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投射到公共领域的人际关系法则
合伙人  朱宁   《人力资本管理网》   201212

有人在微博私信我:(大意)看了我写的“人际关系”系列专栏,想要知道如果在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上(以下简称为公共领域),之前所说的人和人相处的人际关系法则是否依然适用?

企业和消费者往往是陌生人关系,而人和人相处一般都是熟人或者半熟人关系,有没有一些基本法则是相通的呢?
想起从小看三国故事,有卖肉的看到熟人,一刀下去瘦多肥少;一看外乡人,拿些囊膪裹挟在肥肉中糊弄了事。这种内外有别、亲疏有别的人际关系原则还能够适用到今天的企业和消费者的陌生人关系吗?

刚刚过去的央视315晚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那个打着“中华爱眼工程”蒙骗学生的机构,再一次让电视机前所有观众的纯洁心灵遭受重创。如果说“世界杰出华商协会”蒙骗的只是那些想要攀龙附凤的有钱人,那么这次遭受蒙骗的都是不谙世事的中小学生,还有为了孩子不惜代价的中国家长。我在想,如果他们长大了,知道了这个社会曾经如此对待他们(滥用他们的信任、侮辱他们的智商),他/她们会不会萌生出一丝报复之心?

我想的太天真了,这种报复早就来了,而且无处不在......

最近的某个周六早晨,冬日的余威尚在。在上海创智社区,一个创意产业密布的区域,一群年轻人忙着在两棵树之间绑上横幅“上海农好农夫市集”,然后抬桌子,摆摊位。20张桌子,15个生态农场,再加上很多商品,围成一个圈,有些挤。桌子上摆着糙米、面粉、米酒、草莓,地上放着大包小包的豆子、稻米,红红绿绿的蔬菜颜色特别好看。

这是一个自发组织的市集,摆摊的农场主们原本都是各行各业的都市白领。组织者忙着接受好几家电视台的采访,“对,他们以前都是坐办公室的,现在都在做农民。其中有IT男、大学教授、新闻人、金融男、设计师、环保工作者、企业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专业……这些半路出家的农民推崇‘生态’与‘自然’的理念,都承诺种地不用农药和化肥。”

然而,现场受欢迎的程度和实际销量却是天壤之别。已经过了午饭时间,除了图新鲜来品尝一下的年轻人以及对农业感兴趣的志愿者,真正一个个摊位细逛,并购买这些价格并不便宜的农产品的消费者寥寥无几。

本来就是冲着提供安全食品的目的而举办的农夫市集,为什么大家却欲迎还拒?一份调查报告或许能够给出些解释:(是什么在阻碍大家购买安全健康的有机食品?可多选)

  • 辨不清是不是真有机55人选择(占参与调查者的59.1%)
  • 若能证明是真有机,价格合理,愿意尝试购买48人选择(占参与调查者的51.6%)
  • 价格太贵25人选择(占参与调查者的26.9%)
  • 有机认证涉假11人选择(占参与调查者的11.8%)
  • 不了解有机产品的实际生产过程2人选择(占参与调查者的2.2%)

超过半数的人因为无法信任而选择拒绝,这就是一种无奈,更是一种对之前被蒙骗、被侮辱的报复。这种报复,钝而持久、而且横扫一切,不管是不是无辜。我几乎可以想象,这些有志于有机生态农业的创业者,最终绝大多数会在这种报复中倒下。

这又是一个可悲的悖论:白领农夫们因为不信任食品安全而去搞农业,结果他们种出来的东西也同样遭遇不信任。这难道不正陷入了人际关系的信任怪圈吗?我不信任别人,别人也不信任我。

这正是因社会快速发展,原有的熟人社会被迫打碎,转眼间来到一个陌生人社会。熟人社会有信任结构,大家都是一个小圈子,或者是邻居,或者有地缘、亲缘和血缘的关系,互相知根知底,一旦不诚信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付出的代价太大,可能会被看不起,或者被群体隔离。而陌生人社会缺乏这种信任结构,而法律制度还没有健全,坑蒙拐骗付出的代价非常小,蒙过去就蒙过去了,没蒙过去也不会倾家荡产,举步维艰。

这时候,勇敢的白领农夫们去种菜,是注定要为这种不信任支付昂贵的成本,不单是接待消费者去农场考察,所有在购买前犹豫不决的妈妈们,她们耗费的时间,内心的挣扎都是我们重建信任所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人际关系是一个多次博弈的过程,这使得我们相信熟人社会。而现在的商业社会是一个陌生人社会,随之而来的一次性博弈,让有人开始相信可以捞一把就走。却没有想到,这种伤害带来的报复却如同日本海啸般摧毁一切,无论行骗的、受骗的,还有那些想要做些正确事情的农夫们都是受害者。

这个时候,想起了谷歌的信条:不作恶(don’t be evil),这何尝不是公共领域人际关系的一块基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