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国电集团21亿入主平煤 煤电联营难解煤电矛盾
合伙人  岳三峰   《中国联合商报》   20080303
 
 
    “煤电联营”再一次担起了调解煤电矛盾的“重任”。
 
 
    经过两个多月的接触,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下称“国电集团”)终以20.91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得内蒙古平庄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平煤集团”)51%股权。“双方已经签订了有关协议,目前收购正在等待相关部门的审批。”2月26日,国电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业内人士认为,“煤电联营”无疑是“计划”与“市场”的绝妙结合,能够打通煤、电、运输等整个行业链条。但“煤电联营”并不是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矛盾的“灵丹妙药”。
 
    “根据交易成本理论,‘煤电联营’符合市场价值规律。同时,‘煤电联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发电企业的电煤供应。但是它并不能解决目前我国煤电体制之间的矛盾。”对此,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岳三峰评价说。
  
  国电入主平煤
  
  2月21日,平煤集团下属内蒙古平庄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拥有平煤集团100%股权的赤峰市经济委员会,将把51%的国有股权转让给中国国电。目前该收购正在等待中国证监会和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的批准。
 
   据记者了解,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国电将成为平煤集团的实际控股人。而经过此次收购,平煤集团重组后将满足国电集团东北区域和部分华北区域电厂的用煤需求。
 
  “实际上,目前我国大多数的发电企业都在试图与煤炭企业开展‘煤电联营’,以保证电煤的供应和应对发电成本不断上涨的压力。”岳三峰说。
 
  目前我国在火力发电中,电煤大概占发电成本的60℅~70℅左右。而我国煤炭企业所生产的煤50℅~60℅是用来发电的。为此,无论是发电企业还是煤炭企业,都在试图探索“煤电联营”的运作模式。
 
  目前电煤价格不断上涨,也使得发电企业更加积极地与煤炭企业进行合作。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五大发电企业中,华能集团旗下的伊敏煤电公司是我国第一家大型“煤电联营”试点企业。目前华能伊敏煤电公司的二期工程120万千瓦国产亚临界机组已于2007年底实现双机投产发电。据记者了解,到2015年,该公司将形成装机700万千瓦、煤矿年产3000万吨的生产能力。华能集团还出资与同煤集团共建年产1000万吨煤炭的特大型矿井。
 
  此外,中电投集团也成功入主霍煤集团,建立蒙东大型煤电基地,并与淮南煤业合作,成立淮沪煤电有限公司;华电集团成立煤业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联姻陕西煤业进入陕西市场,并借投资同煤坑口电厂之机挺进山西;大唐集团投资的同煤塔山矿井已经投产,该集团已持有包括内蒙胜利煤田、兖州煤矿在内的四个煤矿项目。
 
  虽然,在煤炭价格上涨的情况下,这些电力企业通过与煤炭企业合作的方式,抢占了对上游煤炭资源占领的先机。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发电企业降低成本,并协调了煤电之间的关系。但“煤电联营”也存在固有的问题,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
  
  煤电矛盾
  
  “‘煤电联营’可以平衡煤炭企业和发电企业间的利润,但它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永干强调。
 
  从理论上说,“煤电联营”包含煤电一体化经营、煤炭企业直接投资办电厂或发电企业直接投资办煤矿、煤与电企业之间交叉持股、煤炭产能所有权投资等多种方式,但无论哪种方式都取代不了煤电两行业之间的交易关系。因此,“煤电联营”煤矿的产煤并非全部供应给投资方的电厂。
 
  特别是现在随着煤化工项目的增多,煤炭更是显得供不应求。即使是那些拥有煤炭资源的发电企业,也不一定把所有煤炭用在发电上。如果煤化工项目利润更大的话,那么煤炭就会被用于煤化工,而不是发电。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报告显示,完成此次股权受让后,国电集团将在今年春季与赤峰市政府一起投资建设一个年产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的煤化工项目。
 
  另外,考虑到运输成本,尝到甜头的往往是位于煤矿经济半径内的电厂。王永干认为,受铁路运输的制约,煤电联营更适合于坑口电厂。
 
  “坑口电厂又存在着跨区调电的问题。”岳三峰说。据岳三峰介绍,目前有些坑口电厂所发出的电,在本地并不需要。但由于我国电网政策的限制,这些电又输不出去。这就使“煤电联营”所起的作用大打折扣。
 
  除此之外,“煤电联营”大多是煤、电两个行业之间的合作,股东不止一个。当煤电市场变化引发联营双方利益关系的变化时,如何调整利益,疏解矛盾,实现共赢,保障合作关系的稳定,也将是一大考验。
 
  虽然,无论是从市场规律还是从宏观形势层面来看,“煤电联营”都无可厚非。但把它作为消除“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矛盾的方法,似乎是治标不治本,难以解决机制本身所带来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