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PE乱象与“高调炫贫”荒唐背后的真实
合伙人  崔凯   《环球财经大视野》   201203
张宇:财经要点宏观解析,拓宽思考新局面,不同角度更多深度,放大资讯关注度,这里是环球资讯广播与《新财富》杂志联合打造的《环球财经大视野》,我是主持人张宇。
  王欣:我是王欣。
  张宇:一个学历不高的农民,搞了一个所谓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也就是通常我们常听到的“PE”,在不长的时间里,圈了超过一个亿的资金,最近 “东窗事发”被抓了,这个事情猛一听觉得像个故事,但他确实发生了,而这个让人惊讶的事件,却撕开了“PE”乱象的一角,这个圈子的真实状况到底是怎样的?到底乱到什么程度?这是我们节目上半段要聊的话题。而节目的下半段,我们还要讲一个同样荒谬的事情,“高调炫贫”。 在全民谋求生活富裕的时代,却有地方将被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视为“特大喜讯”,是什么滋生了这样的怪象,而怪象背后又折射出我国扶贫政策存在怎样的问题?
  在今天节目开始之前,我们先请王欣带来今天的财经要闻。
  
  王欣:陈立明你好,给我们介绍一下新鸿基和郭氏兄弟在业界有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陈立明:在香港,新鸿基是地产界老大,卖的房基本都是天价,比如凯旋门,它的房子最高的成交价达到40几万一平米。同时有一些非常有标志性的建筑,比如说我们比较熟悉的国际金融中心IFG。香港目前最新的大厦,国际贸易大厦也是新鸿基他们所开发的房子。这些房子本身已经象征了他在香港的领导地位。
  王欣:领导的地位大概在第几位左右?
  陈立明:当然李嘉诚的资产是香港目前为止,还是老大地位,但是在地产界这方面,新鸿基是领先的。
  王欣:郭氏兄弟是什么样的人?
  陈立明:他们是属于富二代,郭先生以及他们的一帮好友当年成立了新鸿基地产公司,然后三兄弟承袭了爸爸的生意,而且发扬光大,当年大家还蛮称道,三兄弟齐心把生意越做越大,到今天为止,大家还比较认可新鸿基的作品。
  王欣:这条新闻其实引发了非常大的舆论,您觉得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陈立明:当然因为它是属于老大地位,香港也是一个房地产业非常重要的城市,新鸿基出现这个事情,难免会引起整个香港,甚至于我们中国大陆房地产事业的一个震动。新鸿基在中国大陆投资也不少,比如上海,已经盖了一个国际中心,同时也在开发一个叫ICC的,在香港市场非常庞大的项目。这些项目都是上海人熟悉的,新鸿基的名字在上海也是相当如雷贯耳的牌子。
  王欣:现在香港地产界是什么样的格局?
  陈立明:香港经历过这么多年基本上形成了一种寡头垄断的房地产格局。就是所谓的四大家族,李嘉诚所代表的长江实业,新鸿基是第二,第三是恒基,市值相当大,第四是()集团。四大家族已经差不多等于垄断了香港地产市场。
  王欣:您觉得这次事件,是否会影响到现在香港地产的格局?
  陈立明:这个格局肯定会受影响,至于最后郭氏兄弟会不会被判有罪,这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尽管最后他们没有入罪,但是公司受了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香港房地产界开始出现一个大洗牌的局面。有可能老大就要让出他的位置,然后其它新的比如说来自中国大陆的一些开发商,或者其他开发商,有可能会取代这个老大的地位。
  王欣:感谢陈立明先生的连线。
  
  张宇:这里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环球资讯广播与《新财富》杂志联合打造的《环球财经大视野》。
  一个学历不高的农民,搞了一个所谓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也就是通常我们常听到的“PE”,在不长的时间里,圈了超过一个亿的资金,最近“东窗事发”被抓了,这个事情猛一听觉得像个故事,但他确实发生了,而这个让人惊讶的事件,却撕开了“PE”乱象的一角,这个圈子的真实状况到底是怎样的?到底乱到什么程度?这是我们节目上半段要聊的话题。而节目的下半段,我们还要讲一个同样荒谬的事情,"高调炫贫"。 在全民谋求生活富裕的时代,却有地方将被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视为"特大喜讯",是什么滋生了这样的怪象,而怪象背后又折射出我国扶贫政策存在怎样的问题?
  王欣:今天来到我们节目直播间的嘉宾是: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易鹏,同时我们还将连线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崔凯,和大家一起聊聊这些话题。
  张宇:首先,我们先来了解一段背景资料。
  
