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变异的六度空间理论
合伙人  朱宁   《人力资本管理网》   201212

你知道吗?所有火爆的社交网站(例如开心、人人)和社会化媒体(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等)都是基于一个说法:地球上任意2个陌生人,他们之间(不含他们自己)通过最多6个人的介绍和转介绍就可以互相结识,这就是六度空间理论最朴素的表述。

先来看一个网上流传的故事:在互联网还没有流行的年代,某德国报纸接受了一项任务——要帮法兰克福的一位土耳其烤肉店老板,找到他和他最喜欢的明星马龙˙白兰度之间的联系。经过数月查找,报社发现,这两个人仅仅借助了中间5个人的私交,就成功地建立了联系!

这太神奇了,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怎么回事:

(A和B代表当事人,数字代表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人。)

I. 烤肉店老板(A)是伊拉克移民(由于历史原因,德国接纳了许多土耳其伊拉克地区的移民,他们在德国繁衍扩大并保留了自己的文化传统);

II. 老板有个朋友(1)住在加州;

III. 刚好这个朋友的同事(2),是电影《这个男人有点色》的制作人(5)的女儿(4)在女生联谊会的结拜姐妹(3)的男朋友;

IV. 而马龙˙白兰度(B)主演了《这个男人有点色》这部片子。

不多不少,中间正好有5人(不超过6个):朋友、同事、女友、结拜姐妹、父亲(或母亲)。这个故事让每一个普通人都对自身的人际关系网络威力有了全新的认识。

问题接踵而来,那为什么偏偏是“六度”的关系,而不是“七度、八度”或者“千百度”呢?这可能要从人际关系网络的另一个特征“150定律(邓巴数字)”来寻找解释。

《纽约客》杂志的专栏作家马可姆˙格兰德威尔在他的著作《引爆点:如何制造流行》中考证了一个名为“郝特兄弟会”的欧洲农民组织,这个组织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当一个聚居点的人员规模超过150个人时,就要将该聚居点变成两个,这两个点再进行“……150-分裂-150……”的循环,周而复始,有点像草履虫的分裂。格兰德威尔分析道:“把人群控制在150人以下似乎是管理人群的一个最佳和最有效的方式”。在古往今来,许多团体建制都有意无意地验证了这条规律。例如:在14世纪以后瑞典陆军编有旅,每旅辖3个营,每营辖4个连,每连编150人。我们的人民公社的建制人数也为150人……

到了这里,大家不免要问为什么偏偏是150人这个数字呢?

人类学家特蕾茜˙H˙约菲研究发现人类所能处理的社会信息与人类大脑的视觉和社会认知能力的发达程度有关。由罗宾˙邓巴领导的研究小组1993年也报道了动物种群的规模与其大脑新皮层相对于整个大脑的比例相关,而现代人类,这个规模大概是147人左右。进而,邓巴在2002年通过圣诞卡片交换行为的调查发现这个人数在153左右。类似的大量研究都表明“150定律”的存在性。而我们也可以用数学方法简单计算一下,如果每个人日常密切联系的人际网络是150人左右的话,通过6个人的人际关系网络,人数就可能是150x150x150x150x150x150,约为11. 39万亿,即使扣除当中有重复认识的情况,这个数字也远远大于地球现在的约70亿的总人口数。

然而,普通人即使认识到自己人际关系网络的巨大威力,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发挥这种威力的成本太高——其中之一是,人际关系网络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又确实存在——要想了解你朋友的人际关系网络,只能是让他/她坦白交代,并上交一份书面材料以作备份。但即便如此,人际关系中的远近亲疏,亦很难用言语表达,而朋友的朋友的人际关系网络就更难获取了。在上面的故事中,烤肉店的老板就根本不认识他朋友的同事,因此传统社会中的我们只能对此望而兴叹!

既然无法发挥作用,那么社交网站们为什么还要将六度空间作为自己的一个理论基础呢?它们就能帮助普通人发挥自己人际关系网络的巨大威力吗?

能!

从人人、开心这些社交网站开始,社交网站就倾力模仿真实社会的人际关系网络,它鼓励用户呼朋唤友,将真实的人际关系搬到网络上。越多的真实人际关系搬到网上,越是能够黏住甚至锁定这些用户,而网站的商业价值也就越大。当用户数量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六度空间的理论就会开始发挥作用,并在互联网的催化下发生变异。

在LinkedIn上,六度空间的这种效用和变异体现地特别清楚。

你可以搜索到所有注册在上面的职业经理和企业高管,更为有意思的是,原先这些人看不见摸不着的人际关系网络可以做到可视化的展示、查询、互动,而运作这一切只需你点动鼠标而已。原先每一度人际关系之间的高额沟通成本瞬间消失几乎为零,这对每一个用户来说都是巨大诱惑,于是纷纷将自己的人际关系搬到网络上,如同滚雪球越来越大。但是如果要想和对方建立连接关系,则需要有共同的好友帮你推荐;而如果找不到这样的人际关系,则可以花钱让LinkedIn帮你传话(类似站内信)——这个小小的应用,最大程度地模拟了真实社会人际关系的扩展过程,既让每一个使用者都感觉熟悉和舒服,又成就了网站商业化的第一步。

而新浪微博的@XX功能,更能够将六度空间打穿,直接建立一度关系。当你使用@潘石屹的时候,潘石屹可以实时看到你的呼叫,只要他对你的话题感兴趣,你就可以和小潘直接交流沟通,甚至互粉好友。

用一个更极端的例子作为六度空间巨大威力的收尾!

2010年末,童话大王郑渊洁在新浪微博上发布“郑在寻找”活动。他随机抽取10封十多年前小读者的来信,将信件和信封拍照上传,请粉丝帮忙寻找,想看看当年的小读者现在的境况。

结果:

10个小读者找到了9个(新疆的小读者没有找到);

最快找到的一位小读者只用了16分钟;

其中附加的一个小读者,既无姓名又无所在学校等信息,只有和郑老师的合影,也在数天内被找到,已经是一名舞蹈家……

六度空间的威力,你懂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