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后果皆前因
合伙人  朱宁   《人力资本管理网》   201212
后果皆前因!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就在今年元旦假期的朋友聚会,虽没有找到确切出处,但在碎碎念间颇有禅意,于是我提议,每人分享一个自己身上的后果皆前因的故事。
李姓朋友的故事让我印象深刻,现在的他在一家500强企业担任中国区的高管,可是就在12年前,他还在某国企的底层煎熬着:混下去,不甘心;走出去,没信心。就在那个时候,经由一位朋友引荐到一家老牌在华外企从一线基层做起,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该500强企业中国区的核心层高管。
贵人怎么来的?聚会的朋友都很好奇。
李姓朋友憨厚地笑了笑,谈起了过往:“我是南方人,大约1996年的冬天,我在上海的淮海路街头偶然听到三位老太太在说话,谈论着下一站要去哪里?我一听是我们县城的口音,就忍不住凑上前去用家乡话搭讪:老人家,你们是不是XX县里的人啊?我也是那里长大的,现在在上海工作……”
“三位老太非常惊讶,千里之外茫茫人海居然会遇到我这个小老乡,而且恭敬有礼,她们很快和我攀谈起来,我也是有问必答。她们很快就判断我不像个骗子,就互留联系方式。此后,我经常周末去看看她们,而她们子女都在国外,也欢迎我去,时间一长就像一家人了。”
“后来呢?“聚会的朋友都追问道。
“有一次,其中一位老太太在澳洲的女儿托朋友带了东西给老人家,老人家行走不方便,而这个朋友又只停留很短时间,我就自告奋勇帮助取回,于是认识了这个在澳洲的中国人查理。”
“没过多久,查理也托朋友给自己家人带些东西,同样情况,这位朋友也停留颇短,于是我又帮查理将东西送到他家,于是结识了查理的朋友梁先生。梁先生那时在澳洲攻读MBA,他耐心地告诉了我国外的很多事情,还告诉我,英语不能丢弃。我那时正陷入苦闷,国企的那套体制和文化让我倍受煎熬。不过,我也没有荒废,英语倒是一直没有丢弃,梁先生的提醒更让我坚持了下来。”
“两三年一晃过去了,平安无事,直到有一天,我接到梁先生的电话,他说自己已经回国了,问我有没有兴趣到他们公司来工作……”
“面试是梁先生主持的,很顺利。不过,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看我的简历后觉得略微不妥,尽管是从一线做起,但行业跨度太大,担心我无法胜任,但又不方便阻拦,于是提出要单独面试一下我的英语。天哪,幸好那么些年,我的英语并没有丢弃。”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千禧年的初冬,我砸了国企的饭碗,开始了新的历程……”
“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像做梦一样。在国企那阵,觉得自己不敢出来,因为出来什么都不会干,心里虚得很。如果没有人引荐,我打死了都不敢出来闯。”
“当时没有在街上的主动出击,没有热心肠地跑这跑那,估计也就没有今天。”
故事听完了。电光火石般,我脑海中跳出两个字“伏笔”,这是小时候听多了评书养成的敏感。
李姓朋友在人生苦闷、平淡无奇的时候,不经意间埋下了诸多“伏笔”。而这些“伏笔”在环境时机变转之间有了起承转合,有了化学反应,逐一“引爆”,把深埋于大地的璀璨钻石震出地面——这酷似一部精彩评书,不输我最爱的《穆桂英大破天门阵》,那也是“伏笔”连连,环环相扣。
无独有偶,史蒂芬•柯维(Stephen R. Covey),在其代表作《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中亦提出过“情感账户”的概念来诠释人际关系中的类似现象:
每个人在人际关系中都为他人设立了一个无形的账户,反之亦然。每一次的无私帮助、温暖关怀就是在彼此的情感账户中增加存款;而恶言恶语、不守信诺都是在情感账户中取走存款。存款越高,人际关系就越值得信任,关系越亲密;而一旦存款为零,甚至转负,彼此间的信任和亲密都将不复存在。此时,再想要合作/寻求帮助,那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相信彼时的李姓朋友并不懂这些,他只是本着善意助人为乐,并不渴求回报,无意间埋下了一个个“伏笔”,而又一次次在情感账户中存款。然而这一笔笔积攒而成的“信任”在人际关系的六度空间内开始流动发酵,一直未取款,历经4年最终酝酿出一个他自己都从未奢望过的人生机遇。
画面再切回那天聚会,多数人认同“后果皆前因”,可还是有几人立场不一,非说这就是偶然,理由很简单:像李姓朋友一样心怀善意乐意助人的人多了去了,可没见都能够像他这样巧遇贵人,进而事业有成啊?
于是现场争辩声一片,最终以某人的当场棒喝而结束:“别争了,你相信什么,就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