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铁矿石涨价 宝钢连续埋单
合伙人  王  昱   《国际航空报》   20080707

 

    宝钢集团6月23日晚间宣布,与澳大利亚最大的铁矿石供应商力拓公司达成粉矿和块矿分别上涨79.88%和96.5%的协议,涨幅高于2月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达成65%和71%的涨幅,亚洲市场第一次出现了两种铁矿石长协价格。这一提价要求还追溯适用于自2008年4月1日起的全部矿石交易。

 

    “为了维护传统定价机制,维持正常的市场秩序,保持上下游的长期友好合作,宝钢和力拓公司经过友好协商,最终达成了2008年度铁矿石价格”。在宝钢提供的简短的新闻稿中如此描述,并称这一结果的达成体现了双方维护传统定价机制的诚意。

 

    6月23日有消息传出说,力拓和必和必拓两大澳洲矿业集团给代表中国钢铁业参加国际铁矿石定价谈判的宝钢集团发出最后通牒,警告中国客户,部分年度合约将于6月30日到期,它们将停止按旧条款供应。要求中国钢铁企业最迟必须接受85%-95%的铁矿石提价幅度,否则来自澳大利亚的供应可能中断。

 

     这是宝钢集团代表中国钢铁企业参与国际铁矿石定价谈判以来的第五次失败。宝钢集团内部人士,大家都不愿意看到涨价,但是矿石价格根本的决定因素是由供需状况。下游行业的需求促进了钢铁企业产量的增加,拉动了对矿石的需求。回顾过去5年,我国进口矿石每年的增加量都在5-6千万吨左右。

 

     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市场交易额占全球50%,不过,从2005年以来发生的数次铁矿石价格风波来看,中国作为全球最大需求者在定价权上基本没有发言权,近乎变成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业内评论称,中国成为全球的加工、生产中心,主导了生产,但主导不了贸易。中国企业处于产业低中端加工生产环节,成为境外企业、国际炒家两头夹击的“夹心饼”。

 

点评:铁矿石和白菜

 

    我国大宗原材料被迫接受较高的国际采购价格其实并非这几年才发生的事情。但近年来我国的GDP连续高涨,原材料的使用量巨大,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我们经济发展的瓶颈,这个问题就又不得不被我们再次拿出来讨论。

 

    从一般的老百姓过日子的经验来看,这次铁矿石涨价的逻辑似乎并不应该成立。我们日常的经验告诉我们,买一颗白菜的单价要比买一车白菜的单价高,如果你愿意购买北京白菜总量的50%,那你就可以享受到一个更加优惠的价格,我们通常叫批零差价。但是在宝钢集团的铁矿石采购上,这个原理似乎神奇地失效了。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分几方面来讨论:

 

    时间因素:其实无论是铁矿石还是诸如石油等大宗物资,由于我国的储备不足,所以如果不能得到有效补充的话,短则几天,长则几周就会面临断炊的危险。如果是下游物资,断炊的话影响面通常较小,但是像铁矿石这样的基础物资,如果面临短缺,下游的一系列产业都将面临着影响。力拓和必和必拓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我们面临的最为急迫的问题,而在计算我们的承受能力。

 

    替代问题:长期以来,我们的冶炼设备和工艺是按照某类原材料来进行设计的。假设我们能够找到可替代的矿源,但是由于不同矿的含量、不同成分的比重及组成都有很大的差别,对于我们原有的设备的改造,也并不是简单地就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换言之,替代是有成本的。

 

    管理问题:由于我国的行业管理能力较低,部门、不同企业之间各自为战,更谈不上对整个国家经济安全的责任。在做资源储备的研究方面,在可接受的价格底线上,我们的研究能力较弱,同时还面临一个从企业本位出发的问题。所以常常会出现报价要么离奇地高,要么离奇的低。当然,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就是不能清晰计算成本的一方,只能被动地接受对方给出的价格。

 

    代理问题:资本具有逐利性,力拓和必和必拓的目的很明确,也很单一,那就是利益最大化。那难道我们不是吗?这个案例可能是。但是可惜我们常常看到的是,买到低价格并不重要,买到才是最重要的,或者是领导高兴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就会看到某些企业会对价格进行保密,理由是防止竞争对手知道。

 

    大宗原材料和白菜是不同的,只有理清机制,才能决好这个问题,不要白吃了亏。毕竟,铁矿石的价格,会传导到最终的各种商品上面,而我们现在正在为通货膨胀发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