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金乌困境投射民企融资难
投资中心总经理  郑晓军   《国际航空报》   20080728

 

    随着董事长张政建的突然失踪,曾是义乌明星企业的金乌集团陷入困境。据悉,类似张政建突然“失踪”的事件并非个案。近两个月来,义乌民营企业家因无法偿还民间借贷而“失踪”时有发生。

 

    据知情者透露,张政建为高利贷所迫失踪。 早在2005年,张政建就开始向民间借贷缓解资金压力,数量不大,月利仅2%—3%。但到2006年底开始增多,钱的来路复杂,义乌本地较多,其他还包括诸暨和永康等地。债权人本息之和最多达1.5亿。百万元以上有近百人。张所欠外债总额17亿多元,包括民间借贷14亿元(本金8亿元利息6亿元),和欠银行的3.5亿元。

 

    从义乌市工商局注册登记资料中查到,金乌集团成立于1998年5月8日,集团的经营范围则包括服装、针织品、日用百货、五金交电、工艺品、饰品、皮具箱包、化工原料、棉纱、纺织原料、金属材料批发、零售以及袜子、水产、农业开发等多个方面。公司共有14家子公司,其中有4家子公司在阿联酋。今年年初,金乌集团的公开资料称其总资产为10多亿元,拥有员工2000余人。

 

    “他在土地、旅游项目上陷进去很多资金,都是以3%—8%月利借来的。后面很多借款,都用来填平高息借贷的巨大窟窿。”张政建好友透露说。据了解,现在在义乌,月利6%以下很难借到钱,最高月利已经开到了12%。 “会头”多以远远高于银行的利率向公众收集资金,然后把这些钱以高于募集时的利息放给企业赚取差价。

 

    有民间放贷人士表示,很多企业的资金链都很紧张,他们多在借钱“拆东墙补西墙”。不过,很多时候借的钱只够还利息。这样下去,这些企业很可能下半年都要倒下。

 

点评:

 

    企业的现金流就像人的血液一样,断掉了就会有生命危险。

 

    在民营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地区,最近以来资金紧张已经不只是个别现象和少数企业,从公开的报道看,民营企业资金链断裂已从个案发展到整个行业、已从局部发展到整个地区。如果今年下半年银行信贷继续从紧,资金链断裂的企业将更多,铤而走险、饮鸩止渴的企业也将会更多,极有可能重复2004年的企业倒闭风潮。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每隔四、五年就会有一次宏观调控,从事资金密集型产业的民营企业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在无法从正常渠道获得资金的情况下,“短贷长投”、“民间非法高息融资”、“饮鸩止渴”便成了惟一的选择。

 

    然而,与其他地区不同的是,长江三角洲地区民间资本十分充裕。由于缺乏合法且合适的投资渠道,民间资本长期以来游走于法律的边缘。一边是银行信贷的紧缩、一边是民间借贷利息的高企,吸引了大量的“热钱”进入民间借贷领域,它同时加大了民营实体经济的经营风险和民间资本的借贷风险。

 

    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典型的多米诺骨牌游戏,由于高额利息的吸引,投资人将自己的房产和其它财产抵押给银行得贷款,然后将银行贷款再借给企业作高利贷。一旦企业因过高财务费用而产生经营风险,民间贷款不但无法按时获得利息,而且面临本金都无法收回的局面,从而对银行和家庭都将产生巨大的风险。

 

    如何解决民营经济的资金问题?如何解决民间资金的投资问题?这两个看似矛盾的问题,确是我们当前急需解决的同一个问题 – 建立一个多渠道、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