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整顿风暴众生相 炒家控诉吸金骗局
合伙人  杨愿成   《第一财经》   201202
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清理整顿除了缘于黄金作为特殊货币,是央行国际储备的重要组成部分外,主要原因是部分做市商胡乱操作、杀散户行为严重,此前各地交易所违规操作,造成投资者损失的事件屡见不鲜。
 今 
 
 
天本报编发“交易所清理整顿风暴全国调查”的最后一期稿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奔赴各地,通过实地调查,发回各地各类交易所在清理整顿风暴下的“众生相”。通观来看,不规范、不合法的交易所案情都是相似的,只是结局和出路或有不同。
 
上海多家交易所内盘黄金业务暂停
 
“虽然暂停了内盘黄金交易,外盘黄金业务仍照常运营,而且我们还经营其他贵金属业务”,泛亚黄金交易所高层不愿透露其黄金业务暂停的原因。
 
清理整顿重拳之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类似泛亚的贵金属交易所不在少数,暂停的主要是内盘黄金业务,外盘黄金与其他贵金属不受影响。
 
有黄金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清理整顿除了缘于黄金作为特殊货币,是央行国际储备的重要组成部分外,主要原因是部分做市商胡乱操作、杀散户行为严重,此前各地交易所违规操作,造成投资者损失,从而意见很大。
 
“虽然暂停了内盘黄金交易,但是我们还可以继续拓展白银业务,况且外盘黄金业务仍可继续操作。”泛亚黄金交易所高层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白银的人气也很高,就公司内部统计数据显示,白银业务量几乎与黄金持平,除了黄金、白银,还可以发展其他贵金属,如云锗、铟,此次暂停黄金业务绝非灭顶之灾。”
 
除泛亚黄金交易所外,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推出的“天通金”、湖南维财大宗贵金属交易所的“维财金”等国内黄金业务都被禁止交易,作为贵金属交易所的主要盈利项目,一些交易所负责人对此叫苦不迭。
 
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清理整顿除了缘于黄金作为特殊货币,是央行国际储备的重要组成部分外,主要原因是部分做市商胡乱操作、杀散户行为严重,此前各地交易所违规操作,造成投资者损失的事件屡见不鲜。“此前"天通金"的投资者意见就很大,此次"维财金"又陷入涉嫌非法黄金交易调查,说明整个行业缺乏规范和指导。”该分析人士说。
 
不过,此番“38号文”,包括此前五部委出台的 《关于加强黄金交易所或从事黄金交易平台管理的通知》,只是强调任何市场不得染指黄金交易,对于其他贵金属交易却没有明确态度。
 
“黄金做市商必须拥有很强的资金实力、定价能力,如汇丰银行(微博)、德意志银行。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做市商的实力与资质无法与上述银行相提并论。”一黄金分析人士告诉记者,“其次,投资者成本过高,天交所的客户如果想持仓过夜,必须缴纳其合约金额的万分之二/天的延期费。”上述人士说。
 
广东汇金交易所露“山寨”原形
 
在此次清理整顿交易所的风暴中,黄金交易平台的命运似乎更受瞩目。一些“山寨”黄金交易所也开始露出原形。广东汇金贵金属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金交易所)就是其中之一。
 
“38号文”明确规定,除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外,任何地方、机构或个人均不得设立黄金交易所(交易中心),也不得在其他交易场所(交易中心)内设立黄金交易平台。
 
汇金交易所官网介绍称,公司成立于1996年7月,是根据国务院关于 《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的政策精神,经广东省政府同意,省金融办批准,由广东汇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公司制交易所。
 
此前,汇金交易所在宣传时号称其为“中国第二家金融类贵金属交易所,除上海黄金交易所以外,国内唯一一家注册行业分类为金融类(J7190)贵金属交易所。”并且是“国内唯一采用自主研发交易系统,结合国际主流成熟交易平台,自主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贵金属买卖系统。”
 
就上述信息是否属实的问题,记者询问汇金交易所一位不愿具名的管理层人员,她却告诉记者,“早前国家规定的是除了上海黄金交易所之外的其他交易所都不能做,而现在所说的是交易所成立的标准;自从国务院于去年下发"38号文"后,为了规避整顿的风险,公司便不再做有关黄金的业务”。但她说,公司所有的交易规则和产品都按国家的规定走。
 
