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网聚新势力
北大纵横创始人  王璞   微刊   2014.01.20
导语| “在大数据时代,没有充分的数据库存和数据营销,以俱乐部为代表的各类圈子,就没有前途。”圈子能量的释放,从未有今天这般汹涌。 文|牧野 在北京火车西站南广场旁一家会所里,一缸标价200多万的镇宅海酒(大型的盛酒容器,因盛酒量多,故称“海”)被木条郑重封存,把守着通往地下室的入口。辉煌的地下大厅,巨大的橡木酒桶叠架而起,罗马“兵士”重甲警戒。2013年8月18日上午,“2013年圈子文化节暨圈子创办人高峰论坛”正在火热举行,来自全国超过80位核心圈子创办人和200多位社会各界精英人士汇集一堂。“俱乐部活动必须有会所支持”,“全国90%的会所是闲置的”,这些出自会上的信息,透露出国内会所经营的惨淡现实,但这与目前高涨的俱乐部创建活动居然并行不悖。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国际休闲经济促进会主席李克夫被邀请参会时,他尚有顾虑,“在我们通常的理解里,圈子是一个略带贬义的词。搞小圈子,就是明枪暗箭,搬弄是非,拉帮结派。后来想想,很多的组织,就是个圈子,大家基本上就活在各种圈子里,只是很多时候,这个圈子没被命名,或者是活动不是很紧密。现在看来,圈子就是一个中性词。”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创始人王璞,有着中国管理咨询“教父”的业界美誉。他不仅掌舵中国EMBA俱乐部,也是国内众多顶级企业家圈子的重要成员。当天峰会,他结合自身的经历,历数中国社会精英的组织演化,“一个圈子,大到官方性质的协会,小到因兴趣或利益结成的俱乐部,都必须有自己的理念。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在他看来,没有理念,无法凝聚人心。 王璞提及他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这个平台上的见闻,“王石在2012年因恋情曝光,引发轩然大波。当时他是亚布力论坛的轮值主席,为了冬季论坛的顺利召开,他没有受感情问题困扰,悄悄赶到北京,召集相关人士,连夜开会,张罗论坛的筹备。”在王璞看来,亚布力论坛这个大圈子正因为无功利目的、无利益交换和着眼未来的理念,吸引了一个个自主意识极强的顶级企业家,冒着严寒,在元宵佳节时分,汇聚于东北小镇亚布力。 黄埔精英总裁俱乐部创始人何志刚代表了目前一些俱乐部负责人的想法,“我没有运营模式,就是聚拢大家一起玩,盘活各自的人脉资源。”中华杰出成功人士联合会会长陈功,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他直言他的旗下,“没公司,没经营”,“只做平台,朋友相聚,除了喝酒就是喝酒。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给朋友讲:我们应该做点正经事。”他所谓的正经事,就是嫁接身边的各种资源,各取所需。“全球60多亿人都干一件事,就是怎么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做圈子,就是怎么将人心快捷地拉近。” 以全国品牌社团组织联席会议主席的身份行走江湖的徐浩然,对各类圈子门儿清。他自言每年自己要主持和演讲的活动,有100多场,“我有各种圈子100多个。”到会场之前,他在内蒙古主持SEE阿拉善生态协会组织的一个活动。匆匆赶会,一进会场就被邀请上台。他认为,俱乐部组织的圈子,“要有心灵的分享,不只是信心的交流和利益的分享。”在他看来,大部参加圈子的人,心理都清楚是来获取资源的,“背后带着一把刀,都来收割,最后就会枯竭。” 在当天的活动中,主办方专门安排了项目推介和资本对接环节。这些项目,基本来自参会代表。在会议大厅门外,一家出版社展出了各类经管类图书,市场经理殷勤地向进出的企业家推荐图书;一家酒企和一家服装企业在过道撑起易拉宝,不过问者寥寥。“这是他们吸引更多人关注高鹏会的一种方式。”