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粮食价格怎么这么高?
合伙人  崔  凯   《财智领袖》   200807期

 

    进入21世纪,以粮食深加工成燃料乙醇和生物柴油等替代能源产业的兴起给农产品的功能带来革命性的颠覆。石油替代、环境保护、农民增收、新经济增长点,“一矢四的”的独特优势,使其正酝酿成长为可再生资源的领跑者,燃料乙醇、生物柴油一跃成为报章媒体上的热门词汇。玉米、大豆、甘蔗与石油,这些二十年前听起来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名词今天被捆绑在同一辆生物能源产业战车上,其中涉及到的粮食安全、能源危机、期货市场、国际贸易、国际政治远远超出了我们过去的理解。

 

1.甘蔗与石油


    白糖作为软商品,既具有部分农产品特性,同时也具有部分工业品属性。之所以具备工业属性,是因为2006年以来,盛产甘蔗的巴西将一半甘蔗用于生产燃料乙醇,这就使得国际食糖价格拴在了石油价格的马车之上。


    原油市场的价格波动对酒精市场有着直接的影响,从而又通过巴西间接地影响了食糖市场。巴西是第一甘蔗种植大国,也是燃料乙醇第二生产国(以甘蔗为原料)。由于巴西的农产品国际贸易地位,原油、酒精和食糖市场的紧密关系受到机构投资者的重点关注。至今为止国际市场上并没有一个活跃的、公平的国际酒精期货交易市场,一些机构已经将对食糖的多单持有作为对酒精价值的一个保值。简单地说,当酒精供给存在缺口的时候,酒精的价格就会上升,从而导致巴西许多企业将会把尽可能多的甘蔗用于酒精生产,而最终结果就是导致世界食糖产量的减少,进而提升食糖价格。 


    由于国内尚未大规模推广甘蔗生产燃料乙醇技术,因此国内甘蔗与石油的联动更多的是间接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白糖长期以来都是各国政府特别重视的农产品,在全球15种农副产品中,也是价格波动最大的商品。由于它在国际贸易中,普遍采用双边协议的形式稳定贸易关系,虽属大宗产品,其自由贸易量相对较低。糖工业所辐射的领域比较宽泛,相关的因素发生变化,都会在价格上有所反映。白糖的流通领域涉及到仓储业、公路运输、铁路运输和海洋运输业、内贸行业、外贸行业、国家储备政策、进出口政策、流通格局演变等很多个层面,而每个层面对白糖市场的变化都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因此,白糖价格变化较为敏感,一旦需求量波动,短期内价格容易暴涨暴跌。

 

2. 玉米与石油


     燃料乙醇将玉米和石油连接在一起。美国主要以玉米为原料生产燃料乙醇,生物能源消耗玉米已经占其玉米总产量的1/4。石油和玉米的交叉点是燃料乙醇,美国布什总统国情咨文里呼吁到2017年时,将乙醇和其他替代性燃料的用量提高达到350亿加仑。如果不再寻求新的生物能源替代品,而仅靠谷物来生产燃料乙醇的话,那么这个到2017年准备完成的计划可能将把美国的玉米全部消耗一空,而且还存在缺口。


    中国目前四家燃料乙醇生产企业年均消耗玉米400万吨,接近玉米总产量的3%,但所生产的130万吨燃料乙醇仅相当于全国6000万吨消耗量的2%。2007年,国际原油价一直徘徊在90美元/桶左右,国家发改委调整原油价格,93号汽油价格升至5.34元/升,按照目前的工艺成本,平均每3.1吨玉米生产一吨燃料乙醇,国内玉米原料价格高达1500-2000元/吨,而燃料乙醇的收购价格仅为汽油价格的0.911,如果没有政府1370元/吨的财政补贴,玉米乙醇实际上是在“赔本赚吆喝”。

 

3.蔗糖与玉米


    在中国,玉米和甘蔗的种植区域堪称“南辕北辙”,但食糖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在全世界范围内,以玉米为原料的淀粉糖开始大规模替代蔗糖,比如在美国,淀粉糖的消费数量已经超过砂糖,其消费比例已达到1.5∶1。在亚洲,特别是日本和韩国,淀粉糖的生产和消费也在以较快的速度增加。中国淀粉糖的产量已经相当于蔗糖产量的1/2。从远期看,一旦中国成为玉米净进口国,燃料乙醇和淀粉糖会使玉米和甘蔗互相牵制。价格是市场最为敏感的采购要素,按照目前的工艺水平,玉米原料价格在1600元/吨时,对应蔗糖价格为3700-3800元。蔗糖价格上升或玉米价格下降,淀粉糖更有竞争力,反之蔗糖更有竞争力。


    众所周知,玉米原料主要应用于饲料生产、工业生产、种子生产等方面,其中饲料消费一直是玉米消费用量中最大的,占市场总量的70%左右,工业消费、种子消费等占消耗玉米总量的30%左右。工业消费量的持续增长将影响玉米的供求关心,拉动价格上涨,进而引发肉类制品的价格上涨。

 

3.玉米与大豆


    在国际期货市场,玉米与大豆是孪生兄弟。一般来说,玉米与大豆的价格比例约为1:2.5,即如果大豆价格是每单位2.5美元,按该比例玉米价格便为每单位1美元;如玉米价格低于此比例,即低于1美元时,农民便会倾向种植大豆多于玉米。2007年,欧美大量使用植物油作为生物柴油原料,引发了全球的油料价格上涨。与此同时,国内很多农户选择放弃价格异常波动且田间管理困难的大豆种植,改种玉米。大豆播种面积的减少对于外向依存度高达67%、产量已萎缩至1600万吨水平的大豆种植业无疑是雪上加霜。在这种背景下,中国食用油供求关系内外交困,终于爆发了2007年下半年的一轮价格暴涨。


    农业具有极强的资源依赖性,中国人均耕地面积是美国的1/6、巴西的1/3,人均淡水资源是美国的1/4、巴西的1/14,可耕地化肥消耗量是美国的2.7倍、巴西的2倍。目前,中国农作物消耗总量中,2/3的大豆、1/3的棉花、1/6的甘蔗都依赖进口,相对于饲料与深加工产业的发展速度,2010年,中国很可能成为玉米净进口国。对于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来说,粮食安全是第一位的。有限的耕地资源决定了中国没有过多的粮食用于深加工,美国的模式不适合中国,控制粮食深加工产业的盲目扩张,是中国国情的现实选择。国家有关部门对用粮食发展能源已经基本取得共识,发展替代能源的战略已由当初单一的用粮食加工燃料乙醇转变为生物质能源的综合开发,坚持发展燃料乙醇“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原则。一些专家提倡大量种植木薯和甜高粱来发展燃料乙醇生产。用木薯和甜高粱代替玉米虽然可以做到不与人争粮,但却做不到不与粮争地。利用农作物废弃物-秸秆代替粮食生产燃料乙醇是解决乙醇原料的根本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