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千家团购网站消亡
合伙人  张林强   《中国企业报》   201111
截至10月底,有超过1000家团购网站已经停止更新、网站改版或者关闭 
 
作者:本报记者李志豹 实习记者郭奎涛 
     
 
  一淘网11月17日发布的《10月团购报告》显示,国内团购整体交易额16.83亿元,环比首次下降11.4%。而除了交易额的下降之外,团购网站在产品的更新速度上也呈现停滞状态。
  一淘监测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在5000多家团购网站中,有超过1000家团购网站已经停止更新、网站改版或者关闭,仅1000家左右的网站还能推陈出新。
  “团购行业确实进入了一个理性的阶段,促使团购企业调整企业结构,使其更加合理,也迫使一些投机的团购企业迅速撤离。”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吴雪飞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团购已经不再是一个能够肆意捞金的行业。
团购由冷变寒
  今年下半年,窝窝团首先以人事结构调整和表现不合格为由大规模裁员,遭到辞退的员工透露,“有些地方分站是整体被一锅端的,比如河北和鄂尔多斯,几乎裁得一人不留。”随后,高朋大规模裁员400人,团宝网也被传裁员比例高达50%。
  领衔倒闭潮的是上海一家中型团购网站易起买,该网站被爆遣散各地员工,濒临倒闭。
  其实,早在2010年团购网站连续5个月呈几何级增长以及拉手网获得千万美元融资的行业光环下,已经出现了大量小型团购网站由于利润率低、缺乏商户资源等原因,不能做到每日推出一款新商品,有的网站甚至一个月没有新商品上线以至关站自保。
  “团购行业目前的整体状况并不乐观。今年下半年以来,团购网站的总体数量增速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连一些较大的团购网站都发生大规模裁员状况。”吴雪飞说。
  团购导航网站团800发布的《2011年第三季度中国团购消费观察报告》显示,已有754家团购网站无法打开或者转型,其中超过一个月没有更新的网站达9%,另有5%的网站以改版、内部调整等理由关闭了团购业务。
  “11月又有140多个关闭或者转型,销售额过亿元的也由6家减少到5家。”团800创始人兼CEO胡琛透露。
  胡琛认为,全国团购站的整合趋势愈发明显,小站倒闭后的市场空间被大站立刻补上;其次,每月的销售数据和团购站并不高的利润率无直接关系,进账数字也并不能快速反映出团购网站面临的运营压力。
  “团购本身仍然是消费者和本地商户的刚性需求,去除野蛮生长引发的虚火泡沫和恶性竞争后,其商业价值也会逐渐夯实。”胡琛强调。
  易观观察家于斌认为,由于恶性的竞争,不少网站为了抢单,不赚钱甚至赔钱在做生意。另外国内消费者也趋于理性,团购模式的吸引力在下降,过低的门槛,已让团购成泛滥趋势,成本大幅提高,但业务并没有大幅盈利,风投也拒绝投钱,国内的市场环境由热变冷,由冷变寒。
上市不是好时机
  “团购作为一种新模式,融资能力是极其重要的,否则肯定要出问题。”F团CEO林宁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团购网站大规模的裁员潮和倒闭潮的背后,实际上是融资困难。”
  为了最大限度地缓解资金压力,团购网站还通过减站、降薪等方式降低运营成本。24券从10月开始以储值余额来代替相关补助和奖金,并规定工资总额高于4000元的部分都将延迟到未来3个月内发放。
  同时,24券还开始优化各地方站,部分较差的分站将被合并到邻近的中心站。在淮安站合并至南京站的过程中,有媒体报道称,淮安站“一夜之间人去楼空,拖欠资金达数十万元”。24券CEO杜一楠不得不出面辟谣,甚至认为“不排除是有人在故意制造恐慌”。
