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汇源商标案今日再开庭 汇源拒和解矛盾激化
合伙人  潘亦藩   《北京法制晚报》   201211
汇源集团总裁朱新礼的侄子朱胜彪,被指非法授权汇源商标给云南香格里拉卡瓦格博饮用水有限公司,制售“汇源6分子活性饮用水”。
  目前,汇源起诉卡瓦格博要求解约,而卡瓦格博起诉汇源要求继续履行合同。11月27日,该案在二中院不公开审理。
  据悉,事件爆出后,作为香港上市公司的汇源,股价一度下跌。
  事件经过支付300万元 获商标授权
  汇源集团是国内家喻户晓的果汁行业龙头老大,与之对垒的饮用水生产商卡瓦格博公司,注册资本仅128万美元。
  卡瓦格博公司董事长祝强告诉记者,他通过汇源集团苹果醋项目经理王树平引荐,与北京汇源饮用水公司的老总朱胜彪认识,“我想打开饮用水销路,想跟汇源合作。”
  2011年7月15日,汇源饮用水公司和卡瓦格博签订合作协议及商标授权使用书,朱胜彪将汇源商标授权给卡瓦格博公司使用,合同期从2011年7月15日至2014年12月31日。
  合同约定,汇源饮用水公司一次性收取加盟费和技术服务费200万元,50万元质量保证金,卡瓦格博每增加一家工厂再收50万元保证金。
  一个月后,祝强向朱胜彪个人账号汇款200万元,同时汇给中间人王树平100万元。汇款次日,汇源饮用水公司给卡瓦格博公司开具了200万元的收款收据。
  授权书被指无效 出现纠纷
  祝强说,他此后引进设备准备大规模投产时,却迎来当头一棒。
  2011年八九月间,祝强去云南迪庆州办生产许可证时,州质量技术监督局工作人员告诉他,北京汇源饮用水有限公司不是商标所有权人,没有授权资格,无法办理生产许可证。
  祝强说,他找朱胜彪和汇源集团要商标授权被汇源拒绝,“当时朱胜彪告诉我,再做做集团的工作。不行的话,就对卡瓦格博公司作出赔偿。”
  2012年3月初,祝强的“汇源6分子”水在天津开始批量生产。他急于将产品投放市场,正巧汇源集团在成都召开销售年会,祝强去成都直接找到汇源执行总裁周红卫。
  “周红卫明确说根本不知道我和朱胜彪的协议,说汇源从没授权汇源饮用水公司生产瓶装水,只允许它生产桶装水。他说汇源是上市公司,不可能给别人品牌授权。可后来,他接受记者采访时却又承认合作协议有效了。”祝强说。
  矛盾激化 汇源被指意在专利
  祝强为此多次去找朱胜彪。朱胜彪说,会让叔叔朱新礼帮助操作,不过要祝强把“小分子团发生器”的专利使用权交出来。
  2012年3月16日,双方签署《小分子团发生器专利许可合作协议》,约定汇源饮用水公司可以使用专利设备生产自主品牌的水产品,以及加盟合作业务;向卡瓦格博支付产品出厂价格的15%作为相关费用。同时,汇源饮用水公司同意卡瓦格博的汇源6分子水进入汇源销售网络。
  祝强表示,这只是一份框架协议,随着双方矛盾加剧,已经没有履行的可能。在他看来,汇源用生产销售进行要挟,意图获取我的专利,用于“汇源水立方小分子”产品的生产。
  法院诉讼
  汇源:
  对方未付质保金引纠纷
  7月30日,汇源集团以拒绝支付质量保证金为由,将卡瓦格博起诉到密云法院,要求解除合作协议。
  汇源集团称,祝强当时需要通过此项目融资,但双方在2012年4月曾就终止合作达成共识,由汇源饮用水公司退还200万元,并用一台汽车冲抵卡瓦格博前期费用,但祝强反悔并要求赔偿损失1120万元。
  9月20日,汇源宣布免去朱胜彪汇源饮用水公司总经理职务,理由是“个人在协议签署和汇款方式上有不规范的现象”。
  就商标授权纠纷,周红卫曾对媒体承认合作协议有效,但因为卡瓦格博在合同操作中多次违规,汇源才不得不提出终止合同。
  汇源表示,祝强一直没付质量保证金,而且在2011年11月,委托天津冠芳可乐饮料有限公司生产饮用水产品时,违约生产了授权外的汇源6分子饮用天然水、汇源6分子小分子团水等产品。
  卡瓦格博:
  汇源违约在先
  祝强指责汇源恶人先告状。“为生产"汇源6分子水",今年3月,卡瓦格博公司已投入专用设备、广告宣传费等200万元,并与客户签订了价值十几亿元的合同。解除合作协议,会导致千万余元的经济损失。”
