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中国制造"的危机与转型
合伙人  王  璞   《国际航空报》   20080428

 

    百度财经讯 2008年4月16日下午,由《国际航空报》与百度公司联合举办的空中商学院沙龙活动第一期在北京左右间mima咖啡举行。本期沙龙的主题为“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品牌”。以下是众嘉宾关于“中国制造”的危机与转型的精彩言论。

 

 

    中国出口企业压力大

 

    叶茂中:过去做出口这块的生产型企业,一旦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增加,包括原材料的涨价,他们会被逼着来做国内市场。这一类型的企业一般会碰到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没有一个营销团队;第二个是没有渠道;第三个是没有品牌。过去做出口,替国外的一些品牌做加工,他不需要在这三块做得很好。

 

 

    中国产品为什么负面消息多

 

    胡泳:其实中国制造,去年出现了非常多的负面东西,这些负面的东西有一些导火索是由于产品的关系,但是从根儿上讲,它背后是和西方怎么看中国,中国产品背后代表中国形象有关系。为什么这两年不断提中国的品牌、中国的价格和中国的架构、中国的制造和中国的创造,背后的问题其实是中国人应以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当今的全球化时代。

 

    实际上,我觉得确实可以把话题说到中国的形象上面来,我们到底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形象来面对全世界?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尖锐、也很值得所有人思考的问题。中国已经到了必然影响世界的时代,不管你对中国的态度是正面还是反面的,必须跟中国打交道,所以一定要关注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人群。

 

 

生产向墨西哥和越南转移

 

    王璞:我最近去法国,看到日本人、韩国人全部都在抢lv包,有一种抢购一空的感觉。那个包非常贵。我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们的品牌也这样被抢购。那个lv包,我看了一下,基本是人工的面料,成本应该不高,这就是附加值的一个问题,到底理由是什么,我们要思考为什么lv对亚太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另外,我最近还去了美国,很深的感受就是现在美国品牌不值钱了,服装、化妆品极其便宜。牛仔裤十几美元,很好的质量。打开一看不是中国制造,越南、墨西哥造的很多。我觉得这一点给我一个启发,中国生产基地,是不是将会向墨西哥和越南转移。

 

 

中国制造目前还是春天

 

    林明军:去年整体的国内大环境对中国制造有一些声音,第一点,中国确实本身存在一些问题,目前人民币汇率是一个影响;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目前经济增长比较快,造成了劳动力价格大幅上涨,甚至包括物价的上涨,新的劳动法的颁布等。对于传统中国制造的企业是有很大压力的,可能会有一批被淘汰掉。但我个人感觉中国制造目前处于的状态还不是冬天,而是春天。

 

    今后中国制造业经过筛选之后可能会有一个更加蓬勃的发展。另外一点,中国怎么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中国有很多复杂的因素,地理、人文,也还有很多的中国习惯。所以我想中国要想走出制造业危机,走向国际化发展,消除危机很重要。举个例子,汽车行业,我们国家目前发展的应该是比较糟糕,都是国外的品牌。上个月,南汽跟上汽合并了,这样的合并可以很好地整合,中国汽车发展可能会比较快。中国品牌怎样发展,我觉得目前确实引起了中国很多媒体和很多业界企业领导的关注。

 

 

企业品牌与国家品牌

 

    马海平:实际上,我们现在谈的我觉得有两个大问题,一个是国家品牌的制造。中国品牌在当今世界品牌上,国家要有一个什么样的品牌印象出现。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大;紧接着是企业品牌,企业品牌一定代表着国家的品牌。对国家品牌来讲,我们的企业能否勇敢地走出去,摆脱过去劳动力低端的形象,到国际市场上去做自己的品牌。像韩国就很成功。这可能是现在大量的中国制造企业面临的很重要的课题。

 

 

日、韩品牌之路好于中国

 

    胡泳:我觉得中国品牌要在国际上立足是非常困难的,原因在于中国走的路径。中国路径是日韩,日韩很简单,从最低端做。中国企业基本上是从低端走,像海尔、联想,最终我们希望能够成为国际品牌。我觉得一定要从大的,甚至包括大国之间的博弈去考虑。日、韩发展本国品牌当时的时机远远好于今天。这个问题不能简单地说中国的价格低,中国的产品质量不好,中国人不讲诚信,我们今天必须更多思考的,就是我们中国人整体上来讲,既然你不可能再回到1848年,你一定要走全球化之路,你要从更多的情况来考虑,怎么用中国人自己的方式融入到全球的基础上,避免一些可能的摩擦,其实这需要极高的智慧。对于我们来讲,我们现在特别需要出现这个领域的领袖,来带动中国品牌的发展。

 

 

品牌建设的具体建议

 

    王璞:企业家生在中国,要说幸运就是这点幸运,就是起步。我们要发挥优势,还要充分地利用环境,像联想,充分利用到美国去,甚至长大以后再回来。他们当年都没有盈利模式,后来在中国广大的内需市场杀出来,最后到美国融资上市,再打全球化。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企业要内外兼修,怎么挤进去,再怎么拉回来,或者是怎么配合好。

 

    第二个课题,路径是什么,中国企业都想做品牌,因为品牌不仅是广告,更重要的是大名远扬。企业家意识的觉醒,一方面要安排部队去干,另外一方面要考虑长期利益,放弃一些短期利益,第三个,安排取舍。因为你要考虑长期利益。这里面包括很多方面,我们天天都会遇到,比如社会责任、人才等等,这些都是最基础的,必须要把这个处理好了。这些都是说当你在考虑长短期利益的时候跟品牌有关系的事情。

 

    最后一点,比较重要的就是说在品牌的推动过程中,除了有企业家意识觉醒和体系的安排,还有许多方面也很重要。营销体系做品牌不足为奇,但是有想过人力资源做品牌吗?建立品牌,hr招人,每年招不了多少人,他们为什么年年招?是用人力资源去做品牌了。这个品牌太强了,其实这都是实实在在的,扎扎实实的,在大家没有关注到的点上把品牌建立起来了。

 

 

中国制造型企业开始减少

 

    林明军:中国企业遇到这个问题,我想还是有办法把这种局面做得更好。比如说受到物价影响,造成利润率下降。但我觉得中国新技术的应用,还有品牌的推进,创新产品的推出,是能够给企业增加更多的利润的。但我觉得进展太慢,如果这点补上去了,它是可以抵冲之前受到的影响的。所以我觉得中国制造型的企业开始少了。

 

 

嘉宾简介:

 

    胡泳:“数字论坛”成员,洞察数字社会的重要性并将其引入中国人生活的第一人。曾参与创办《三联生活周刊》、任中央电视台《对话》总策划、《赢在中国》总导演,《经济信息联播》主编,《北大商业评论》副主编。

 

    叶茂中:著名广告人和品牌管理专家,在策划界素有"鬼才"之称,清华大学等高校特聘教授。

 

    王璞: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创始人、首席合伙人、教授,北京大学首届工商管理硕士。全国青联委员,中国人力资源专家库评委暨首批专家,中国证监会深交所培训中心上市公司董事长培训班战略讲师。

 

    叶建华: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

 

    林明军:腾讯产经中心主编。

 

    马海平:百度市场合作部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