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社交网络的边界在哪里?
合伙人  朱宁   《人力资本管理网》   201212

上一期我们提到,人们通过六度空间理论认识到:即使是普通人的人际关系网络都有着巨大的威力;而借助互联网这样的科技手段,更能够将六度空间打穿为4度,3度甚至直达1度的人际关系。因为如果只需要“找到人”,相信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与开放,以后大家都能像FBI特工一样,在搜索框中轻敲几下键盘就能找到目标对象。

可是,这又带来一个新的问题。

六度空间理论,除了可以帮你找到与任何地球人的联系,能不能也帮你“结交”任何人呢?而这才是人际关系的核心所在。

还有,如果能够把社交网络内把熟人/朋友之间的“交情”一层层传递下去,消除这股特殊“能量”的衰减/损耗/失真,那你的社交网络岂不是越来越大,最后直达地球上的每个人——70亿人。这听着都不真实,那么如果一个人的社交网络有边界,这个边界在哪里?

要说清这个“边界”,就不得不从“周哈里窗(Johari Window)”和“交情”的产生说起。

周哈里窗

周哈里窗理论由美国社会心理学家Joseph Luft和Harry Ingham在1955年提出,也是由两人名字的组合来命名。他们基于人际关系中特定个体(也就是“我”)和外界(也就是“我”的人际关系)的互相交往和熟悉程度作了分类,形成了如下四个象限:

a)   我知你知的“公共区”。在这个区域,所有有关“我”的信息,既被自己了解,也被他人熟知——比周立波已经再婚,他自己清楚,群众也很清楚,这就是周立波的公共区。

b)   你知我不知的“盲点区”。在这个区域,“我”的信息被他人所知晓,但是“我”本人却不知晓“我”的这些信息——这个区域比较诡异,比如,有人轻易承诺却转眼间忘得干干净净,也有人老爱抢话却不自知,这些往往“我”并不觉察,除非别人告知。这一点,在微博上看大V们的出尔反尔就会有特强烈的感受。

c)   我知你不知的“隐私区”。在这个区域,真实身份、强迫习惯、疾患、性取向、不幸经历等都可能成为其中的内容。一如那些隐婚多年的明星。

d)   你不知我不知的“潜能区”。这是一个类似黑洞这样的区域,只能间接或者事后证明它的存在。比如《士兵突击》中的王宝强,无论是剧情还是现实,这都在事后证明了他个人“潜能区”爆发的巨大力量。

那么,这个“周哈里窗”和“交情”的产生有什么关联呢?

进一步研究证实:周哈里窗中的公共区是“我”和“他人”之间建立/维系交情的关键。一般而言,两人之间公共区大,则交情深厚;公共区小,往往就是半熟人而已。

这个结论,和我们的社会经验与印象高度一致。谁与你交情深厚?同学、战友,因为我们知根知底;反过来,姑娘愿意和谁分享小秘密?一定是闺蜜。一旦开始分享,原先的隐私区就转变为公共区,公共区扩大,感情则更深厚。发展到极致,现在的小女生都以是否和“我”分享私密作为朋友远近的标志行为。

那么,公共区能不能在朋友之间不断传递下去?如果能,那也就意味着可以将社交网络内的熟人/朋友之间的“交情”一层层传递下去,我们就不但可以实现“找到人”,而且还可以实现“结识人”的最终目的。

可恨的是,公共区无法丝毫不差地在朋友之间传递,甚至这种特殊“能量”的损耗还非常严重。因为人和人之间的互动体验、感受和记忆至今都无法被精确复制,何况这种公共区的传递有时候还需要改写至少2个人的记忆【极端案例:青梅竹马的情侣,女生(姐姐)不幸去世但还有个从小被寄送他人的孪生妹妹,这时候如果要再续前缘,则男生需要抹去情侣去世的记忆,姐姐的记忆需要被读写复制后再植入妹妹记忆,同时还需抹去妹妹的部分记忆】。

这时候要想扩展社交网络,只能通过六度空间找到人,然后独立地去建立或扩大彼此之间的公共区。

创立周哈里窗的两位社会心理学家认为没有什么捷径,但有2个建议:

一是要学会展示,也就是在他人面前展示自己,让他人更好更多地了解“我”;

另一个就是要掌握反馈,要“我”善于倾听并积极反馈。

可无论是展示还是反馈,都是一件需要耗神耗时的工作,这时候我们就会遇到建立现实人际关系的瓶颈与选择:

a)   瓶颈:一天24小时,即使全部用于搭建人际关系,全部用于建立“交情”,但时间都是有限的,如何突破这个瓶颈呢?

b)   选择:在有限的精力和时间下,“我”是选择与更多人建立一个小小公共区,还是和少部分人建立一个较大的公共区?

瓶颈和选择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我们用一张图来说明:

把X轴向右去视为和更多的人建立公共区,我们称之为人际关系的、广度,将Y轴向上视为建立更大的公共区,我们称之为人际关系的深度。在忽略个体差异的情况下,有的人偏好和更多人建立交情,但由于时间的约束,那他只能和这些人建立小小公共区,在图上,就体现在曲线U的右半部分;而有的人偏好和他人建立深厚的交情,也就需要培养更大的公共区,同样受精力时间约束,他的交往对象也会受限,因此他就在曲线U的左半侧。而在这条曲线上,总有一个点是最能兼顾人际关系的深度和广度的,这个点就是45度斜角的切线和曲线U的相切点。

而伴随时代的变迁,新的技术出现,比如电话、互联网等,大大消除了原先人际交往中的跨地域的难度,也就意味着在时间精力耗费不变的情况下,可以结识更多的人,这是曲线U就会向右移动;而互联网带来的虚拟社交本身就有去世俗性的特点,在网络上的交流更容易直抒胸臆,快意江湖;而这也让交流各方在价值观层面更容易地建立公共区,而这层面的公共区相比其他更为坚固和长久,曲线U由此就会向上移动。

综合起来,一代代人,他们的人际关系深度-广度曲线,随着技术的进步而缓缓向右上方移动。当然,总有人精力超群,总有人聪明伶俐,也总有人善于运用各式工具,他们比起同龄人来,在永远是在曲线右上方某个点上,但是依然有边界。

这时候,再来理解基于互联网的社交网络(SNS网站,微博)的伟大意义,它们的出现,帮助每个善用者向右上方跃上了一条新的广度-深度曲线,在这条新的曲线上,你和每个人的公共区扩大了,交往的人数增加了,但还是在新的曲线上游弋,这就是社交网络的边界。因为即使互联网可以打破地域界限,但是时间约束是这个世界哲学命题讨论的最终话题之一,只不过技术让我们拓展了自己的社交网络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