  以拉手网为代表的个别团购网站还加强了在资本市场的运作,频频冲击美国资本市场,一度激起了行业更大的投资热情。然而,11月9日,高原资本创业投资董事总经理涂鸿川在微博中爆料,“华尔街投行说‘拉手网不IPO了’。”路透社进一步报道说,原因是该团购网站需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澄清某些会计方面的争议。
  对于IPO搁浅与否,拉手网CEO吴波一直没有明确回应。五天之后,拉手果然未能如期前往纳斯达克上市路演。拉手网IPO受阻无疑断了团购网站融资的一大出路,这被视为团购网站前景黯然的又一佐证。
  而早在今年5月份,窝窝团就表示要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团购网站时,宣称将融资达2亿美元。而到了8月,关于窝窝团遭多家承销商拒绝的消息不胫而走,短期上市无望的消息也在圈中流传。10月份还表示将在年底前赴美上市的窝窝团至今未见有实质动作。
  北大纵横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张林强评论说,在团购网的初期阶段,IPO不是唯一的出路,却是重要的战略策略,可以占领市场高地;即使能够IPO,拉手网也应该静下心来踏实耕耘,才是真正开始树立市场地位。
  “IPO并不是团购企业发展的必由之路。”吴雪飞也认为,如果团购企业能够通过完善自身综合实力而逐渐实现盈利,那么可以让风投重新对团购产生信心,融资不是难事,否则即便有些团购企业IPO成功,也难以经受市场的考验。
  而在林宁看来,IPO是一个必须的阶段,但是IPO并不能代表什么。“现在绝不是IPO的最佳时机。”他希望拉手的决策者能回归到经营上面。
  通过与腾讯、联想等企业的合作,F团在10月份成功融资6000万美元。林宁说,这6000万美元可以用2—3年。
  但他也透露,F团已经在讨论新一轮融资,“F团今年没有上市的计划,未来可能会通过上市融资。”林宁说。
  “如果团购企业能够通过完善自身综合实力而逐渐实现盈利,那么可以让风投重新对团购产生信心,融资也就不是难事。”吴雪飞说。
回归理性
  “悲惨的团购经历。”中关村上班的陈小姐在一次68元团购“马大嫂”麻辣香锅后悻悻地评价到。
  无论从质量、环境、服务还是卫生等各方面与团购网站的表述均差异很大,“性价比很差,有被骗的感觉。”陈小姐表示。
  团购网站过度扩张所引发的服务隐患正在逐渐凸显。
  “中国团购网站的发展一直比较浮躁,烧钱争排名。这不是短跑,必须踏踏实实地做下去。”林宁不认为团购网站存在转型,“这是那些浮躁者的冬天,却是踏实者的春天。”
  团购网站的发展离不开商家的积极配合,但是二者的合作并非一帆风顺。慧聪邓白氏研究ICT部副总监张本厚就指出,团购网站的低价策略会冲击厂家稳定的价格体系,所以大部分网站只能找厂家的经销商。
  “甚至存在补贴经销商对个别产品搞低价以聚集人气,这明显对团购以外的同类产品造成冲击,部分厂商因此不支持团购合作。”他说,麦当劳指责高朋捏造合作协议就是例证。
  林宁则不赞同这种观点。他认为,团购网站消费的是厂家虚拟的库存,例如厨师,即使没有客户,商家也得雇着;通过团购还可以拉动新的需求,最终还是厂家受益。
  “未来,市场上存活的综合性团购企业将不超过10家,而一些在垂直细分领域深耕细作的团购企业有可能会逐渐崭露头角,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谈及团购网站的前景,吴雪飞表示。
  在采访调查过程中,《中国企业报》记者发现,部分团购网站已经先后完成了从纯粹的团购网站向综合性团购网站的转变。
  进入今年9月份以来,F团先后与开心网、腾讯合作,承接了二者团购业务的具体运营,同时利用二者的资源扩充用户和商家,同时又成功争取到了维络城的合作,初步建立起从线上到线下的“3+1”交叉互补网络。
  张本厚指出,对于网站之间的合作,必须进行深度的整合,产生一定的价值,不能只是作为一种营销手段。
  “团购网站行业的经营模式大方向没有问题,只是运营模式与其他互联网的业务一样,都需要给外围市场一个调整、成熟及规范的时间与过程。大家纷纷集中在眼前的跑马圈地,而不是聚焦内部核心能力,整体团购网行业还是在探索初期。”张林强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