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文灯”被抢注 考研名师讨名字
合伙人  张军   《北京法制晚报》   201204
国内著名考研机构“文登考研”,被石家庄一家民办学校抢注了“文灯”商标。目前,“北京文登”已委托律师向商标局提出异议。
  北京文登培训学校校长陈文灯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如今考研市场异常混乱,北京之外的考生如果想报“文登考研”,一定要先登录官方网站查询当地的学校是否为“山寨货”。
  律师表示,根据商标法,在“文灯”商标归属未定时,“北京文登”和“河北文登”都有权使用“文灯”名号。但如果“河北文登”在宣传中故意与“北京文登”以及陈文灯等名师扯上关系,则构成欺诈,考生可起诉索赔。
  事发
  “文登考研”原合作方 抢注“文灯”商标
  从上个世纪末至今,很多有过考研经历的人,都对“陈文灯”这个名字不陌生。考研培训的宣传单上,如果印有“陈文灯授课”,都会备受推崇。
  陈文灯是数学教授、北京数学学会理事,曾先后任教于北京理工大学和中央财经大学。他还是著名考研数学辅导专家,由他主编的《理工类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数学复习指南》等,为近年来影响最大、最畅销的考研辅导书。
  1995年,陈文灯创办了北京文登培训学校并担任校长。多年来,“文登考研”在考研培训界成绩辉煌。2000年至2008年,连续九年考研文理科数学状元均出自文登学校。“数学要高分,找陈文灯”成为在考研学子中广泛流传的一句话。
  陈文灯告诉记者,1995年底,“文登考研”就成为一块金字招牌。“登”是繁体的“灯”字的右半部分,取“文化攀登”之意。
  然而,“文登”未能作为商标注册。陈文灯告诉记者,在取得办学资质的时候,工商局就明确表示了这一点。因为山东威海有个县级市,也叫“文登”。《商标法》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不得作为商标。
  2011年8月下旬,北京文登学校副校长唐勇强接到北京威创日新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通知,该所发现河北一所学校已经申请注册“文灯”商标。
  这所学校是“石家庄市长安区文登培训学校”,申请日期是2010年11月11日,初审公告日期是2011年8月27日。同时,它还申请注册了“文灯网校”。
  调查
  “河北文登” 网上高调宣传“文灯”
  记者在“河北文登”网站上看到,“文登教育”已改为“文灯教育”,在醒目位置有一行提示:“文灯”由石家庄文登培训学校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第41类(教育)商标,公告期号:1277期。
  网站上显示有多名“考研名师”的信息。但“北京文登”的唐副校长表示,网站上提及的很多名师其实根本没与他们合作。
  记者以考生的身份致电“河北文登”,接线人员表示:“原来的主讲老师是陈文灯,现在陈老师岁数大了,不讲课了。但除他之外,"北京文登"的其他老师都过来上课。”
  而据记者了解,陈文灯至今一直奔波于全国各地授课。
  记者还联系到“河北文登”网站上宣传的数学考研名师黄先开。黄老师表示,自己是陈文灯的学生,曾在“北京文登”讲课,北京之外的学校,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
  追忆
  称合作方通过放教学录像发家
  “这所学校是我一手扶持起来的,现在他竟然做出抢注商标这种事。”了解到情况后,已年过七旬的陈文灯黯然神伤。他告诉记者,这所学校的校长刘锐曾经是自己的合作伙伴,他申请注册商标时,双方仍在合作期。
  陈文灯讲述了他与刘锐交往的过程:“2004年他找到我,说自己是个大专生,毕业后在石家庄当地找不到工作,心里特别烦闷。他听说"文登考研"名气大,提出在石家庄放我们的讲座录像,以此赚钱。”
  陈文灯说,当时自己出于同情,便同意把串讲的录像带给他,并允许他用“文登”的名义在河北招生。
  “因为当地工作难找,考上研究生对就业有利,所以石家庄的大学生读研的愿望都很强,考研班有市场。”
  陈文灯告诉记者,刘锐靠“文登考研”发了家。2005年第一年合作他就挣到了钱,给自己买了一套一居室和一辆奇瑞;2006年他又买了一套三居室,换了一辆商务车;2007年商务车又换成了奥迪。2009年,他把业务从河北扩展到山东。
  维权
  北京文登 提出商标异议 审核需一年
  “北京文登”与“河北文登”的合作办学协议书上显示,合作区域包括石家庄、唐山、秦皇岛、邯郸、沧州和承德,教学模式是面授和面授录播。
  协议书上明确,“河北文登”应每年向“北京文登”支付“文登考研”名称使用费5万元,如果需要面授录播,也需要支付录播课程的费用。
  “北京文登”副校长唐勇强说,2010年起,刘锐就不按照协议给钱了。
  “后来我从考生那了解到,数学科目上,刘锐播放我以前的光盘蒙蔽考生,因为数学考研更新的并不多。”陈文灯说。