为了搞清汇金交易所的真正“出身”,《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到广东省工商局查询了其档案资料,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其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 1996年,成立时的注册信息为“广东金友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建筑材料、日用百货、农副产品等等。此后该公司经多次股权转让和3次工商变更,却都与贵金属交易无关,直至2011年11月,从“广东福美水疗设备有限公司”变更为“广东汇金贵金属交易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汝民。另外,汇金交易所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0万元,但是记者通过工商局查询到,其注册资本仅为150万元,股东为两名自然人。其中,王汝民出资142.5万元,占股95%,另一股东为黄倩,出资7.5万元,占股5%。
 
据上述汇金交易所管理层人员透露,王汝民曾经是广东鸿图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而该公司正是湖南维财大宗贵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维财金)在广东最大的代理商。
 
而维财金在1月初,便由于涉嫌非法期货、虚拟配资和恶意代客刷盘等等违规举动,已被长沙警方立案侦查,包括法定代表人楚维在内的公司多名高管已被刑事拘留。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汇金交易所采访,其一位高管承认去年6月前他们曾与维财金有过业务往来。
 
金乡大蒜交易所全部业务已停
 
“公司已经在整顿了。”近日,山东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 (以下简称金乡大蒜交易所)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金乡大蒜交易所官网的一则公告显示,1月29日,为响应国务院及各部委对国内中远期交易场所的整顿要求,配合执行国务院“38号文”中的指导意见,“本市场决定,自1月30日起进行内部整顿”。
 
记者多方采访获悉,尽管目前尚不清楚金乡大蒜交易所的命运前景,但有专家指出,在当前强有力的监管下,“估计数百家交易所中或有相当部分将被取缔,只有少量交易所有可能通过整改走向正途。”
 
生意社大宗电子商品市场分析师宋志超表示,金乡大蒜投机性非常大,甚至带有赌性。据悉,作为远期合约,价格高于现货是常见情况。但元旦之前,该交易所远期合约价格却不断拉升,与当时现货价格走势背离。此外,金乡大蒜交易所去年7月份的合约曾出现到期后,期现价格仍大幅背离的现象。空头投资者怀疑该交易所自身参与交易,以虚拟资金与空头对赌,导致政府出手调查。
 
“现在还在整顿,具体怎么整顿、整顿的进度和方式,我们都不清楚。”金乡大蒜交易所工作人员说。
 
北大纵横资深专家杨愿成告诉记者,交易所整顿主要是针对那些小的、没有资质的或者交易不透明有控盘嫌疑的交易所,就现货这一块,那些没有能力进行交割和拉动回归市价的交易所同样会被整顿和清理。
 
值得关注的是,明确了监管部门后,交易所应该有怎样的准入门槛和投资风险管理措施?
 
生意社研究报告显示,现有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基本是按照2003年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的 《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规范》设立的,“它只是一个行业性的参考标准,本身不具有法律的权威性,在交易商或市场出现违约行为时,无法依据它对违约方进行处罚”。
 
“尽管各种交易所存在行业的差别,但就投资风险的防范而言,可以像证券交易所一样,虽然会有不同行业的上市公司,但仍然可以实施统一的交易监管规则。”杨愿成称,一旦列入证监会管辖范围之内,解决投资者的准入门槛及风险管理等一系列问题,都会顺理成章。
 
天津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人去楼空 投资者称460万进去9万出来
 
昔日摩肩接踵、窗明几净的交易大厅内,如今一个人也没有,地板上一片狼藉。这就是2012年2月13日记者在天津保税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以下简称天津大宗)里看到的情况。这距离天津大宗宣布停盘整顿已过去了26天。
 
拨打该市场负责人的电话和其留在网站上的客服电话,不是提示已成空号,就是已停机,似乎天津大宗从世界上消失了。
 
在“38号文”出台之前,天津大宗已遭到多宗投诉,当获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计划采访天津大宗时,许多受害炒家找到记者,讲述他们的受骗经历。
 
460万进去9万出来
 
施良学是浙江永康一名个体户,有200多万元存款。2009年底的一天,他到杭州看朋友,见到了自称天津大宗客户经理的周亚利。周称,天津大宗是有政府背景的交易市场,动员他成为其代理商,让他注册一个公司。
 
