历史性恐慌的时机,大胆地低买高卖,攫取了超额利润。这是李嘉诚积累财富屡战屡胜的招数。在香港,市场人士往往把李嘉诚入市视为大市反弹的信号和标志。

    过去几十年,李嘉诚主要精力放到传统产业上,缔造了庞大的港口、地产、电信、石油开发、生物医药等产业,这些产业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重资产、大投入,回报周期较长。当然,李嘉诚也意识到了这点,因此斥巨资投入TOM.com,并大规模进军3G通信等新兴产业,这种投资方向是对的,但是李嘉诚在传统产业上的神话还没有延续到这些新兴产业上。

    其实,作为李嘉诚的庞大商业帝国来说,还有一个很值得突破的领域——风险投资或PE。

    李嘉诚这几年虽然也涉足了一点风险投资,但规模非常小,还没有成为公司的一大核心业务。目前已公开的投资只有关于Facebook、欧洲在线音乐服务提供商Spotify等几笔投资,而这些都是李嘉诚用其名下的慈善基金投资的。

    纵观李嘉诚整个商业帝国架构,还没有专门的机构设置,更没有成立专属的投资公司。从商业的角度看,李嘉诚的商业帝国缺失了一个类似于黑石的专业投资机构。因此,在互联网产业里,百度、阿里巴巴等公司的成功,与李嘉诚没有太多关系。当然,腾讯的成功有李嘉诚的部分功劳。但是,李嘉诚没有将这种投资转化为一种商业模式,更没有将之上升为其商业帝国的战略性产业。

    导致这种投资偏好的原因之一或许是李嘉诚的投资惯性,而过于关注传统投资方式和传统领域,也导致李嘉诚错失了大量商机。

    最直接的例子是来自日本的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在中国互联网产业里大手笔投资,短短10年已经收获颇丰。而身在与中国内地一河之隔的香港、手握百亿资本、与中国政界关系密切的李嘉诚,似乎对中国如火如荼的互联网等新兴产业视而不见。这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孙正义身家曾经最高达700亿美元,一度接近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而李嘉诚家族的财富增值速度远慢于孙正义。当然,单纯的财富多寡不能说明所有问题,但至少可以说明李嘉诚其实可以做得更好。

    如果说,过去10年中国内地互联网经济等新兴产业的蓬勃发展,李嘉诚尚没有把握好,没有做好准备的话,那么,未来李嘉诚再也不能忽视了。李超人应该尽快成立一家专业的投资公司,招募一批全球投资精英,发掘、培育新兴项目,为李嘉诚的商业帝国增加另一只腾飞之翼。

    当然,这也不纯粹是商业行为,李嘉诚先生一贯主张回报中国内地、回报社会,在中国内地创业热情高涨,但很多创业者难以得到必要的资金协助,导致很多有潜力的项目夭折的背景下,李嘉诚先生拿出专项资金,支持中国内地的创业者,尤其是一些需要天使投资的创业者,也是回报社会、为祖国做贡献的一大善举。

    或许,在李嘉诚的接班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另一个面孔的李氏帝国。届时,李嘉诚的成功将不再单单是其个人的成功,而是一大批由李嘉诚家族支持的年轻的创业家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