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过度医疗”案例评论
合伙人  胡宁涛   《中国卫生人才杂志 》   201201
“过度医疗”的问题原因很复杂,不是单从某方面入手就能妥善解决的,由于医院的具体情况各有不同,相对而言,地区规模较小的医院主要以医疗知识的更新和培训机制的强化为主,而大型医院则是理顺内部利益链关系、完善符合以病人身体健康为利益导向的考核机制等几个方面为主:
    第一、医疗职业操守的强化:“过渡医疗”的本质是没有以“客户”——病人的身体健康利益为本,违背了医生的基本职业道德操守。因此加强医德医风建设是医院构建健康医院文化的基础,但文化响亮的口号容易提出,落实到行为却需要夯实更多的基础工作,意识的灌输仅仅是一个开始,通过制度的强化和监督机制的完善等全方位的管理提升才是从意识落实到行为的关键环节。而事实上很多医院在相关文化的落地方面却做的不到位,“文化两张皮”的现象比比皆是。因此如何把文化口号转换为真正的意识行为是降低“过度医疗”现象的基础工作。笔者有如下几点建议:一、建立系统化,具有实际工作指导意义的医院文化体系;二、对医院管理制度、流程进行文化审计,把不符合医院所提倡的基本价值观的,甚至违背了病人合理利益的条款进行修正和完善;三、成立医院的道德委员会,制定用药的标准化参考,并对医疗病症案例进行不定期的抽查,为医生的医疗行为提供专业化的指导和监督。
第二、医院逐步建立完善合理的利益链关系:医院和企业不同,医院是一个带有非盈利性质的专业服务机构,因此利润考核不应该作为医院各科室、部门发展的单一关注指标,从医院院长到各级职工就应该明确树立这种非盈利性质的观点。医院(尤其是大医院)更应该让广大医院教职员工看重由于正面社会品牌带来的长期收益,而漠视短期因不合理收费,比如“过度医疗”带来的销售收入增长。这是百年长青基业的唯一秘诀,当年同仁堂奉守“炮制虽繁必不敢减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信条,在数千家药店中脱颖而出成百年老店。医院全体员工在达成这点共识的基础上,以打造真心服务病人的医院品牌为己任,形成医院品牌意识。同时在内部的利益分配上,增加品牌贡献度的利益分配权重,对于与医院品牌有重大贡献的员工以及行为给与重奖,增加对于提高医院品牌行为的奖励制度。
第三、各级医院尤其是基层医院建立健全培训和知识推广机制:医院的医疗水平应随着医疗知识的更新而迅速得到提高,某位医生的进修不应该只是个人的成长,而应该成为推动医院整体医疗水平提高的切入点,医院尤其是地区级小医院更应该培养出良好的学习型组织氛围,设立改善医疗水平目标,创立医疗创新课题小组,通过以点带面,以前沿医疗科学方法和手段不断推动医院的整体医疗水平,形成先进带动群体,优秀代表团队的欣欣向荣的向上氛围,取代固步自封的保守作风。因此建立完善外部进修与内部培训的紧密结合,互动共享的学习机制是提高医院医疗理论水平,在最小程度降低“过度医疗”的必要途径。
第四、建立基于患者人性化的考核制度:与其他行业不同,由于医生和患者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地位,医疗的专业性使患者难以从个体的单纯感受去评判医生医疗水平的高低,但我们依然可以酌情引入部分患者的评分制,增加适度权重来强化医生对于患者的服务意识;同时强化医院与患者的知识感受互动,通过定期的走访和组织适当的社区活动使医患关系融合,提高医生与患者的和谐关系。
事实上,“过度医疗”现象是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社会价值体系的震荡、重塑过程的一个缩影,我们在研究这个现象的时候不应该忽略整个社会环境对医院这个系统的影响和冲击,因此完善解决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医院本身,更应该让整个社会包括各级政府进行深思和反省,通过全社会的努力去构建大的和谐环境,才能融合小的和谐医院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