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LinkedIn,究竟是鬼话还是神话?
合伙人  朱宁   《人力资本管理网》   201212

好友最近发了一则消息:LinkedIn(方便起见,根据发音简称“林记”)要在香港开办公室,意图进军人口最多的大陆市场!短短十数字,引得诸多互联网、VC/PE和猎头界的大佬疯转,我以前的一位老板还以100美刀的高价连夜购入它的股票,期待中国概念让他再赚一票。

一直研究人际关系和社交网络的我,也在诸多场合被问到这个话题。撇开海外互联网巨头尚无在华成功案例不说,到底林记对中国人来说,是SNS的鬼话还是神话?大家还都在“胡说八道”......

在互联网行业分析师的报告中,林记都被归类于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拗口的中文翻译是:社会化网络(服务)。只不过它太另类,和我们一般意义上的理解不太一样,所以分析师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词:B-SNS, 这个B代表着Business。按照特劳特和李斯的“定位”理论,林记开创了一个细分领域,以此占据了人们的大脑认知,它就是这个细分的NO.1。于是,在不久前的上市路演中,林记大卖,随后也是小跌大涨。

这个B放在SNS之前,一下子扭转了所有人对SNS的感知。

无论是Facebook(以下简称“非死不可”)还是国内的开心人人,大家登录上去,要么是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要么就是关注/评论下自己身边的朋友发生了些什么事。东看看、西瞧瞧,不知不觉就被消耗了许多时间。网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来得越多,网站的价值(估值)就越大。如果有一天用户登录的频次,每次逗留的时间出现了下降的趋势,马上就会天下大乱

然而林记则根本不担心这些,因为林记成立的初衷并不是为用户带来社交互动的乐趣,而是帮助用户找到right person(正确的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林记创始人霍夫曼年轻时候,他观察到一个现象:要想在美国(在中国也一样)做销售/做生意取得成功,关键是要能够找到正确的人;而与此同时,那些将要做出采购/投资决定的决策者,也希望能够接触到更多选择对象。本着为商务人士更便捷地开展合作的目的,霍夫曼凭借自己在硅谷的关系,硬生生推动了林记的野蛮生长。

用户要将自己的工作经历、教育背景、联系方式等注册在林记上,其他用户可以通过关键词搜索找到你,向你发出好友邀请。这并不困难,真正的关键是:霍夫曼在林记中倡导了一种真实可信的氛围,用户注册的内容信息必须真实无误,因为找你的人和你找的人,接下来都不是谈情说爱,而是实实在在地要进行业务合作。没有人愿意和一个在工作经历、教育背景上有编造的人合作,这是成熟商业社会必须具备的诚信前提。

霍夫曼敏感地把握住了这点,除了天才的眼光,更因为他是PayPal的创始人之一,又是多家硅谷热门高科技企业的早期投资人,他有足够的影响力将这个B-SNS带给周围商业圈中的各种名流率先试用,然后一步步扩散。

无独有偶,媒体报道:多年前,多玩网的李学凌向360的周鸿祎提过,要建一个“名片网”。要是做成了,也就不存在林记进大陆市场一说了。

胡说八道到这里,大家或许开始明白,为什么林记对用户多久登录一次,每次逗留的时间长短基本无所谓,因为上林记的用户都是商业驱动,而非兴趣驱动。只要有商业的利益,就一定会有哪怕再低,但也是稳定增长的用户登录次数与浏览时间。

那么,林记的本质是什么?一句话揭示:

林记的本质就是一个挂着SNS外衣的分类信息网站,就像我们熟悉的赶集、百姓和58同城等网站。只不过他们是二手货交易、租房买房等等的分类信息平台;而林记则是把人当商品的分类信息平台;每个位列其中的人,都像二手货交易一样,自行做好分类,贴好标签,静候光顾。

而林记唯一和SNS挂钩的,就是里面的每个人还都或多或少地有几个认识的人(或者更多),很多时候,也就停留在认识而已。但恰恰这个认识,就足以推动商业活动向前一步。

然而,中国的商业人士,尤其是自认为成功的商业人士,他们的社会关系都在手机里(手机通讯录),他们是不是愿意在林记上展示自己的商业人脉决定了林记在中国究竟是神话还是鬼话?

各种渠道消息汇总,林记目前在中国大陆大约不到200万用户,其中相当比例是外籍人士,剩下的外企打工、海龟居多。而中国中小企业主大约5,000万,如果林记不能撬动这个群体,那它在中国肯定就是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