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工程机械求才若渴
合伙人  孙连才   《工程机械周刊》   201108
伴随房地产“疯长”与金融危机后的国家投资,中国的工程机械行业在二十一世纪初迎来前所未有的“春天”:十年之内全国总产值翻了10倍。
然而,也有分析人士指出,无论是房地产行业还是国家投资,都不属于细水长流的积累式变化,为这两者所带动的工程机械行业也难免是被赶上了 “高速公路”。
三一重工人力资源副总监章建纯曾表示:“集团发展很快,人总是不够用。”
而人才缺乏是上“高速”后最大的问题,老板们甚至称之为人才“大饥荒”。无论查询近年来任何一个“人才需求排行榜”,机械类一定名列其中。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产出人才不同于产出资本,需要长时间的培养,而飞速变化的市场并没有留够时间。
而机械工程行业又有自己的特点。多个老板强调,不像现今时兴的IT、金融行业3年即可,机械工程行业培养一个人才甚至要10年。
正如福田沃雷公司所说,这是一个“跨越式”发展,而人才是跨越式发展中的“刚性需求”。
在采访过程中,许多老板都向《工程机械周刊》记者抱怨,没有哪个机械企业不缺人才,更有老板坦言:“手下80%的人都不好使”。
然而,市场并没有给老板们留下太多时间。有咨询机构表示,三年后工程机械格局将奠定,随后行业将进入低速增长。
虽然“三年”有些耸人听闻,但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行业还不能迅速转变人才培养模式,在国内市场即将饱和之后,没有完成转型的企业完全可能要一败涂地。
“搞技术研究的人实在太少”
2010年,基础设施建设、高铁投资建设、西部建设等一批重大项目的开工助推了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飞速发展。
今年,工程机械行业总产值预计超过4000亿元,比2007年几乎翻了一番。而在2001年,整体产值只有400亿。
然而,也有专家表示,我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发展主要依靠国家投资与房地产膨胀,这样突然的发展导致机械工程人才供不应求。
专家解释,一个原因是过去机械人才是由国有企业培养,突然的跨越式发展导致人才存量和培养机制不足。
不过,这个人才漏洞并不是全方位均匀的缺失,而是有偏重,有选择性的。
武汉运营中心总经理孙连才博士告诉《工程与机械周刊》记者:观察2005—2011年机械行业行核心期刊上的论文,有相当一部分都属于简单常见问题的建议和分析,这些问题原本就是企业应该在自身发展中逐渐完善的,而不应成为论文的主要内容。
孙博士坦言:“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目前沉下心来搞技术研究的人实在太少了!”
此外,孙博士还认为工程机械行业的创新性研发人才太少,他向记者透露:“虽然说中国企业推出新产品、新技术的速度非常快,但不得不说,其中的原创成分实在太少。”
“这种新产品、新技术本质上讲不能称之为“新”,只是一种简单的拿来主义。这样发展下去,中国企业的水平将始终落后于国际巨头企业。”
在采访过程中,绝大部分专家和企业老总也认为,创新型人才、高级技能人才、管理销售人才和海外人才的引进和培养正是如今工程机械行业的当务之急。
千里马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杨义华感到十分急迫:“人才是稀缺资源啊,现在哪个企业不缺人才?国内的,国外的,都缺!手下80%的人都不好使。”
就连国内的龙头老大三一重工招聘时也面临这个难题,“具有研发工作经验的应聘者真是少之又少”。
高级技工与销售人才,缺!
