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王璞眼中的“企业家责任与共识”
     纵横微刊   201311
在企业经营环境不断变化的今天,企业家的责任边界在哪里?企业家如何在改革的浪潮中发出具有影响力的声音?道德与责任如何考量企业家的未来选择?在11月16日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的圆桌论坛“企业家的责任与共识”中,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创始人王璞、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九霖、壹基金秘书长杨鹏、科锐国际首席执行官郭鑫等嘉宾做了精彩的发言。著名主持人曾瀞漪担任主持。 王璞在发言中表示,通过市场化、透明化、法制化等这些改进,企业家对政府官员的卑躬屈膝,这样比较极端的手法会越来越少。以下为他的具体发言内容。 曾瀞漪:到底未来政商关系当中有没有哪个部分我们既认为它是正常的,但是在未来发展当中对企业来说又是存在的,我们怎么解决政府跟企业手伸太长干预问题? 王璞:政府跟企业之间不是对立的,就像我们今天所讲圈子一样,一个一个圈子,其实这个圈子里是跨界的,一个圈子有企业家有政府官员甚至还有您这样新闻工作者也有演绎界明星也有大牌教授,无论在中国在美国都是这样的。但圈子是分层的,一个月挣一千块钱老百姓也有自己的圈子交往,这种情况无论中国美国都是一样的。美国和中国的区别在于中国是共产党执政,是党领导政府,各级政府官员都是党为主导任命的;而在美国各级政府官员包括总统都是人民选的,企业家有了钱当然他就可以相对来说在选举中有一定话语权,因此可以说是企业家选出来的。这两类政府官员产生来源不同,因此决定这个政府官员到底为谁服务。美国是企业家选出来的,在中国是党选出来的,因此谁听谁的我想中美是有一定区别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去改变现实的话,确实不要过多批评中国企业家听政府的话,因为不是他选出来的。 第二点,在现有格局下政府官员就是党人民一级一级任命的。但有没有可能去改进,怎么能改好一点点,比如说政府现在提出来市场经济这个决定因素,随着透明化、法制化、市场化的进程,我想这个政商关系是新型的更高层面的一种关系了。我个人感觉现在尤其三中全会刚刚开过,我们的企业家可能对政府官员那种这比较极端的请客送礼手法会越来越少。 曾瀞漪:请王璞先生讲一下,对中国企业家来说,我们在讲政府要抛出惯性,企业家能不能消除惯性? 王璞:我们必须承认有一个文化传统和文化基因,尤其新中国搞计划经济我们也习惯被安排服从,那么在这个没有根本性改革的时候,这个传统文化的企业家去找官员们的习惯,也不容易改变,但是一旦改了我想这种习惯也会很快过去,只是现在我们没有改,因此我们必须适应这样的习惯我真的想认识总理,想认识书记,这个有没有价值,当然有价值,实际上我坦率说做企业十八年我没有找任何一个官员帮我介绍项目,但就像我们与政府高层交流也很愿意认识。 曾瀞漪:请问王璞先生,我们在这里谈现在政商关系下的企业家精神,所以接下来这代年轻人,就不管你们的关系了? 王璞:技术手段的变化带来的影响趋势一定是这样,但是我想不管走到什么形势下,圈子、跨界这几个关健词应该存在,跨界一定是一线明星和一流企业家和高层次政治官员,他们肯定是搅在一起的,这种跨界未来更是这样,因此我想我们也不要过于在乎这个关系会怎样,未来是朋友的、平等的、相互欣赏的关系。十年前,我被选为一个是北京市优秀青年企业家,一个是北京市优秀创意企业家,一个是青年一个创业。我是企业家我自己发生变化了吗,坦率说十八年创业以来没有跟任何一个政府官员搞关系给我一个项目,但是从心里来说确实也希望习总书记克强总理来我们企业看看听听,国家储备石油储备粮食,但是储备咨询了吗,美国储备了多少秘密呀,但是在重大决策中哪一个国家企业不服从于中情局。中国呢?这件事一定要让北大纵横去做。 曾瀞漪:王璞先生你看接下来,未来什么样人能在中国成才? 王璞:从现在趋势看已经多元了,因为我们有很多人在海外留学,因为中国人可以通过互联网了解世界,未来趋势是多元,多元意味着有人欣赏谷歌的创始人,也有很多人会羡慕奥巴马,而过去我们比较单一。因为官员的数量总比企业家创业者数量少很多,美国就有一个总统奥巴马,让年轻人羡慕学习,美国有很多比尔盖茨、乔布斯供大家去学习,不同行当都有精英,从比例来看今后趋势往企业家这个流派去树立这样的性格特征,人们习惯的人可能会越来越多。但是今天现状下是不乐观的,大概从世界来看一个总统有十个人学,十个企业家有一百个人这个同比也是这样一个趋势,不管在哪儿有年轻一代的孩子们,中国有相当多的比例去想做公务员,如果今天优秀精英不想走公务员系列而想走基层工作人员的岗位,可能我们对这个期盼就更大一点。我是1993年报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前段我带了几十位光华硕士博士,我问他们,你们毕业去哪里,他们无一例外说去金融机构,我觉得是不正常的,我希望更加多元,我举这个例子说明什么,大量大学生去考公务员,大部分人都想,所以目前来看比例不对称,我希望能够通过媒体也好,企业家也好能作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