  10月16日,卡瓦格博将汇源饮用水公司和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继续履行合同。
  11月1日,此案进行庭前谈话。祝强表示,汇源集团承认合同有效,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继续履行合同。
  卡瓦格博公司的代理人、北京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玲杰表示,因为朱胜彪出具的授权书无效,导致卡瓦格博无法取得生产许可证,自然谈不上交“产品面市前”的质量保证金,是汇源违约在先。“汇源的说辞无非是给其不断下跌的股价的交待。”
  该案今天在二中院不公开审理。
  专家说法汇源被指患“收购失败综合征”
  “快消品的价值都在品牌上。”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潘亦藩说,汇源已经不需要通过授权来扩大影响,商标授权利润不一定多大,但风险很大,万一质量控制出现问题,将损害整个集团的声誉。“也许汇源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倒逼卡瓦格博,以取得对方专利。”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金波则认为,汇源执行总裁周红卫前后不一的说法,暴露出汇源患上“收购失败综合征”。
  “2010年前后,汇源寻求可口可乐收购未果,做战略调整,但一直没找好定位,内部管理上出现问题。如果汇源确有责任,还把官司拖成一场旷日持久的口水仗,对企业的长期形象肯定有损害。”金波说。
  上午追访拒绝卡瓦格博提出的和解方案
  今天上午,记者致电汇源集团有限公司,广告公关部的栾明阳(女)告诉记者:祝强与朱胜彪签署的合作协议向总部报备,经过了总部允许。在合同履行期间,卡瓦格博违约,才决定终止合同。
  对方强调的《商标使用授权书》并非严格的商标授权书。严格的商标授权书,要有商标图案、商标号、商标持有人、授权人、使用在哪一种产品上、使用期限等信息,并签有“需另经书面认可”的字样。
  “汇源有400多个商标,水的商标就有好多,我们只是授权某一个与其合作。朱胜彪报给总部后,由总部来授权具体使用哪个商标,不存在朱胜彪个人授权的情况。”栾明阳说。
  栾明阳说,只要对方用汇源的商标,我们就会严格把关。要考察水源、技术、设备,交了质量保证金之后,我们要派驻质量监督人员,包括采购外包装的瓶盖,是生产矿泉水、纯净水,还是小分子水,由总部授权,下一步备案去生产。
  这件事还没到考察阶段、派驻技术人员、确认使用哪个商标这一步,它已经违约生产了。
  此后,汇源向记者表示,拒绝卡瓦格博提出的和解方案。“开庭前几天,祝强通过法院向汇源表示希望和解,并提出和解方案:要求终止合同,赔偿其1120万元。对此,汇源予以拒绝,希望通过法律,公正透明地解决双方的纠纷。”
  文/记者 闫新红
  诉讼后股价下跌 被指两者有关联
  汇源集团2007年在香港上市。据记者了解,自今年7月底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后,“汇源果汁”8月股价震荡下挫。
  对此,潘亦藩分析,“我认为股价下跌与商标权纠纷有关。事件曝光后,股民会怀疑汇源不诚信;此外,汇源居然"授权"给一个不大的公司经营饮用水业务,在保障食品安全问题上容易被人质疑。”
  金波说,上市公司的任何一个经营行为,包括与其他公司的合作都要考虑整体形象,汇源的当务之急是维护公司的整体形象。
  “目前汇源有两种方式补救,一是重新授权;二是庭外私下和解,退一些钱,不再合作。对汇源来讲,不合作比较有利。”潘亦藩说。
  扬法律之利剑,护经济维权。“开庭3˙15”栏目将一如既往地关注国内外知名企业,关注社会民生,关注各类经济维权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