  张宇:崔凯你好,这条背景资料里有三个关键信息,媒体上说盛世富邦从头尾都是假的,您认为呢?
  崔凯:从目前掌握的信息,这个事情有这个色彩。首先我有个观点要跟各位听众朋友一起分享,我觉得刚才看的片子,这是以私募诱饵的非法集资,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私募的问题,但是纯粹的讲是不是农民不可以做私募,这个不能百分之百这样讲,有很多农民企业家不是不能做总经理。一般来说做私募的人,平时做企业是买卖产品,做私募在买卖公司,比平时做企业挑战更高,可能你的学历层次,对财务、对法律你需要雄厚的知识和资源背景。你作为一个农民,而且就目前看起来,这个人的背景和经历,很显然这里面有欺诈的成分。我们简单说就是,企业是产融结合,这是企业最两个核心的内容。项目和资金的结合。应该讲真正的私募是帮助企业成长,这是真正的私募。
  张宇:在中国这两年好像非常火。
  崔凯:其实这个东西你能查到的材料,像12年前我们刚开始做这个行当的时候,属于美国,其实再往前推,谁孵化了最早的中国民营第一代企业,最早的钱是亲朋好友借来的,那是中国最早第一代私募股权投资人,只不过那时候我们不知道私募是什么东西。
  张宇:现在操作更专业了。
  崔凯:私募相当于公务而言,公务就是IPO,向公众募集资金。
  王欣:现在大家从PE联想到另外两个词,一个是VC,一个是天使投资人,这有什么不同吗?
  崔凯:相对来说都是投资者,一般来说私募泛泛来讲,不把它做的泾渭分明。如果把企业比成一个锄禾日当午的过程,你可能买种子初创的过程,这个阶段能够投资的我们称为天使投资人,企业生根发芽,见眉目了,就是成长期的企业,我们叫风险投资,瓜熟蒂落,我们加了一把火,水开了,我们一般叫私募。
  王欣:像刚才说PE是项目和资金的结合,天使投资人好像也是。
  崔凯:是,它只是在更早的阶段做这件事情。撒种子的。
  王欣:VC是什么?
  崔凯:可以认为40、50度进来烧的,PE是99度才烧这把火的。
  王欣:PE投资的钱是谁来出的?
  崔凯:其实我们讲私募是一个资源整合的渠道。有钱的人没有那么多精力,有项目的人没有这么多的资源遇到这么多钱,有人作为第三方,现在比如团购网,包括阿里巴巴都是相似的,做了一个资源的整合,私募的钱其实也是社会的财富集约化的整合。
  王欣:是一个整合的过程?谁来管?
  崔凯:通俗我们讲这中间我们也是舶来品,一般我们认为是出资人,我们叫LP,管理叫GP。但在这个基础上,LP相当于我们说的散户,不能说百分之百比喻,GP相当于我们说的经理一样,把散户的钱凑在一起,积少成多,像我们每个人去互联网买东西,价格谈不下来,大家一起团购价格谈下来了,一个人有几百万、几千万,做不了什么事情,几个人凑在一起,会做成比较有规模的事情。
  王欣:LP和GP,他们两个之间谁听谁的?
  崔凯:其实这个事情不能这么界定,我们中国受传统中央集权,我们总要排出第一第二,通俗地讲,LP是老板,是股东,GP相当于总经理,老是用这种军臣关系,谁是皇上,谁是宰相,但其实规范意义上,按照最远处的角度来说,他们不是这种关系,有点类似家长和老师的关系,你不能讲家长第一还是老师第一,老师不能什么都跟家长汇报,或者老师让家长交什么费用,家长说不要听老师的,不能这么讲。
  王欣:我了解的情况,国外基本上是投资人出资之后,管理人具体怎么管我不干预,但在国内不大相同这个情况?
  崔凯:其实我觉得我们中国很多东西错位了,您问的问题不仅是基金问题,凡是企业都存在这个问题。经常我们认为董事长跟总经理的位置彻底弄反了,任何一个公司的章程,董事长管三件事,召开董事长,是公司法人代表,第三盖支票的时候盖法人章,平时的更多是总经理操盘,现实中董事长越权干了总经理的事,这个基金或者机构投资者也是,多数情况下,LP越权了,做了GP的事。
