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医药国企改革:从外延走向内涵
合伙人  倪鑫   《医药国企改革:从外延走向内涵》   201302
兼并重组是我国国有医药企业改革的重要途径。近年兴起的并购浪潮,极大扩张了医药企业规模,提升了行业集中度。但这种改革方式,在企业的实际操作中较为粗放。
  2013年工信部出台《关于加快推进重点行业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医药行业位居其一。国有医药企业的改革,在“十二五”产业结构调整、企业转型升级及新版GMP认证实施的大背景下,又将掀起新一轮并购重组高潮。身处其中的国有企业,该如何把握?
  兼并重组推动企业成长
  虽经多年行业调整,我国医药行业仍然处于多、小、散、乱状态,低水平重复建设、过度竞争、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的现象并未根除。目前我国有医药企业7千家,药品经营企业1.4万家。行业集中度与美日等国相距甚远。同时,我国医药生产以原料药为主,产品同质化严重,高附加值产品少,技术创新能力弱。因此,充分利用市场的力量促使资源向优势企业集中,迅速实现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整合创新能力,提高企业竞争力,将成为医药行业发展的新趋势。
  为此,政府一直推动医药企业的兼并重组。自“十五”以来,连续三次“卫生工业五年规划”都把鼓励医药企业联合、兼并、重组,提高企业集中度,培育大型优势企业,作为五年规划的目标要求。2013年颁发的《指导意见》,更是把医药行业作为我国目前兼并重组的八大行业之一,提出到2015年,前100家企业的销售收入占全行业的50%以上,基本药物主要品种销量前20家企业所占市场份额达到80%,实现基本药物生产的规模化和集约化。政府推动兼并重组的步伐逐步加快。
  作为我国医药企业的中坚力量,国有药企在各地政府资金、政策的支持下,迎来了巨大发展,兼并重组对行业企业的聚集效应逐渐显现。并购不仅为企业带来了技术、市场、资产,也为企业长期发展构建了战略协同。随着大型医药企业的增多,市场集中度提升,企业创新能力增强。仅1998年首次推出的GMP认证就淘汰了1112家医药企业。而新版的GMP认证改造,按照预估,也将淘汰500至1000家生产企业。
  快速扩张隐藏管理粗放
  然而,这种快速扩张的背后隐藏着国有医药企业管理粗放的诸多问题。
  并购主体错位,地方政府干预过多。我国众多医药国有企业,隶属地方政府管理,在并购重组过程中,行政色彩浓厚。一方面出于地方整体利益考虑,强制并购弱势企业,挽救地方亏损企业;另一方面,漠视企业发展需求,强行指定重组对象。这与医药企业经营实际已经突破地域概念、已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开展竞争的市场法则相背离。要还原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让企业按照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方向自主发展。
  并购目的短视,轻视技术追求规模。研究表明,我国医药企业并购,以产业链整合实现上下游一体化和强弱兼并扩大生产规模为主,规模扩张依然是现阶段医药企业的首要目的。这与医药行业以技术主导和持续创新的行业特征不符。虽然并购能为企业带来技术溢出效应,但也只有少量案例是为迅速扩充企业的产品线,国有药企的并购重组仍然粗放。
  并购环节缺失,系统整合成效不足。企业兼并重组是个系统工程,涉及对企业既定战略、资本运营、资源整合、管理模式、财务管理、企业文化等多领域的重大调整。一次完整的并购,通常要经历明确动机、制定战略、实施考察、谈判签约、内部融合等复杂环节,耗时较长。因此,并购的系统性和复杂性给企业发展带来很大风险。国外研究表明,并购成功率仅为30%。我国医药上市企业在并购重组后收益下降的现象,也屡屡出现。
  系统平衡推动内生增长
  企业发展有两种方式,外源性增长与内生性增长。兼并重组能推动企业发展,但解决不了企业的内生增长问题。企业要从系统角度综合平衡,善用各种手段,将兼并重组纳入企业发展的大战略之下,而不是一并了之。工信部对重点行业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中也提出:把兼并重组与企业改制、管理创新、技术改造、淘汰落后等结合起来。
  在发展战略上。国有医药企业要以产品为核心,建立起仿制药、创新药主导轮换的发展梯队。充分利用全球仿制药大发展机遇,积极承接外包,或自主生产。同时兼顾长短期利益,将现有收益投入创新领域,采用各种方式进行新药研发。在一轮新药研发的长周期过后,利用新药上市应对未来仿制药市场上的白热化竞争。
  从国外经验来看,创新与研发将是医药企业脱颖而出的关键。企业兼并重组要提高到社会资源整合的高度。可以联合大学、药企、研究所,建立创新型的开放平台。可以寻求与风险资本合作,或构建多方合作的金融平台,以解决医药研发投资大、耗时长、风险大的难题。也可以联合CRO企业(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充分借用外部医药研发管理与专业技术能力。
  提升国有药企自身管理能力是战略实现的有效前提。企业应从基础管理做起,优化并购重组后的制度、流程;构建现代人力资源管理体系,理顺分配机制,吸引和培养人才队伍;培育企业文化,提高企业的内部一致性和外部适应性。最终,建立起以战略为导向的企业管理体系。
  借鉴经验多方获取支持
  我国是药品市场增长最快的国家,但与先行发展的美国、日本、德国、法国等国家相比,我国的医药行业仍然差距较大。
  首先,和世界领先的市场地位相适应,国有医药企业走向国际是必然趋势,生物医药、创新药等高端领域也将逐步扩大,这方面,先行国家的医药企业并购重组和内生成长的历史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经验。
  其次,国有药企要走出粗放式发展的道路,依然要持续深化自身改革。这不仅需要政府的支持,提供更加细致完善的政策引导。也需要社会的广泛支持,引入专家力量,获取智力服务,乃至金融资本的全方位资源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