施良学拿出100万元,在永康工商局注册了 “永康市金牛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周亚利另外打印了几个字,在施良学提供的复印件基础上重新复印,在提交给天津大宗的资料中经营范围就变更了。“我问他为什么要改,他说改掉以后可以合法一点。”
 
不过,周亚利接到记者电话时表示否认了更改营业执照经营范围的情况,并竭力撇清与天津大宗的关系。
 
施良学说:“我拿注册的那100万买了天津大宗的烟煤和红小豆,结果买了以后每天都要往账户里打钱,最多的时候一天打了10多万元。”
 
“我自己的钱投了200万左右,没有钱了他让我去借高利贷”。于是,他又以5分的利息借了200多万元,前后一共投入了460多万元。
 
施良学介绍,在天津大宗的交易简单说就是买涨和买跌,买涨遇到价格下跌,低于购买价部分需要投资者拿钱平仓;同样,买跌者遇到价格上涨,差价部分就需支付保证金平仓。如果投资者不补充资金,系统将强行卖掉其中一部分产品,以保证其所拥有商品的价值在账户已投资金额内。
 
到2010年9月,他已经没钱继续投入了,原先一直上涨的货品价格大幅下跌,“10天之内,460万的货一下子缩水了300多万”,2011年2月份,他忍痛卖掉了自己的所有货单,套现离开时只剩下9万元。
 
卖得越晚赔得越多
 
山东巨野的张体新之前只在当地做些小生意,他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2010年7月,自称天津大宗菏泽分公司、办事处和总代理的负责人告诉他,天津大宗是正规交易市场,交易有保障,客户可以在货价贱时只交货款的20%作为订金,就能买到另一个季节需要的货物,货物由市场代储,可以存到货紧价涨时,买方不用增加资金即可直接卖出合同获利,如果交付余款,市场就要保质保量的交付货物,可提前提货也可到期提货,省去了自己运输储存的麻烦。
 
张体新登录查看发现,天津市场6月中旬卖2.41元一斤的国标-级大米,7月上旬只卖2.03分,就由代理商员工代为操作,首次入金5万元,购买了当年12月份提货的国标-级东北粳米1100批×100公斤,合计110吨。后来又买了12月份提货的烟煤20批×10吨,合计200吨,并缴纳相应货款的20%作为订金。
 
之后现货行情持续大涨,他想应当能赚钱了,但登录到交易系统,却发现该市场内的大米价格居然降到了每斤1.03元。更令他惊恐的是,天津大宗规定在其购买价格之下,价跌多少得交多少保证金,次日上班前交不上钱的,市场强行按降下来的低价替买方卖掉合同,价跌多少就等于买方赔了多少。
 
到9月17日,投入共计32万元。眼看自己的货价不断下跌,如果不缴纳保证金,32万元就会被吞噬。9月19日,他以不到10万元的价钱匆忙卖掉了自己的房屋,交了保证金。
 
张体新向代理商索要提货用的资质手续。2010年11月中旬,他筹集了60多万元交给了代理公司,对方却告诉他无法提货。
 
张体新介绍,巨野代理商建议他赶快把价格压低到1元多卖掉合同,否则卖得越晚赔得越多。该代理商还告诉他,如果坚持要货,会给他加上意想不到的费用,而且给的是次货。张体新拒绝了。
 
代理商又告诉他,一定要货的话,接收货物的地点在厦门,且需支付每吨700元的地区差价。过了几天他又得知,厦门的货已被提走,天津大宗给他的货在黑龙江的边境小镇虎林,且质量大降,需支付全部货款,损失比不要货损失更大。张体新不得不卖掉自己的合同。
 
天津大宗人去楼空
 
公开资料显示,天津大宗成立于2009年4月28日,地址是天津港(6.60,0.07,1.07%)(600717,股吧)保税区新港大道122号1幢3楼,已经过2009年度和2010年度的年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春节前拨打其总裁孙明振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到了2012年2月13日拨打,电话已是空号。该公司4个400客服电话和工商注册资料上的企业联系电话,拨打时均停机。
 
2012年2月13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其注册地址,发现已经人去楼空。旁边派出所警员告诉记者,这家公司是年前搬走的,搬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
 
