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奥运账本怎么算?
合伙人  项凯标   《中国产经新闻报》   201208
北京时间8月13日凌晨,2012年伦敦奥运会正式落下帷幕。在随后的媒体算账中,伦敦收获了不少负面评价,甚至有媒体称“伦敦奥运零收益”。
  与英国类似,有不少国家对承办费用高昂的奥运会已经不再“感冒”,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国家例如我国,在集全国之力争取这样的机会。这些国家的判断为何会凸显如此大的差异?是那些国家对于承办奥运想得太多?还是我们对此想得太少?又抑或,在经济利益与软实力提升两者之间权衡,需要各取所需?
  奥运:“烫手山芋”
  伦敦奥运会闭幕了,媒体的关注还没结束,他们开始给伦敦奥运会“算账”:在欧债危机肆虐的大背景下,承办本届奥运会到底赔了赚了?
  显然,这些媒体反映出的评价不算积极。
  有媒体报道,据信用评级机构穆迪预测,英国经济已受到奥运会基础设施开支的影响,同时,奥运会的好处“很可能只是短期的”,且“不太可能为英国经济提供实质性帮助”。
  高盛认为,奥运会将刺激英国经济在2012年第三季度有所增长,但增长势头在第四季度就可能大幅减少。长期看,奥运给伦敦带来的旅游收入和外国投资增长也比较有限,“因为,伦敦在这两方面已处于较高水平”。
  英国经济学家斯宾塞˙戴尔也表示,伦敦奥运会只为英国经济提供了“一个小时的积极贡献”。“英国得到了一些旅游收入,但英国民众的出行受到了阻碍。于是,收支相抵,英国没有从中获得任何收益。”戴尔对媒体表示。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系教授傅崇兰则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就伦敦奥运会而言,首先是旅游比较惨淡;其次,伦敦的纪念品有英国的民族特点、文化特点,卖得比较好。其他的购物消费则由于现在全世界都一体化了,因此不会表现出特别明显的带动。
  得到如此多负面的评价,也许对于英国人来说并不意外。
  早在2008年,就有英国媒体呼吁放弃承办2012奥运会。英国人的理由是,全球爆发金融危机,英国需要钱帮助重建英国的经济,而不是大兴土木建体育场馆和酒店。
  事实上,并不是只有英国人将奥运会视为烫手山芋。
  2011年8月,美国奥委会宣布,美国确定不会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这也意味着奥运会至少20年与美国无缘。而最直接的理由,则是与奥委会的利益分成难以达成一致。
  多年来,奥运会的利益分成一直是美国奥委会与国际奥委会之间难以解开的死结。这一次,美国奥委会希望得到奥运会赞助收入的20%,以及电视转播收入的12.75%。但国际奥委会认为这一比例过大,这也是美国此前两度申办奥运会都未能如愿的原因。
  与美国做出相同决定的是意大利。
  就在今年的情人节,意大利总理蒙蒂做出了一个无情的决定。他以“对纳税人负责”为由,拒绝代表政府为罗马申办2020年奥运会提供担保。罗马与这一体育盛会的约会被迫提前取消。
  蒙蒂当日在意大利政府内阁会议结束后对外宣布了这一决定。他说:“我们认真研究了申办计划,并达成一致结论:鉴于意大利目前的经济状况,为罗马申办奥运会提供担保是不负责任的。我们不能用纳税人的钱来冒险。”
  事实上,从历史的经验来看,1988年汉城奥运会以来6 次奥运会中,只有2004年雅典奥运会在预算上可能是入不敷出的,其他的奥运会基本上都是盈利的。
  但为什么是近来申办奥运会的积极性在下降呢?
