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钢铁攻坚四板斧
顾问  寿  阳   《管理与财富》   总第95期

 

 

钢铁业进入高成本时代

 

    不久前,全球最大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宣布与日本新日铁公司、韩国浦项公司达成2008年铁矿石基准价协议。在上一财政年价格基础上南部铁精粉涨65%,卡拉加斯粉涨71%,宝钢更是获得力拓的PB粉、杨迪粉矿、PB块矿将在2007年度价格基础上分别上张79.88%、79.88%和96.5%的“待遇”。

 

    事实上,自2000年始,国际铁矿石基准价不断上涨,钢铁业面对成本压力逐渐加大。2005年大涨71.5%%,2006年又涨了19%,2007年上涨9.5%,2008年又涨了65%!钢铁业的高成本时代已经来临。

 

    产能过剩、出口量过大、产业集中度过低及落后产能淘汰不力也是我国钢铁业面临较为严重的问题。

 

    2007年,我国粗钢产量再创新高,突破了4.8亿吨。然而,在这4.8亿吨钢铁产能的背后,落后产能占到四分之一。有数据显示,2006年底,我国已形成炼钢能力5亿吨,在建、拟建能力2亿吨。而我国2006年钢材表现消费量只有4亿吨左右。从结构上看,我国钢铁行业低水平产能仍占相当比重。在炼钢产能中,落后的300立方米及以下的小高炉、20吨及以下的小转炉和小电炉能力分别占总能力的27%和13.1%.这部分落后产能规模小、效率低、污染重、无综合利用设施,不但产品质量和成本难以在未来市场变动中保持竞争力,而且加重了环境保护和资源节约的压力。并且由于落后钢铁生产能力退出缓慢,加之近几年新建扩建产能又在陆续投产,一旦出现国内市场需求趋缓、国际贸易摩擦严重、出口受阻的情况,产能过剩的矛盾将更为突出。

 

 

    钢铁产品作为原材料工业品,其生产优先增长是技术进步的一般规律。但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钢铁工业的发展速度逐渐超前于下游企业的增长速度。2005年,我国钢产量首次突破3亿吨,2006年,则直接突破4亿吨大关,部分钢铁产品由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特别是一些技术含量较低的产品,出现结构性过剩。而一些满足汽车、家用电器等制造行业的冷轧薄板、镀锌板却要从国外大量进口,钢铁产品市场的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

 

    我国钢铁业现阶段面临情况与上世纪80年代初的日本类似。落后产能也出现较快增长,在07年时我国已经出现了总体产能和落后产能的双过剩。

 

    产业集中度过低,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加剧低水平重复建设、制约企业自由创新能力,同时还阻碍行业整体市场竞争力的提高,这些都严重削弱了我国钢铁产业在全球钢铁业的地位和作用。

 

    原材料价格出现快速上升。07年前三季度,钢材价格保持上升趋势,受此影响行业营业收入和利润同比保持上升趋势,但三季度行业利润环比却出现了一定的下降。

 

    但在国内供需情况逐步好转以及全球需求依然旺盛的情况下,加之政府对行业的规划,我国钢铁业正在处于类似上世纪80年代日本钢铁业的转型期。

 

 

破局需要四板斧

 

    第一板斧:积极寻找和利用廉价的铁矿资源同时采用先进工艺降低原料的消耗。

 

    中国钢铁业的能耗占到全国能耗总量的15%,其中80%的污染来自于焦炭烧结环节,节能减排压力异常巨大,中国的炼铁高炉正处在新一轮更新换代期,正是看到了这个巨大的市场,国际产业巨头纷纷向中国钢铁企业伸来了橄榄枝。韩国浦项公司宣称,他们公司的Finex炼铁技术可以将中国储藏量最多的含铁量仅有30%的铁矿石作为原料,而且氮酸化合物和硫磺酸化合物等大气污染物质的排放量也仅达到鼓风炉工艺的1-3%左右。

 

    几乎与浦项同时,世界三大铁矿石供应商商之一的力拓公司也推出了帮助中国钢铁在炼铁环节节能减排的HIsmelt直接还原炼铁技术。直接熔融还原炼铁技术最大特点是直接将铁矿粉和普通煤粉,通过水冷喷枪喷吹到立式熔融还原炉内,通过一系列化学反应生产铁水;无需传统高炉炼铁技术所必需的烧结和焦化环节。

 

    未来,究竟Finex和HIsmelt技术谁能够赢得中国高炉市工资场的未来,现在还难以预测。

 

     第二板斧:提高行业集中度

 

    近两年,我国钢铁业在铁矿石价格谈判中仍然处于弱势地位,只能“含恨”接受协议价格。而通过钢厂兼并,提高行业集中度,将有望使我国钢铁业“做大做强”。按照《钢铁产业政策》规划,到2010年我国钢铁业将通过兼并形成两到三个3000万吨级、若干个千万吨级的特大型钢铁企业集团。

 

    随着我国钢铁下游汽车、造船、家电、基建等用钢行业的发展,钢铁下游产品代替钢材出口的趋势较为明显,对钢铁的需求也将发生结构性变化,高附加值产品将比例进一步增大。这使得我国钢铁行业也必须进行结构调整来满足下游变化。

 

    第三板斧:开发高附加值产品,提高成本的转嫁能力

 

    除了降低铁矿石成本提高竞争力外,开发高附加值产品、转嫁成本压力也是我国钢铁业提高竞争力的一个重要途径。如武钢在取向硅钢领域的独特竞争优势使硅钢产品成为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从技术壁垒、国内需求和替代进口分析,2010年前武钢取向硅钢高毛利将保持,加之产能的持续扩张,硅钢将成为公司盈利的“定海神针”。

 

    另外,产品结构提升和产量扩张是武钢未来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三热轧的投产和重轨的改造完成将为公司08年增加300万吨以上产量,随着二冷轧产品结构提升,毛利率水平将稳步提高,并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第四板斧:提升管理水平

 

    在现代制造业,管理水平的提升往往是最终取胜的法宝。如宝钢集团通过打造安全产业链提升了企业的生产和利润安全。它不仅与铁矿、煤炭、有色金属、远洋运输以及国内三大汽车巨头、中船集团等上下游核心企业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同步甚至先期介入各自相关业务,而且还投资参股,占据汽车外围产业的生产份额。

 

    钢铁行业的成本上涨令人心惊,但企业能否生存、发展,取决于钢厂能否通过提价,将成本的压力转嫁到下游企业。同时,铁矿石价格的高涨,给中国的钢铁业洗牌、实现结构调整和结构升级以及改良技术提供了大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