此外,高级技工的缺乏也十分严重。某老总坦言:现在国内从事工程机械行业的技术人员很大一部分处于低端。
其实,在发达国家,工程机械产品的操作手对学历要求很高,起码在本科以上。
但在中国,操作这些机器的几乎都是农民工。除了挖掘机等部分产品有专门的培训学校,以及部分产品由厂家提供培训外,多数产品的操作手是没有任何培训机构予以指导的,新手都是由师傅通过传统的帮传带模式教育出来的。
“一台百万余元的起重机”,“我们怎么敢交到他们手里呢。”
而高级技工的缺失也是由来已久,几乎每年的新闻媒体都会报道招聘会高薪难以聘到技工。
据新华社报道,在2010年福州招聘会上,7000元月薪都招不到高级技工。而在2003年新华社同样的报道中,高级技工比工程师还吃香。
据河北理工大学教授王绍玉介绍,这个现象一方面是因为职校、技校遭到大学扩招挤压,另一方面也是企业急功近利,不愿意花时间去培养人才。
有网友在网络上坦言,优质工程是干出来的,高级技工是实际工作中锻炼出来的,你们企业光招聘毕业生怎么招的到呢。
对此,许多大型企业已经开始与职校“联盟”。 其中的先驱者是三一重工。
早在10年前,三一集团就开始与职业院校合作,集团每年向联合办学学校下达订单,确定所需学生数量,同时集团派出教学人员参与“三一班”课程的设计。
然而,三一还是觉得学校学生与企业期望还是有差距。2006年,三一索性投资两亿元自己创办了一所职业院校——三一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大量引进高等师资,百分之50以上的教师拥有硕士、博士学位。
学院在新生一年级就开办《企业文化》课程,以实现企业与学校零距离对接。同时配合三一整体战略,协调对于学生的培养方案。在2008年毕业生中,百分之60的学生被三一国际录用,均有机会前往海外发展。
三一职业学院的负责人坦言:“尽管学校是在亏本运作,但是人力资本的价值是无法衡量的”。
除了实用的技工,还有资料显示,工程机械企业对使用的销售人才也有很大的需求。
根据2011年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在前两个季度中,机械工程师、销售工程师和生产管理虽然不需求最多,但却是增长最迅速的三个职位。
而据工程机械英才网招聘顾问介绍,销售工程师竟然是本年机械工程行业最紧缺的人才。
该网站称,各企业销售团队均呈现快速扩张趋势,特别是从2010年开始各企业加快了区域销售公司的组建更加大了对销售人员的需求量,而三年以上该行业的销售人员的月薪收入竟可过万。
销售人才也代表了工程机械行业未来的需求:复合型人才。因为工程机械行业的特殊性,仅仅具有销售能力也是不够,还需要有过硬的技术知识水平与吃苦耐劳的个人素质。
中高层销售人员则更是如此,据企业介绍,如今销售人才已经逐步趋向实践化、经验化,还强调销售人员要对本土、本地情况有深厚的人脉,能够迅速把企业的新技术、新产品进行推广。
在这样的需求之下,部分院校也开始调整方向,在工程学科中设立销售、营销专业。如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就专门设立市场营销学院,学生毕业主要进入工程企业的销售部门。北京工业大学也设立机电产品营销等专业,正是瞄准企业所需求的复合型人才。
   
高精尖“饥荒”:风电、数控、航空
据专家透露,除了技术研发人才、销售人才,在高精尖工程机械领域,“人才饥荒”更为严重。
首先,风电工程人才严重匮乏,尤其是风电机组研发专业人员、高级管理人才、制造专业人员、高级技工以及风电场运行和维护人员。
英才网联旗下机械英才网负责人介绍,从风电企业新发布需求的职位来看,风电企业对现场工程师、维护工程师等工程类人才的需求比较大,但并不缺少基础性的人才。
据悉,随着企业的发展和市场拓展工作的推进,销售工程师和企业中层管理人才即将成为风电行业新的热招人群。
然而,据记者调查,目前国内只有华北电力大学、河北工业大学和河海大学等少数学院设有风能与动力工程专业,每年培养的人才有限,远远满足不了市场需求。
其次,高级的数控人才也十分缺乏,制约了我国中小机械企业的升级换代。有报告显示,每年数控人才的缺乏竟高达30万。
在发达国家中,数控机床已经大量普遍使用。而我国制造业与国际先进工业国家相比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机床数控化率还不到2%。
人才缺失与数控机械的缺乏也是相互作用、恶性循环。据业内人士透露:哪怕目前我国现有的有限数量的数控机床(大部分为进口产品)本身也未能充分利用。
有专家分析,数控人才在国外主要由职校培养,而在中国只有高级或者专业大学才有相关专业。中国的职校一方面得不到资金,购买不起培训设备,另一方面在大学扩招的挤压之下,学生素质又不够,往往不愿意学习高难度的技术。
最后,尖端的航空人才则更是供少于求。
据前程无忧招聘数据,4月北京的航空航天行业的网上发布职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25.7%。
英才网联就业指导专家董超分析,由于国家大力发展航空及相关事业,各航空公司、飞机制造公司、卫星发射中心、空间技术研究所、软件开发公司、高新技术开发部门、高等院校等大批用人单位对该专业毕业生显示出强劲的需求。
而相关专家分析,中国在民航客机设计方面的人才缺失已经开始显现,已成为制约中国大飞机项目,特别是大型客机项目快速发展的瓶颈。
然而,航空人才的培养却最为困难,此类人才需要掌握的航空宇航科学技术是以数学、物理学以及现代技术科学为基础,以飞行器设计、推进理论与工程、制造工程、人机与环境工程等专业为主干的高度综合的学科体系。
有专家感慨,除了少量航空类专业大学,培养这样人才的基地几乎没有。
引进人才:强势引入与长期培养