  王欣:LP是老婆,GP是妻管严了。
  崔凯:其实有的时候我们说管钱相当于财务总监。财务总监有否决权,LP伸的手比较长。
  张宇:家长、老师和学生,现实生活中家长听老师的,老实说什么,家长点头哈腰的。
  崔凯:当然有一些极端事件,学校不能做提法或者出格的事情,重大事情我们做公司有股东会、董事会、经理层,股东会相当于我们的LP的所谓出资人,董事会相当于大家出资人有一个所谓的常委会的委员会,不可能所有人都来,那不行。有几个人说了算的,相当于董事会,GP相当于经营团队的管理班子,是这么一个班子。
  张宇:PE一般出口在哪里?
  崔凯:这么说,私募是一个为卖而买的行业,跟我们制造业一样,你买原料是为了生产制造产品,然后卖出去,但是有时候我们经常说跟企业谈恋爱想离婚的事,把东西卖掉,现在主流的方式要么你整体买卖上市IPO,因为一个制造业企业很难卖一个门卫、一个生产设备做不到,往往企业上市,股权能够流通。有些企业的资源,它不是锅炉设备,是可以拆开的,比如说房地产,我卖的可能是一块地,一套房,或者一个煤矿我卖多少出彩量,现在有些领域像房地产是私募进入,更多的是土地资产增殖进入。
  王欣:现在舶来品到我们国内有一个错位的现象,据我所知好像还存在不少的乱象,您跟我们介绍一下。
  崔凯:有一些非法集资,其实非法集资这不是第一个案子,网上其实经典型的有十几个,比如像浙江的刘晓仁(音)。只不过这次是以私募为由头非法集资,但是有一样,即使是中规中矩我们来谈私募也有些问题,因为我通俗地讲,私募的盈利模式跟制造业相似,首先找好的项目,相当于买了原料,然后一起孵化增值两年三年没有界定,当然越短越好,相当于我们说加工制造。然后把这个项目不管上市或者卖给谁,讨嫌走人,这么一个过程,现在好的原料越来越少了。
  第二,你买原料很难,你卖产品,中国现在能够上市的企业,2009年是117家,2010年是井喷了419家,我估计2012年是300家,这个数字是什么概率?你能想象,比如说清华大学,每年招生3300人,我们考上清华,或者我们孩子考上清华概率很低。
  王欣:我们还有一分钟的时间了。
  崔凯:只有1/10,所以很难,我个人有一个观点比较西历,私募的春天已经过去,甚至说得再过一点,冬天即将来临。
  张宇:上市的公司毕竟有限,所以付出的极点那么多,钱不断往里面进。
  王欣:PE能不能做?
  崔凯:能笑到最后的是有能力的人。
  张宇:谢谢崔凯先生的精彩幽默解读。广告之后进行下半场的讨论。
  
  张宇:听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由环球资讯频道联合《新财富》杂志共同推出的环球财经大视野,我是主持人张宇。节目的上半场,我们连线了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崔凯先生,和他聊了聊“PE乱象”。盛世富邦是非法集资的非法乱纪的事情,同时崔凯告诉我们,2011年,国内上市企业不过 300家,大量的PE或者叫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揣着钱找好项目,其实像他说的那首诗一样,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归根结底是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把它做起来,没有投入不会有产出,这个世上有自助午餐,没有免费的午餐。
 
新闻快讯链接:http://stock.jrj.com.cn/2012/03/3018141263340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