  “如果刘锐注册"文灯"成功了,很多考生会误以为这个"文灯"就是我建立的。到时候百口莫辩。”陈文灯叹息道。
  北京威创日新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的丁丹律师表示,“河北文登”申请注册“文灯”商标,是明显的恶意抢注行为。
  “陈文灯是著名考研辅导专家,"文灯"是他的名字,已形成自身的品牌效应,在考研领域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已经构成"文灯"商标的在先权利。”丁律师说。
  目前,丁律师已经代理“北京文登”向商标局递交了异议申请,但审核期需一年左右。
  唐副校长也表示,异议期结束后,“北京文登”会申请注册“文灯”商标,以保住这个多年来建立的品牌。
  回应
  河北文登:我注册的"文灯"和陈文灯无关
  针对此事,“河北文登”校长刘锐表示,自己已经不跟陈文灯的“北京文登”合作了。
  陈文灯以前只注册过商标“陈文灯”,没人注册过“文灯”,所以自己注册“文灯”商标是合法的,不与“北京文登”冲突,也不侵犯“北京文登”的利益。
  刘锐承认双方合作过,但“只是简单的合作,我们都是独立核算的”。
  记者问“您注册陈文灯的名字"文灯"是出于什么想法”,刘锐听后很生气地说,“陈文灯”才是名字,我没注册他的名字,我注册的是“文灯”。这个“文灯”跟陈文灯没有任何关系。
  至于“文灯”商标被提出异议一节,刘锐说不知道,然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因此,对于文中陈文灯所述的其他细节,记者未能核实。
  延伸
  各地“文登”招生混乱 考生报名需留意
  多年来,北京文登学校为了进一步发展壮大,打出全国影响力,在河北、天津、重庆等地与当地人合办“文登学校”,并以“陈文灯面授”等作为卖点。
  陈文灯老师说,全国各地的文登学校,起初都是依靠自己的扶持。先是某机构打出一个“考研”的牌子,然后请陈文灯老师面授数学课,“陈文灯”的名字成了“讲座一开,应者云集”的金字招牌,这个机构便冠名为“文登考研”,并向北京文登交纳一些费用。
  但后来,一些学校不再交“文登考研”名称使用费,但仍用“文登考研”去招生。北京文登已与多家外地“文登”培训学校解除合作协议。
  陈文灯说,当前的考研市场异常混乱,更有甚者,许多与“文登”没有关联的学校也擅自打着“陈文灯面授”的旗号招生。呼和浩特的一家考研学校海报上公然说,“文登学校已被我们收购了”。
  “一些与北京文登解约的"文登"学校使用过期的录像带糊弄学生。”陈文灯说。
  陈文灯老师提醒考生,北京市之外的考生,如果想报“文登”考研学校,可先登录“文登考研”网站确认哪些学校是“北京文登”旗下的学校。
  律师说法
  如故意扯上“陈文灯” 则构成虚假宣传
  记者随机采访了2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研学生。学生们都以为各地的“文登考研”是一家,都与数学名师陈文灯相关。
  针对此事,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楠表示,如果“河北文登”商标注册成功,之后其即为合法使用“文灯”商标。“可能会有考生望文生义,误以为"文灯"与陈文灯之间存在关联,从而报名参加这家学校的培训,但从商标法规角度讲,无可指摘。”他说。
  律师表示,根据商标法,在“文灯”商标归属未定时,“北京文登”和“河北文登”都有权使用“文灯”这个名号。
  但律师称,如果“河北文登”不仅使用了“文灯”这个名号,还在宣传中故意强调其与“北京文登”以及陈文灯等名师存在关联,则属于虚假宣传。“这种宣传构成欺诈,考生可起诉索赔。同时,"北京文登"也有权起诉追究对方的侵权责任。”他说。
  专家说法
  企业出问题后 再靠法律救济成本高
  来自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的公司战略管理专家张军表示,作为成熟企业,除了业务能力和市场,还要有内部基础管理。如果这个功课没做过,一旦到了市场竞争极为激烈的时候,漏洞都会被同行业者利用。
  “像"北京文登"出现的商标被抢注的问题、与外地合作方的纠纷等,其实只是已经表现出来的部分问题,如果不加强管理,很可能在师资、教材等方面也会出现问题。”他说。
  张军表示,类似企业应该从中吸取经验,在发展很快的时候也要注意企业基础管理。“每个阶段的管理力度可以不一样,但是不能没有。如果出来问题再靠法律救济,成本很高,对企业来说损失很大。”他说。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教授刘成璧也有类似观点。她认为,“北京文登”应做到“六个统一”:统一培训目标、统一教学计划、统一教材、统一教学管理、统一考核、统一总部发证,以确保品牌的质量。
  
       文/记者 闫新红 付中 实习记者 毛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