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教父” 王璞的MBA人生
创始人  王璞   《中国新时代杂志》   201111
本刊记者:阚世华
  

  80年代末,当时的王璞还只是东北电力系统的一名普通工人,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的未来会与MBA有着千丝万屡的关联??
  多年前的一天,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创始人王璞在看《中国青年报》时,一篇文章中的3个字母——“MBA”引起了他的注意。在文章中王璞看到,有20多人被送到国外去读MBA??MBA是什么,这引起了他的兴趣,读了文章,王璞方知读MBA是件很牛的事情!
  当时,在国外攻读MBA的学员回国后,可以重新选择工作单位,国家还给解决户口问题。在那个年代,可以调换工作单位,可以进入大城市,还可以解决户口,这绝对是件不可思意的事情!几年后,王璞无意当中又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清华、北大招收MBA”——这消息登时让王璞激动不已。
  一扇通往MBA的大门向王璞打开??几年后,王璞成为北大第一批MBA毕业生。此后,王璞在国内注册成立了第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并很快使公司成为咨询业务年营业额近亿元、为国内外近千家企业提供一流咨询服务(其中近1/3为国内500强或上市公司)的大型咨询企业。
  王璞至今热忠于促进中国MBA教育的发展,曾历任中国MBA联谊会的主席、中国MBA联盟荣誉主席,还创办了中国成功的青年企业家MBA委员会,并担任主任委员等。
  结缘MBA
  1993年,王璞前往北京大学管理学院咨询报考事宜。在一处并不显眼的办公楼里,只有2、3间办公室的MBA招生办很不起眼。时任北京大学管理学院的范萍主任非常热情地招待了王璞等人。
  学工科的王璞当时已在东北的电力系统工作了三四年,为了报考复习,他向原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毅然加入地下“铁托队”——北大附近的地下室里挤满了考研、考托福、考GRE的大军。“当时一个班级大概有40多人”。王璞回忆说。
  北大第一届MBA后入学后,学院才开始盖第一座教学楼。王璞有幸参加了奠基仪式,同时北大管理学院正式更名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师资力量可谓实力强大,厉以宁、厉谷芬、张国友等一批非常有实力的师资团队使得北大MBA名声大振。
  “回想起在北大闭关考MBA,记得当时我把大哥大、BB机全部停掉,跟社会、商务一切的领导人关系全部终止,到北大读这个专业。因为第一届MBA有辅导班,我租了一间地下室。经过两三个月的艰苦奋斗,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成为正式的研究生。”王璞记忆犹新地说。
  “当时挺难的,原来中国没有管理这个学科,当时所有准备考试的学员都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管理内容。”所以王璞经常会在课后寻找补习机会。因当时的书太少,可用于借鉴的东西太少,案例更是少得可怜,“不像现在,只要上网一搜,你想要什么材料,就有什么材料,不计其数。”王璞表示,今天的学生要比最初他们获取知识更为容易,中国众多企业家成功与失败的案例在增加,还有互联网的发展,所以比20年前MBA学员所能获取的知识面更广。
  在王璞看来,现在的考试跟以前差不多,20多岁考进来,对学什么没有太深刻的理解,也不能要求他们清晰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学什么、为什么学,学了以后如何跟世界接轨。“当时我也不知道管理考试到底要考什么,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北大第一届MBA学员的课外活动比较活跃,那时MBA学员的活动与校内研究生会的活动截然不同。“当时我们班级的学员平均工龄在8-10年,MBA学员的平均年龄超过研究生学员近8岁。经历及年龄的差异使得我们与研究生会的活动显得格格不入。”因MBA学员经常会邀请一些企业家讲课,很多课程都是管理类别。此类活动与研究生会根本无法联系到一起,所以在王璞的鼓动下,他们研究要创立属于MBA自己的俱乐部。
  申请后,得到了北大领导的大力支持,顺利拿到了学校的批文。于是,中国第一个高校的自治组织、中国第一个MBA正式社团组织——北京大学MBA联合会正式成立。
  至今,王璞依然清晰的记得,在联合会成立时的那段日子。
  为了筹办祝贺北京大学MBA联合会成立暨首届MBA论坛召开,王璞每天晚上开着自己的夏利车前往去清华、北航、人大等高校去找他们的MBA学员。因当时各高校没有联合会,又无法联系到学生会,王璞只能去各高校的学员宿舍,门挨门地敲,一个个地请。
  “当时北京有6所院校有MBA课程,全都被我们请来参加活动,包括清华、人大、对外经贸大学、北理工、北航??”王璞得意地说。
  创业的MBA
  “读MBA专业使我实现了儿时的理想——能进北大读书。同时MBA也把我带到神圣的管理课堂,使我后来逐渐成为一个管理专家。MBA还为我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管理咨询行业,成立了中国最早的管理咨询公司。”王璞不无得意地说。
  多年前,没有多少中国人知道“管理咨询”是怎么回事,但今却已是举国上下耳熟能详的事情,众多的管理咨询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而可以拥有“咨询第一人”的之称可能非王璞莫属,业界也有人称其为“中国管理咨询教父”。
  1996年6月的一天,即将从北大MBA毕业的王璞开着夏利和几位同学带着300万注册资金,风尘仆仆地从北京城北的海淀赶往城南的天宁寺桥——北京市工商局所在地。带着大笔现金在街上转悠,王璞的心一直悬着。“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银行外面常有抢劫的,所以,我特别害怕,就怕被别人抢了,那时用银行卡的也很少。”王璞回忆说。经过多方协调,北大纵横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终于注册成立,成为第一家本土管理咨询公司。
  当年中国的MBA跟几年后梦想在网络淘金的海归一样,王璞满脑子都是创业冲动和财富幻想,怀着迅速做起来、为北大和自己争气的信念,信心十足地想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当时,王璞有很多种去向——外企、出国、国企,然而谁都没想到,他最终选择了创业。
  最初,王璞将办公室设在中国企业联合会,王璞和10来个人在四楼的办公室有几百平米,装修得颇为体面,但当时的他们不知道管理咨询企业,即使和管理咨询沾点亲的“点子公司”正在纷纷倒闭。
  北大纵横的自信来自于北大,它由北大控股、光华管理学院主办,集中了国内一批声名显赫的经济学家做顾问。北大纵横的如意算盘是有北大的专家资源做后盾,客户将会接踵而至。但这个梦想很快就破碎了。实际上,通过专家的渠道获得的客户微乎其微,北大纵横要想生存必须依靠自己的实力。
  在开始的日子,王璞的朋友在关键时刻帮了北大纵横的忙。当时,北京日化厂面临严重亏损,为了扭转颓势,工厂正在减员增效,转型投资房地产以及破产重组的三岔路口前彷徨。北大纵横为工厂实施了破产重组,这个项目让他们获得了6位数的收入!