一位参会的企业家觉得只要植入的东西有价值,也不会让人反感。 灵魂人物并非需要大腕 圈子就是生产力,但能做大的圈子就是那么几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大圈子?徐浩然称,灵魂式人物是圈子经营的必备。“譬如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有柳传志,正和岛有刘东华,他们要么是中国商界教父,要么成是主流财经媒体掌门人,在中国政商学界拥有广泛人脉。”是否灵魂式人物,必须是势大力沉的业内大腕?在座的观众各有看法。 28岁就创立香港最顶尖私人会所M1NT的阿利斯泰尔·佩顿(Alistair Paton)可谓少年得志。这位年轻人的职业履历并不特别显赫,曾担任多位政客、金融界名人及国际官方组织的顾问,包括澳洲参议员罗伯特?希尔(Robert Hill)、世界银行副行长肯·纽康伯(Ken Newcombe),并在1999年创立二氧化碳排放配额交易。25岁时他想到的商业点子是:成为M1NT的会员支付年费后享受服务,而加入M1NT的股东无需支付年费即可享用服务,还可分享公司的红利。2006年,M1NT香港盛大开幕,并迅速成为香港最顶尖的私人会所。2007年戛纳电影节期间,1500名好莱坞明星和导演等嘉宾聚集在价值3900万美元的别墅内共同庆祝新会所落成。 在M1NT的股东和会员名单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些显赫的名字:切尔西足球俱乐部主席巴克、F1方程式车手马克·布朗戴尔、霍启山、李连杰。佩顿为这些企业家、CEO提供了一个社交网络,这也正是他们所需要的。过去,他可以在几个小时内为一位高层股东提供私人飞机。现在,他可以根据每位股东及会员的特定要求提供服务。“佩顿并不是商界大佬和世家巨子,但他同样做好了顶级俱乐部。同样,年龄不是问题,如何运作才是关键。” 中国国际俱乐部(会所)联盟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王旭川认为国内俱乐部的运作思路过于同质。 电视人出身,继而成为国内活动营销专家的欧阳国忠如今创办了群英汇俱乐部。在峰会上,他以自己为江苏徐州沛县策划的“刘邦文化万里行”说起,强调了有创意的活动对于俱乐部运营的重要性。“沛县抽调文艺骨干,精心编排了一个反映刘邦文化的原生态节目,这个30人演出团沿着刘邦曾经路过的有代表性的城市演出。汉文化研究专家和主流媒体记者随行,电视、报纸、网络跨媒体整合传播。整个活动既把费用分摊给各个城市,又能引起当地轰动,效果当然出人意料。” 周边朋友的鼓励,加上个人对人脉资源的“深刻认识”,让张何开始尝试组建一个圈子,“整合别人的富余资源,提升自己‘被利用的价值’”成为这个外省青年对外最频繁的公关用语。张何在向朋友介绍高鹏会时,他特别强调跨界的特点,“很多俱乐部要么是珠宝,要么是雪茄主题,跨界对于异业和品牌的最大益处,就是让原本毫不相干的元素相互渗透、融合,使得资源共享,开辟蓝海。”为了使得跨界走得更为彻底,从2012年开始,张何开始邀请全国各地核心圈子的创办人,举办圈子文化节,促进圈子文化与人脉资源的共享。 对网络技术的熟稔,让张何对圈子的发展颇有套路。“2012年,我依靠微博传播影响;2013年,我动用了微信。我相信以后,会有更好的社交平台。”举办跨界晚宴、主题沙龙和全球高鹏大会,成为张何线下发展会员的三种方式。 张何的诚恳,也引来各路“豪杰”的鼎力捧场。参与了申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新北京、新奥运”理念设计的杨子云,在论坛上自己关于圈子的高论;远东集团高级副总裁徐浩然,多次参加张何的峰会,并在本届峰会上自告奋勇充任圈子文化节品牌形象代言人;深耕商会多年,北京湖南商会副会长伍继延对圈子的价值与歧路有更深刻的理解,在主题演讲时,他强调,作为圈子的经营者,“必须着眼于会员权力意识的觉醒、自治能力的培养,如此平台,大家的收获才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