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22亿元合同折戟一个条款职业经理人 信托责任待考验
合伙人  金波   《第一财经日报》   201210
3年前的一笔交易,让新华都实业集团创办人及董事长陈发树一直纠结到现在。
  2009年,新华都曾和云南红塔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22.07亿元受让云南红塔全部的云南白药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须经国务院国资委审批后方可实施)。也就在当年早些时候,陈发树连续大手笔减持紫金矿业(601899.SH)套现30亿元,又以个人名义,以2.35亿美元的代价成为青啤第三大股东。
  对于收购云南白药股权,当时出任新华都集团总裁不久的唐骏曾不无骄傲地说,“整个收购过程,我们只跟红塔方面见了一面,我花了十分钟时间读了一下股权转让协议,觉得没有问题,就让陈总签字了。”
  然而一个附加条款里暗藏玄机,导致这笔22亿的股权转让变成“永远不能履行的合同”。这条不起眼的附加条款就是“《股份转让协议》自签订之日起生效,但须获得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审核批准后方能实施”。
  由于该协议一直未获得相关部门批准,直到现在这部分云南白药股权仍无法交割。
  被忽略的风险
  实际上,只要涉及国有资产转让,上述条款的设置都是绕不过去的选项。虽然整个收购过程看起来轻松,但是北京仁达方略企业管理咨询公司董事长王吉鹏认为,新华都肯定之前做过风险评估的,不过在后来事情发展过程中,无论是职业经理人还是企业主都未很好地控制风险。
  “显然职业经理人开始时对审批风险没有足够充分意识到,并且提醒老板这样的风险。如果充分意识到这样的风险,并且又非常看重这样的投资机会,可以提醒老板通过二级市场购买一部分,再受让一部分。”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金波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其最重要的就是接受资产所有人的委托,根据资产所有人的要求,对资产进行相应的管理和处置。因而,职业经理人过度自信、战略浮躁,或者其他原因而导致的投资决策失误,是应该承担责任的,因为这些是职业经理人重要的职责所在。正略钧策管理咨询合伙人王丹青认为。
  “投资决策失误这类的责任,应该是对职业经理人考核的重要标准,也是职业经理人是否达到工作要求的重要指标之一。但是,从理性上讲,其责任并不应该是道德方面的责任,而是在合同范围内的有关去留、薪酬获取等方面的事宜。”王丹青说。
  一般公司章程里都有关于董事、经理等勤勉、忠实、谨慎的责任,从公司内部管理制度和章程、任职条件等对职业经理的资格、品质等做出要求,同时公司对职业经理人的业绩、重大决策失误责任等也会做出制度安排,金波认为,而包括专业能力在内的勤勉、忠实责任是职业经理人信托责任的一部分。
  不现实的过高期待?
  在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下产生的委托代理机制,其核心便是信托责任。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进行管理和处置,信托关系一旦成立,受托人便对委托人负有信托责任。
  但管理上过度依赖职业经理人,却缺乏监督机制,可能会导致家族财富受损、企业经营陷入困境。一个例子是由于职业经理人往往更注重短期利益,未能珍惜丰田讲究质量的特殊资产,急速的扩张牺牲了质量,终致丰田旗下8款自1999年后生产的汽车可能引致严重事故而被召回,其数量达780万辆之多,造成损失近 20亿美元,丰田陷于质量信誉危机,“金字招牌”严重受损。
  而在中国,职业经理人群体频现诚信危机,引发了民营企业家对职业经理人的警惕和不信任。
  “国内还是缺乏规范的、理性的职业经理人的工作环境。”王丹青认为,作为职业经理人,其就是在法律框架内接受委托人的委托,在委托人的要求范围内完成相应的工作即可。但是,很多时候,国内的很多资产所有者,对职业经理人给予了太高的期望,这是不现实的。
  其次,国内很多职业经理人的能力水平和素养也是有限的。很多时候抱着拿钱走人的心态,在不同的雇主之间转换,当然也无法保障其对于委托的全心投入。同时,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很多出现问题的职业经理人,仍旧可以获得其他雇主的信任,这也导致了职业经理人的浮躁和侥幸心理。
  最后,是机制的问题。很多事情并不是紧靠自身的责任心或道德因素就可以的。还是需要规范化的制度与具有法律效应的条款约束。对于职业经理人的责任、义务,以及相应的处理、处罚方案都是需要在雇佣合同中明晰的,这一块国内做的也不是很好。
  “饥不择食”的困境
  在一个成熟的市场里,一个有违信托责任的职业经理人很难在职业环境下生存,换句话说这也就可能意味着他把自己职业生涯的大门关上。那么该如何建立恪守信托责任企业环境?
  金波认为,职业经理人信托责任的缺失和中国的大环境有关。有时老板本身也会有短期行为,如果一个职业经理人能短期提高公司业绩,可能会忽略其不诚信的记录等,另一方面就整个社会来说,不诚信的产品和企业的社会惩罚机制没有建立起来,而一个伟大的企业,其一定是价值观优秀的企业,因此离开社会大环境仅谈职业经理人的信托责任可能不现实。
  就目前而言,在不完善的情况下,王丹青认为,首先,雇主要提升自身的水平和能力,不要被“忽悠”,在雇佣之前要做相应的尽职调查,充分了解情况。不仅应该了解工作经历,还要了解相应的工作内容和工作评价。
  而且,在签订合同时,也要设计相应的约束条框。同时,要建立起董事会和经营层之间的合理授权与决策机制。
  另一方面,主要还是由于国内职业经理人的缺失,导致众多企业“求贤若渴”。未来,随着经济的发展,职业经理人的供给会愈发增加,这也会降低企业的风险。当然,在中高端人才服务机构或体系内,建立职业经理人的人才档案,实现行业内或区域内的联网共享,也是很好的方式。另外,高度重视对于违规经理人的惩处,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恪守信托责任的企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