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当建筑业遭遇刘易斯拐点
合伙人  孙连才   《中国房地产报》   201204
主持人:近年来建筑工人薪酬大幅上涨,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康桄瑀:用工荒导致工人薪酬上涨是不争的事实,从制造业到房地产行业都开始波及。用工荒不仅体现为人数不足,还体现在年龄断层、熟练技工人员缺失上。
对建筑工人薪酬大幅上涨现象应有理性的认识,人工成本上升是城市化进程中的必然趋势。随着中国进入人口红利的刘易斯拐点(编注:即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由美国经济学家刘易斯提出)区间,市场无形之手发挥作用,对脏、累、险、差工作岗位劳动者收入分配自动调整。因此,当前建筑工人薪酬上涨有其必然性,是社会财富分配的理性回归,也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
龚超:一是供需发生了变化,从需求角度上讲,国家刺激经济、加快城镇化建设使得固定资产投资加快,建筑业用工量逐年上升。但在供给层面由于惠农政策的出台、人口红利消失等原因,加之目前一些青年农民工多选择进入一些制造业与服务业而不是工作环境恶劣、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建筑业,使得整体供给减少。二是由于通货膨胀,物价普遍上涨,各行业纷纷上调工资水平,所以建筑业工资必然也就水涨船高。
孙连才:其一,建筑工人主要来源是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第一代农村剩余劳动力已随年龄增大逐步退出建筑劳动力市场,在城里生存的二代农民工也逐步融入城市,就业选择相对较多,所以也不是建筑劳动市场的主要供给者。目前主要的建筑劳动市场供给者还是农村剩余劳动力“农一代”转移者和没有在城市生存过的“农二代”,但数量相对前几年已急剧下降,这其中农村的计划生育政策作用效果十分明显。
其二是生产制造和其他产业的人员分流,其三是建筑劳动用工环境相对恶劣,其四是农村剩余劳动力文化程度不断提高,建筑劳动市场不再是唯一选择,以上因素叠加造成了建筑劳动力市场用工不足。
再者,这几年中央和地方的经济刺激政策,基础设施建设大规模开展,也一定程度上造成建筑劳动力短缺。
主持人:用工成本增加是否会使得建筑单位缩减建安成本,导致质量问题频发?
康桄瑀:用工成本增加确实会给建筑单位带来利润下降的现实问题,但问题关键在于政府主管部门和处于上游的开发企业如何对待这个问题。
首先,政府主管部门应促进人工造价合理提高,从制度上解决农民工增资来源问题。政府部门应从政策层面提高工资指导价,各省市建设主管部门应定期发布真实反映市场价格的人工费水平,按照市场价招标,满足建筑业农民工合理的工资增长需求。
其次,作为直接与建筑企业对接的开发商,应具有战略成本管理意识,提倡采用合理低价、优质优价方式与建筑企业展开合作,在明确质量要求前提下,使建筑施工企业赚取合理利润,不能一味从自身成本控制角度出发,持续压榨建筑企业的盈利空间。
龚超:用工成本增加不一定会影响工程质量。如北京等城市,建设质检等方面的工作都落实的很好。用工成本增加、企业获利空间降低,反而会迫使这些企业提高管理水平。其实只要施工企业在工程前期做好成本预测,确定项目目标成本,施工阶段中做到流程优化,确定经济合理的施工方案、合理的工艺流程以及施工的连续性,注重采购环节与机械设备的合理使用以及日常成本核算等工作,一样能够在人工成本增加的同时减少总成本。
主持人:房企又该如何应对建安成本上涨这一事实,对项目质量问题进行有效把控?
康桄瑀:开发商提升项目质量的根本在于找到优秀的建筑企业、成熟的建筑工人。项目质量是做出来的,而不是管出来的,优秀的施工企业、技能熟练的一线建筑工人,是项目质量的根本保证。
国内建筑产业工人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逐渐消亡,成熟的建筑工人愈发稀少,直接导致项目施工水平不稳定,质量参差不齐。目前国内开发商和建筑企业已经有一部分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从开发商自己成立建筑公司的产业链一体化,到建筑企业重新筹划自营劳务,新一代建筑产业工人呼之欲出。
建筑企业应维持相对稳定的成熟施工队伍,培养技能熟练的建筑工人;房企不能一味压低建筑企业报价,应满足建筑企业赚取合理利润的要求。只有从根本出发,才能对项目质量进行把控。
孙连才:房企对房屋质量的把控,还要加强监理和验收标准,严格执行,必要时可以请第三方联合验收,不能因为建安成本上涨而忽视房屋质量。以前建安成本没有上涨房屋质量的问题也不少,这主要是房企社会责任缺失和管理不规范造成的,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深入,房企应该苦练内功,控制节约成本,加强企业内部基础管理,从流程和内控上对项目质量进行把控,建精品工程,打造金牌房企,用诚信和口碑为企业赢得更好发展机会。
主持人:长远看,建筑工人薪酬上涨能否推进房企住宅产业化、技术标准化进程?
康桄瑀:对房企来说,住宅产业化、技术标准化的推广,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也会促使房企有动力去推进住宅产业化、技术标准化进程。但即便如此,仍然会面临高级技工数量不足的劳动力结构性短缺问题。实际上,住宅产业化、技术标准化由于技术含量高,在一定程度上对从业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一点无论从政府主管部门还是房企都要有清醒认识。
因此,建筑施工企业改革用工制度势在必行,建筑施工企业应与劳务企业建立长期紧密的合作关系,与农民工建立长期稳定的劳动合同关系;实行同工同酬,并不断完善建筑工人社会保险制度,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建筑工人收入、改善其社会地位,使建筑工人得到长期保障,打造稳定规范的新一代建筑产业工人队伍。
龚超:长远来看,建筑工人薪酬上涨将加剧行业洗牌。建筑行业虽然发展了这么多年,其实仍处于一个生产相对粗放的过程,成本上升,尤其是劳动力成本压力正在加快迫使企业开始改变生产方式,例如某房地产巨头企业决定尽快转向大规模生产,尤其是与木材有关的环节,因为现在招熟练的木工很难,相比于其他工种工资上涨幅度更大,大规模生产不但节省大量木材,也可以节省劳力,由此可见其对建筑工人薪酬上涨重视程度。
我相信未来劳动力成本上涨一定会推动房企向住宅产业化迈进,而住宅产业化正好可以完善建筑施工管理,其具有的降低劳动强度、减少生产成本、提高劳动效率、优化流程等特点能够在不影响甚至提高建筑质量的情况下更为合理地控制成本。
孙连才:建筑工人薪酬上涨是早晚的事,这不是房地产企业和建安公司一家的事情,这是我国经济发展中综合问题的反应。薪酬上涨是好事,它能提高建筑工人的收入,加快城镇化发展和农业经济发展,对区域经济发展也有一定好处,如果能形成良性循环,对房企、建筑工人及国家都有好处,总比房子建好了没人买好,总比贫富差距日益增加导致更多社会矛盾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