  1999年8月,北大纵横跟新加坡保得利控股(中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保得利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国际引资、海外投资以及离岸金融等业务;其后又成立了深圳北大纵横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为高科技企业提供并购顾问服务;接着与北大青鸟集团合作成立了北大财富网。
  企业规模越来越大,王璞的脚步也无法停下。“规模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如何让内部知识得以有效整理及分享,是我目前要做的,比如深化基础性研究、技术研究等。”
  眼下,北大纵横正快速成长,王璞也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懈怠。当时,经过4年的艰熬,直到2000年才遇上行业的“井喷”。
  “井喷是指的是销售额、营业收入、专利等。在我们这个行业,排第一的指标是人才,因为有人才就有客户;有客户就有项目;有项目才有收入。”如果说10年前的第一次井喷属于项目客户量的增长,那么,现在的井喷就属于人才规模的井喷。“十几个合作人时,在管理上的挑战是有难度的,可当有了几十个合作人后,自然会摸索出一种流畅、规律的管理模式,形成一套文化以后,从几十个到几百个就很容易了。”王璞说。
  “北大纵横是这个行业的第一家,我们也刚15岁,所以,这个行业还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王璞为公司制定了一个长期人才目标——每年以100%的目标增长。
  在王璞看来,咨询管理行业的空间还有相当大的想象力。根据王璞的描绘,行业成熟就意味着几乎所有的企业家都请过咨询公司;而其中一部分企业家会年年请咨询公司。而这一美好远景在王璞看来至少还需要10年的时间。
  目前,国内咨询管理行业的野蛮生长也让王璞觉得有些不自在。“我觉得,现在是非常混乱的时期。”同时,王璞又表示,这是特别正常的事情,就像一个人要经历春夏秋冬一样,一个企业也要经历寒暖。“我们一直伴随这个行业的成长而成长,引领这个行业成长。在这个过程中,虽然面临着小乱的特征,但这恰恰给我们带来了增长的契机。”
  王璞把北大纵横的对标企业分为两类:一向美国的麦肯锡、欧洲的罗兰贝格学习。二向本土的大企业家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王石学习。
  “未来我们会有上万名优秀的管理人才,以MBA为主的管理人才,在全球咨询业里冲入前三名,打造咨询管理业中的中国品牌。希望100年以后,中国人、中国企业界人士、管理人士能像我们今天学生家长敬仰北京大学一样,敬仰我们的公司。”王璞说。
  如今,王璞已将北大纵横也变成了MBA聚集的大本营,1000人的团队,近乎90%的人曾读过MBA。有趣的是,北大纵横,这个由中国本土MBA毕业生创办出来的MBA聚集的企业,如今已进入了哈佛大学商学院的案例库。2010年11月底,王璞站到了哈佛大学商学院的讲台上,他的演讲主题是北大纵横的成长经历,这也是哈佛大学商学院迎来的第一个中国培养的MBA演讲人。
  如今,对于MBA快速成长中体现的问题,王璞认为,MBA未来应该通过更多的案例,让大家真正进入到管理的情景中来。要增加一些商战情景的案例,如果是大企业的CEO该怎么做决策?做情景模拟的教学,无论是对角色扮演者还是MBA学生或作为点评者都有很大的帮助。“情景模拟商战案例的教学,我认为是非常有帮助的。旁边可以有记录,把对的和不对的展示出来。让我们明白在企业经营中复杂的环境和人在决策中所要考虑的各种复杂因素。”
  王璞设想说,MBA是一个动手能力极强的专业,这种专业是否有可能进行更大胆地尝试?是否有可能也能定向培养,把代培生的概念引进来?王璞表示,学生在入校时就清楚今后将要到哪家企业工作,这时企业的人力资源部和相关的用人单位就可以跟老师制定共同的教学方案,或者给他安排实习的机会,这个学生就可以得到双重的能力提升的机会。对MBA学生进行这样提前的设计与安排,会使他们的方向感更强,也会使MBA教育更加有时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