记者到1公里外的天津港保税区管委会大楼询问,仍无法得知该交易所的下落。记者拨打天津商务委的电话,负责天津大宗管理的李姓工作人员表示,他平时和天津大宗来往不多,这次天津大宗人去楼空也没有向其报告。
 
记者注意到,2012年1月9日,该公司曾在网站上发布紧急公告,声称将于2012年1月19日起停盘整顿,在那以后,该公司网站停止更新。
 
江苏恒丰农交所投诉缠身 炒家称账户遭代理商暗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査道坤 孙嘉夏 发自江苏
 
在江苏盐城,业务范围囊括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的江苏恒丰农产品交易所 (以下简称江苏恒丰),近日正频遭投诉。多名炒家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称,在通过代理商开通交易账户后,代理商却能先于他们自江苏恒丰处获取交易密码,控制账户后频繁买卖刷取佣金,江苏恒丰方面则被指为监管程序有漏洞,“我们在多地都已报案。”有炒家告诉记者。
 
江苏恒丰身世
 
2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位于盐城市经济开发区国际软件园大楼6楼的江苏恒丰。公司行政部门得知记者来意后,两次请示交易所总裁袁能忠,但袁拒绝接收采访。当地一位曾参观过交易所的人士向记者介绍,“交易所业务量很大,经营场所看起来也还比较正规。”
 
在其官网上,江苏恒丰介绍自身是“2010年1月经省工商局备案注册,在盐城市登记成立的以B2B、B2C为主要交易模式,提供农产品的采购、销售服务、农产品技术示范推广、高科技农业新技术的信息咨询服务的现代电子商务企业”。
 
但记者在江苏省工商局网站上,没有查询到名为“江苏恒丰农产品交易所”的企业。
 
而多份网络宣传资料显示,江苏恒丰系由江苏安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安信)出资成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得知,江苏安信设立于2009年12月4日,设立不久,江苏恒丰即宣告成立。工商资料显示,江苏安信法定代表人为张国亮,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股东为两名自然人,其中江苏恒丰董事长张国亮出资900万元,赵海东出资100万元。
 
张国亮曾在2011年的一次研讨会中透露,交易所于2010年5月开盘交易,截至2011年10月,已累计完成交易额近1000亿元,日平均交易额近3亿元,日平均交易量近5万吨,拥有交易商会员1万多家,并取得了盐城市农业用地25000亩、内蒙古海拉尔农业用地23万亩。
 
密码外泄频遭投诉
 
炒家湛渊向记者诉说了他在江苏恒丰“投资”的经历。
 
“我之前曾在一家名为深圳诚宇的公司做过期货业务,亏损了2万元。2011年10月,该公司一李姓业务员找到我,提出如果我在江苏恒丰开户,并往账户内打入5万元,就可以将先期亏损的2万元补偿给我。”湛渊说,“该交易员承诺,赚了三七分成,亏损则我六他四承担。”
 
湛渊信以为真,但此后麻烦接踵而来。“我发现开户申请书上留的联系电话竟然是那个业务员的。在我申请重置密码后,密码首先被发给业务员,然后我才收到。”湛渊告诉记者,“在收到重置的密码后一个小时,我回到家,发现5万元本金只剩下了2300元。这一个小时内,我的账户被疯狂交易,代理商获取了大量手续费。”
 
湛渊向记者提供的交易记录截图显示,当日上午9点18分24秒至9点19分57秒,短短1分多钟即产生了34笔买入或卖出的交易。“这名业务员后来还打电话给我,承认拿到2万多元手续费。我和交易所交涉,要求冻结该代理商风险保证金,但被告知交易所并未收取保证金。”
 
南京市民陈女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去年5月下旬,深圳一家信息咨询公司工作人员刘佳向她介绍江苏恒丰可帮助客户理财,陈女士5月27号开户后投入了2万元。” 通过该公司的运作,一周左右,陈女士得到了10%的收益,“8月8日,又按照要求投入了6万元,并将账号和密码交给了操盘师,但是8月9日我登录时,发现密码改了。”陈女士立即和交易所联系,“他们告诉我公司这几天建仓,必须封闭操作。”8月29日,陈女士赶到交易所,被告知她在该交易所连正式的交易商开户申请表都没签过,“他们说开户需要客户按手印,我根本就没有开过户,我登录的那个账户就是一个虚拟账户。”
 
对于上述说法,记者尚未获得江苏恒丰方面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