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人际关系中的道德与规则
合伙人  朱宁   《人力资本管理网》   201212

8月初的伦敦奥运,传来了于洋和搭档被国际羽联取消奥运比赛资格的消息,一时间群情激奋,先有微博大号和新华社等占据道德制高点,当仁不让地批评这是违反了奥林匹克精神;而亦有诸多国人/洋人为于洋们抱不平:明明是在游戏规则内的斗智斗勇,为什么国际羽联不自察失职(首次将淘汰赛改为小组赛,却不考虑博弈后果),反而迁怒运动员?

一切皆因双方的标准不同,一方总将某种虚不可及的道德追求(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视为标准,一切以最大程度靠近/逼近该道德目标作为衡量依据;而另一方则将可以落地操作的比赛规则/赛程(规则)作为标准,以取得胜利作为最终目标。这种道德与规则之争,不仅运动场有,在当今人际关系和社会交往中同样存在。

中国是个讲人情的社会。从小到大,国人是最不缺的就是长辈们对人际关系的谆谆教诲:

小学,我们就学习“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进入中学,被告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要出门上大学了,耳边唠叨的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

然而大多数父母、老师、长辈从来没有告诉过孩子怎么着就“老吾老、幼吾幼”了;也从未现身说法地演示一下“防人之心不可无”到底包括哪些具体做法(同时又不伤害他人);更不用提告诉即将进入社会的孩子,建立和保持良好人际关系该具体做些什么。

再具体些,比如:和一个人从不认识到认识、从认识到了解、从了解到彼此信任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

再比如,同样请客吃饭,如果邀请师长前辈,抑或邀请朋友同学,应该如何安排座位?如何点菜?该怎么敬酒?最后谁来买单?.......

孩子们所缺失的,正是掌握用以维持人际关系良好运转的游戏规则,其深处却是缺失了传承千年文明大国长久以来一直被传颂的“礼仪”。

“礼”者,敬、尊也;

“仪”者,形式也。

“礼仪”合在一起,就是人际关系中,一方向另一方表达尊敬、尊重的各种形式/仪式。我们普通人不具备“通灵”的特异功能,我们只能通过看到、听到、感受到对方展现出来的各种形式、言语、动作,才能明白另一方对我们的尊敬尊重,才能慢慢释放信任,建立起持续稳定的人际关系。

一句话,“礼仪”所代表的人际关系的相处规则,是人际关系中各种道德至上论的最根本基石。一个不能尊重和践行规则的人,很难让他人相信会有崇高的道德追求。而没有了信任,也就失去了人际关系中最重要的基石。

那么,为什么经历千年,屡被尊崇的“礼仪”之道却在当今社会匮乏缺失?

有个美国人克里斯˙安德森(《长尾理论》和《免费》两书的作者)曾经说过:“一种东西的充裕,必定会带来另一种东西的匮乏......”

同理,在过去30年的高速成长过程中,我们的教育已经将人际关系中的道德追求无限拔高,幻想着生活在天下大同,互敬友爱的乌托邦社会。这种虚幻信念的充裕和蔓延,让人已经无法意识到(掩盖了)对“礼仪”所代表的人际关系相处规则的需求。久而久之,作为社会良好运营的最重要润滑剂,人际关系也因为失去了约定俗成的共同规则而开始分崩离析。

这次于洋们“被退赛”引发的道德和规则之争,值得赛场外的我们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