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华夏时报采访
合伙人  谢东记   华夏时报   201205
问题1  您怎样看待特供现象,这对于大部分人群而言,是否是一种不公特供一次不难理解,就是特殊供应,可能收费,可能免费。就目前我国而言,特供是普遍存在的一种市场供应行为,早期由于计划经济的物资匮乏,各地政府各企业相应国家号召,自力更生,才逐步形成了这一机制;而今,改革开放后,市场打开,物资供不应求 ,但是,这种特供的形式并没有取消,比如:国家机关单位,尤其是高层机关,目前仍然存在着特供,比如:大米、鱼、肉、海鲜、蔬菜、水果等,都存在着特供(笔者曾下乡考察某大型粮食基地,某领导就告知其某型大米专供某机关;可以想象,中国的农民为国家付出多少,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待遇,其中的付出除了特供外,就是选优等的供应城市,剩下的都是次等的,如:水果、粮食、蔬菜等),但是,现在的特种与当初的特种是意义不同的,当初是供应集体、多数人,属于资源的合理分配;现在的特供,是供应部分人,属于资源强制分配,很显然存在着不公;第二种特供,就是由于当前市场监管不到位的原因,本来企业已经取消的特供食品,现在又恢复了特种,比如:馒头、蔬菜、牛奶等(笔者近期在某大型国企考察,就曾看到排队购买的情况),这是最常见的生活福利用品。这种特种针对的是企业职工(含退休等),对本企业而言不存在不公一说,只是对于非此企业的人而言,心里感觉有些不公而已,但是后者是可以理解的。 问题2 您怎样看待特供引发的社会分裂等社会问题社会分裂作为一种社会学术语,本来指的是人们对价值观认识的不统一,导致的精神上的不相互认同,进而实施的分裂行为。在这里,他主要指的是由于物质的分配不均,更重要的是权力及权力附属下的隐形权力所带来的资源分配(或享受待遇的机会)的不同,并由此产生的价值观的不认同,引发的一种价值分裂。这种分裂主要是对特种、对强权的一种不认同,是对不平等的一种不认同。这种不平等,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迟早是会取消的,但就目前而言,相关监督单位的不作为、事后行为等,给广大人民造成了不信任感,本来就存有抵抗情绪,此时一曝光,势必引发一定的思潮。当然,更应该引发我们的思考,用我们共同的力量,去呼吁这种现象的改变。 问题3 如果您的身边有吃着特供食品的人,您会有怎样的感受,会不会产生阶层对立感目前就在某国企吃特供馒头,吃着感觉没什么区别,但是,心理上还是感觉会放心很多。因为看着外边排的长队,就知道老百姓对他的认可。社会上普遍卖的馒头等食品中添加剂很多,不知道的也就吃了,当你知道了,感觉肯定是不一样了。至于是不是产生阶级对立感,我个人觉得倒是没什么,这个只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是不存在阶级对立的,只是精神暂时的不愉悦而已。
问题4  怎样才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本所在 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本所在,不在于有多少监督人员、多少高楼大厦,关键是有法可依、监督渠道畅通、敢于执法。有法可依归国家或行业协会去完成、渠道归国家监督机构、敢于执法归国家执法单位,当然监督归广大人民群众和国家监督机构(或行业协会)等。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标准落后、渠道不畅、执法不严,即使发现,也无从执行。必须从基础做起,国家目前也正在建设国民信用管理体系,希望能将此信用体系先应用到所有的大小企业、生产单位中,特别是生产食品的企业单位;进而,逐步完善标准、公布于众,配合完善的渠道、形成网状的监督体系,用最强硬的执法去完成食品不安全的问题。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希望国家高层能从重认识、生产者自觉、监督者和执法者自觉、广大人民自觉,共同维护我们生命的源泉。食品安全,关乎国民后代,是不容忽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