伴随人才缺乏主见显露,各个企业也开始寻找解决方法,但基本的方法还是人才的内部培养和外部引进,但不同企业有不同的偏重。
千里马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很重视对于大学生的引入。杨总告诉记者,最高的时候一次引进300来人。
而山推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今年的新招高校人才更是达到了500人,其中200多是研究生,300多是本科生。
除了强势引进,山推还认为必须保证自我人才不流失。在长期的经验中,他们的管理部门甚至总结出三条原则:以事业留人、情感留人、待遇留人。
另一家企业福田雷沃重工则选择更加稳妥但也更加长期的做法。
福田雷沃成立了山东省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与山东理工大学等国内院校建立战略合作,搭建了硕士、本专科、中专技校为一体的立体化学历教育平台,通过“预先培养”找最好的人才。
福田雷沃重工还十分重视内部人才的培养,设计了学习型组织建设、外部战略联盟培训等不同维度,兼顾企业内部不同类型员工的需求。
此外,福田雷沃重工还专门设计周六培训日和订单式培养,这两个培养方案是专门针对管理人才。该公司称不同的培养方法使得培训方式趋于多样化,效果更佳。
柳工则在培养人才方面强调国际化,引入了Mercer公司的3P模型,建立了以职位评价为基础,以业绩考核和能力评估为奖励依据的绩效体系。
此后,柳工还推动了企业人才评价机制与国际接轨,消除了不同国情、不同国别、不同评价机制的障碍,促进了跨国人才的吸引和培养;邀请国际知名咨询公司,对企业人才队伍建设状况进行了深入调查。

瞄准国际化人才
自改革开放之初,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外企纷纷抢滩中国工程机械市场,以致中国工程机械市场出现了“国内市场国际化”的局面;外企采取合资、兼并、独资等方式蚕食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中有影响力的企业。
2010年,我国工程机械销售总量突破了4300亿人民币大关,但那是我国工程机械行业1400多个企业销售量的总和,与美国卡特彼勒等国际巨头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但也有观察者指出,在国内市场逐渐饱和之后,走向国际市场、加入全球竞争是中国企业发展必须的道路。
2001年11月,中联重科整体收购英国保路捷公司,开启了中国工程机械企业的国际化之路。在2010年,三一重工与巴西圣保罗州政府达成投资2亿美元在该州建立工程机械生产基地,成为该类企业在海外投资最大的一笔。
而随着部分企业走向全球,海外人才开始变得“香馍馍”。不少企业千里迢迢去欧美日招收海外留学生或者外国专家,有的甚至趁国外工程机械行业不景气、人才剩余的情况去海外公司“挖墙脚”。
柳工主要以国际化为角度更新自己的领导层:从美、英、德、法、澳、比、日等国家引进了10多名专家。现任副总裁、美国人闭同葆,曾在国际著名工程机械公司公司担任高级技术经理;现任副总裁李东辉,先后在华晨宝马、美国康明斯担任高级经理,主管财务;现任国际业务事业部总经理黄兆华,毕业于英国萨里大学市场营销管理专业
三一重工则直接招聘国际化员工,其副总裁在招聘会上接受采访时坦言,最需要的就是国际营销及商务人才。除了英语人才,三一还招聘西班牙语、葡萄牙语、阿拉伯语、德语等小语种人才。
山推采取的方法是“重奖”。 高薪引进世界知名企业如卡特皮勒、福特、汇丰银行等国际化人才。 10月30日在工程机械板块科技创新大会上,山推表彰奖励创新成果和个人的奖金达到250万元,其中个人最高奖项达到30万元。
相关的教育机构也主动推出国际化的培养方案。上海交通大学开办机械工程国际化人才培养试点班,引起业内关注、
该试点班全部采用和国外同步的教材,部分课程聘请外教,出国前往国际大型工程企业实习的学生也高达三分之一。
尽管国际化走得红红火火,外界也并没有十分乐观。
中投顾问发布的《2010-2015年中国机械行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就表示,工程机械企业应该踏踏实实地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把品牌做好,将国际化作为长远目标来发展,才能在国际市场上站稳,才能成功。
未来:三年定成败
然而,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对于人才的重视也面临风险。如果相关人才不能与企业马上开始合作与提升,在未来对于人才的需求又会减少。
可是。从初级的机械工程师发展到资深机械工程师,最少需要6年以上工作经验,三一重工人力资源总监邓荆辉更是认为8到10年才能培养一个出色的工程师。
据广发证券行业跟踪分析报告表明,中国的工程机械行业已经处于成长后期,短期景气见顶,投资时期需等待。
分析报告预测,三年后工程机械格局将奠定,随后行业将进入低速增长,行业内只有最好的公司可以依靠自主创新及全球化来获得竞争优势。
而使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迅速发展的廉价资源优势也在消失,无论是海外矿产的价格升高、国内劳动力价格升高还是社会对于环境资源的更加重视,都是工程机械行业在不远的未来所必须面对的挑战。
有观察者指出,无论是自主创新还是全球化,都需要高精尖与国际化人才,而这两者也是中国最缺乏的。短期内相关企业能否招纳起这两类人才,也是企业能否完成转型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