  北京大学市场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项凯标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这其中可能有3方面原因:
  一是西方国家是以城市的名义来承办的,不是所谓的“举国体制”,政府没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传统与能力,在建设与融资方面政府的压力过大,同时,许多知名的城市在历史上已经承办过不止一次;
  二是对于西方国家来说,奥运会所选取的运动项目展现的并不是该国最高水平的项目。例如,奥运会在美国的影响远没有每年一度的橄榄球和棒球赛引人关注,2011年的第45届美国职业橄榄球总决赛有9000多万观众观看直播,而观看奥运会的大概也就3000万观众;
  三是由于反全球化浪潮的高涨,此外还有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在全球范围内滋长,承办方政府在“反恐”方面的投入与压力过大。
  奥运:昂贵梦想
  对另外一些国家来说,承办奥运会则是一个光荣梦想,这实在是一个“昂贵的梦想”。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时举国人民的兴奋之情仿佛仍清晰可见,8年的等待,让这个古老民族的梦想显得越发沉重。于是,在筹备2008年奥运会的过程中,中国人投入了高涨的热情以及巨额的金钱。
  据北京市政府相关负责人透露,整个筹备奥运的开支大体可以分成3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奥运会运行资金,约20亿美元。
  第二个部分是整个奥运会的场馆建设资金投入,包括新建场馆、改扩建场馆和临时性的场馆,还包括改建的独立训练场馆,总投资不超过130亿人民币。
  第三个部分是整个城市的总体建设,包括城市的基础设施、能源交通、水资源和城市环境建设,这一块投资,7年来大概是2800亿人民币。
  事实上,仅以投入巨额资金并不能称其“昂贵”的理由,真正的理由或许应该在于因不少奥运场馆的闲置或者未充分利用而造成的巨额浪费上。
  例如有媒体报道,鸟巢、水立方的参观人数在逐年递减,同时又一直找不到长期的赛事落地,五棵松体育馆几年来的赛事运营者,几乎是每年一换,而远在顺义郊区的奥林匹克水上公园,其4A级景区资格已被北京市旅游委取消,并勒令整改。
  临近鸟巢、水立方的国家体育馆,对于最初的功能定位即多功能服务的市民中心,这一目标很难达到。“间歇性开放。”一位工作人员说。
  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杨奇勇则向媒体表示,目前真正的体育产业还是相对薄弱的,组织大型赛事确实是亏损。单场赛事成本高达六七百万,然而收入囊括门票和一小部分的商业开发才几十万。这和巨大的成本是不相匹配的。
  “从这个角度说,是‘昂贵的梦想’没错。” 中国社科院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龚益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
  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马遥也持相同的看法,他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从经济效益角度看,奥运会主要给主办国带来直接的旅游收入和国外投资等经济效益,然而相比巨额的基础设施投资一次性支出,这些旅游收入速度慢,数额低,以经济效益衡量奥运会并非合算。从北京奥运会的巨额支出来看,其确实已成为一个“昂贵的梦想”。
  奥运:账本怎么算?
  奥运这本账到底应该怎么算呢?
  在本届奥运会上,女双羽毛球比赛中,中国、韩国和印度尼西亚4对女双比赛选手因消极比赛被取消参赛资格,世界羽联给出的理由是,未尽全力争取胜利,不符合体育精神。
  不管这样的裁定是否公平,至少让我们重新思考奥运的本来意义。也许当今的人们,在关注奥运的时候过多地关注了金牌与金钱,而忘记了奥运精神。
  举办奥运会要考虑经济利益,但这又不完全是一个经济活动,例如可能对一个城市或者国家的影响力有所提升,应该如何在经济利益与影响力提升这两者之间进行权衡?
  “任何奥运的评价都不能单纯地从收益上来说。” 傅崇兰指出,对于奥运会的评价有一个转折点,从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始,就有了商业因素,从那时候开始就有商业的收入。奥运最大的东西是提高品牌,像北京提升北京的品牌。这个品牌效益背后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是没办法计算的。
  “奥运会依据什么评价呢?我觉得奥运会是一个文体活动,体现了人类现代文明的成熟,对全人类的健康,竞技,向上,决不放弃的精神,这些精神会产生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效应。”傅崇兰表示。
  马遥表示,举办奥运盛会需要平衡经济效应和影响力,做到实现经济效益的同时提升其国际影响力。这需要举办国通过举办奥运会的契机向世界传达其经济实力,文化底蕴和发展潜力的信息,而并非仅仅关注于基础设施建设等外在形象的装饰。
  “是否要承办奥运会,需要各取所需。”龚益表示,像中国想要申办奥运会,这个也无可厚非,确实有文化的特点。“得失需要根据不同的主体判断,主体不一样,得失也不一样。获得经济利益与提升软实力之间不太好比较优劣,价值观不同,则取舍不同。”
  既然主体不同则需求不同,那么综合考量奥运会所带来的利弊,什么样的城市才最适合承办呢?
  “北京和伦敦都是首都承办的,但我倒是倾向于一些新兴的中小城市,或者省会城市。”傅崇兰表示,承办奥运会可以带动中小城市的发展,首都等大城市的发展空间都不大,而中小城市有很大的空间。“对一些小的城市来说,举办盛会带来的经济效益是很大的。”
  龚益也表示,对于市政基础设施建设较差的、需要建立很多场馆的城市,是比较合适的。
  也许,不贪大而就其实用,秉持这样的思路承办奥运才能收获一份面子里都好看的奥运账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