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转变考核机制,培育创新型企业家
创始人  王璞   《董事会》   201205
国企的创新力度不一定比民企小。国企有资金来源通道,导致研发资本雄厚。
  研发好的企业,一般是现金流充沛的企业。比如华为,现金流充沛,研发投入大,产品的利润空间较高,市场更容易推广,从而形成新一轮的现金流又支撑了研发。这是一个良性循环。遗憾的是大部分企业不能形成良性循环,第一步非常难以迈出。
  广东、江浙一带的民企比较多,过去很多都是低端制造业,存在于产业链的低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在研发方面进行投入。虽然民企也知道研发支撑利润是令人向往的。
从投入的研发总额来看,国企可能比民企高。但国企是服从命令的,不是真正源于市场需求的,导致国企研发投入有可能是低效的。国企是只要国家或上级让投就投,而不是出于本能的赚钱动力。而民企是看得准才投,看不准就不投。
  国企创新低效的问题确实不好解决。因为有时要想解决一个问题,就要遏制另外的问题。
  不过解决低效还是有办法,就是考核。比如:国家鼓励银行给微小企业贷款,但效果不明显。是因为银行考核贷款的失败率,银行当然愿意贷款给大型国有盈利的企业,那样失败的概率小。考核制度不变,国家想让银行支持微小企业的可能性就不大。国家不是不支持,但考核的机制没有变。
研发同样也是如此。研发想变得有效率,只要考核单位研发费用产生多少研发成果。但如此一来,企业就会有顾忌,研发投入的动力就会减少。这跟银行不愿给微小企业贷款一样。有一句话形容:要鼓励创新,也要容忍失败。在这种环境中研发创新力度才会大。
  全世界研发创新最好的企业之一是3M公司。3M的模式是每年都会有新的产品出来,同时也会有适当的产品会淘汰。他们考核的指标就是每年生产的产品,其中35%,要是最近四年发明的。3M还有一条著名的15%原则,鼓励员工说可以利用工作时间的15%做本职工作之外的事,也是鼓励员工思考、创新。
  华为公司为了提高研发效率,重金聘请咨询机构进行华为研发流程优化。为增强知识产权的积累,华为每年按10%的销售收入拨付研发经费;2011年,研发费用支出高达37.6亿美元。研发投入给华为带来了丰厚的创新回报:华为累计在全球各国专利申请已达47000件;在中国已累计获得18000多件授权专利;在美国和欧洲授权和完成注册的专利累计也已达到4500多件,两地每年新增授权专利近千件。
  既要投入高,又要效果好,这是高标准严要求。过高的综合性的指标,其结果肯定也是中庸的结果。因此我个人觉得目前阶段不要过于拘泥于国企的研发回报率,而是考虑提高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例。
  管理创新和技术创新相比,我认为管理创新更重要。不管是政府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是第一位。没有管理的创新就没有技术的创新。如果没有管理创新,研发就低效了许多。管理创新推动了技术创新,并使技术创新的投入产出比大大提高。联想没有柳传志这个企业家,那些联想的技术人员就没有发挥作用的舞台。企业家是皮,技术人员是毛。没有企业家就没有技术人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企业家是搭台的人,技术人员是唱戏的人。是这样一个逻辑关系。没有一个组织平台,个人就没法发展。组织是很复杂的,销售、生产、运转等,光研发还不行。当初柳传志和倪光南之争,实际上就是企业家和技术人员之争。最后企业家胜利了,才有联想这样的伟大企业。
  一个企业的文化,实际上就是一种企业的基因,一种理念。如果一个企业,骨子里是创新型的,就会形成一种创新的风格,就有了创新的支撑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