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内外交困,痛苦蜕变
合伙人  罗晚文   《胡润百富》   2008年10月刊

 

    改革开放尤其是近十年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在稳定的政治环境下,巨大的国内投资、低廉的生产要素价格、积极的货币政策,同时,全球范围内的产业转移、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调整,也给了中国的工业制造业巨大的机会,使得中国的工业制造业也迅速发展,成为了世界的生产制造车间。从过去的一年来看,国家的政策支持以及企业自身水平的不断提高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我国工业制造业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在国内宏观经济快速发展的带动下,工业制造业延续了强劲的增长势头。

 

    但是我国经济发展同时存在速度偏快、结构不平衡、通货膨胀、由于热钱流入导致资产价格虚高等情况,我国政府从2008年开始实施从紧的货币政策,国家有关部门在总量上对货币供给和信贷投放实行严格的控制,通过稳步加息、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严格控制商业银行信贷规模、利用央票对冲等措施加大对宏观经济的调控力度,直接影响到工业制造业的增长速度;而且由于次级债危机导致的美国经济增长放缓,从美国蔓延到全球,从金融领域蔓延到实体经济,中国经济也遭遇了增长放缓、资产价格剧烈调整、经济结构恶化的风险;新实施的《劳动法》和人民币的快速升值实际上又是提高了企业的整体成本,对于工业制造业来说,三大生产要素即原材料、能源、人工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价格上涨,市场却由于整体经济的下滑受到影响,整个工业制造业处于一个内外交困的局面。

 

    虽然2008年的宏观经济状况对中国工业制造业的赢利和需求都造成了较大的冲击,而且在中国最具活力的珠三角和长三角经济圈出现了规模的企业倒闭现象。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1995年,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增加值中仅占5%;去年,这一比例已升至14%,令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产量排行榜上位居第二——与日本并列,虽然中国和日本都远落后于美国(2007年,美国占全球制造业产出的25%),但远远超过德国的7%和英国的3%。因此可以说中国已经崛起成为一个制造业超级大国。而且尽管中国的薪资经过了一个强劲上涨时期,但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仍远低于德国和美国等高工资国家。中国很多制造业产品的成本较高工资国家低10%至30%,这使得中国制造仍旧存在巨大竞争优势。同时,中国经济也已经开始走向成熟和透明,更加注重知识产权,虽然中国的经济短期内会受到全球经济下滑的影响,但依然会保持健康的增长,中国在工业化进程中和城镇化进程中,给全球经济带来的是不断扩大的巨大的市场,而且高梯度产业转移是个长期的过程,所以中国的工业制造业中长期向好的趋势依然不变,未来几年,工业制造业的市场容量可能还将以较高的速度增长。

 

    从近年来工业制造业销售毛利率、销售利润率、资产报酬率等指标的变化情况看,尽管行业销售毛利率略有下降,但销售利润率、资产报酬率等主要盈利能力指标依然保持增长。虽然中国的工业制造业发展异常迅速,产业基础越来越大,但总体说来,科技含量不高,自主产品较少,依赖性较强,在全球工业制造业的生产链上处于中低端水平,中国工业制造业的素质和竞争能力,特别是拥有的自主核心技术看,与世界经济史上被称为“世界工厂”的英国、美国和日本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世界工业制造业发展的趋势是精密制造和数字制造,但中国工业制造业的基础相对较差,更多是在做初级加工,而附加值高的精加工环节还与国际先进水平有一定的差距。

 

    在市场国际化的进程中,中国的工业制造业已经逐渐从低层次竞争转向品牌的竞争,在突如其来的恶劣的2008年,这个转型进入了痛苦的蜕变期,能否化蝶实现结构重组和产业升级,关键取决于创新和技术。只有积极进行通过创新,提高技术水平,增强品牌内涵,通过开阔视野和思维,积极参与产业链上游的竞争,建立和经营完善的产业链,改变落后的生产模式,采取更科学有效的生产方法和管理方法,“中国制造”才能转型为“中国创造”。但在转型期,由于劳动力成本优势依然存在,剩余劳动人口还没有得到充分吸收,同时制造业工资也与世界水平差距还较大,因此仍将会有大量的中国工业制造业企业不会把重点转移到创新创造方面上来,欠缺进行创新创造和提升产品附加值的动力,因此行业内的集中度会越来越高,对优秀的企业来说,是绝佳的行业发展的机会。

 

    工业制造业的全球并购重组也方兴未艾,新的时期,外资对中资工业制造业企业的并购也进入新的阶段。随着中国工业制造业企业的竞争力不断提升,外资巨头已经不满足于利用中国低廉的生产要素和优惠政策来获得高额利润、抢占中国市场,越来越多的外资想把中国的工业制造业企业纳入其全球产业链条,通过牢牢控制产业的核心部分、关键领域和高附加值的部分,使得我国行业发展失去未来和他们竞争的机会,以彻底消除未来的潜在竞争者。在这种环境下,中国的工业制造业企业尤其是行业龙头企业需要利用转型期的综合优势,站到产业链的高度,采取竞和战略、高效整合战略、纵向一体化战略等,并运用多种创新手段,包括运营模式创新、技术研发创新、品牌创新、营销创新、管理创新等等,同时加大技术研发投入,建立终极的技术优势,以提升企业的综合竞争力,才能实现中国工业制造业的产业升级。

 

    当然在这个时期也需要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制造业是产生财富的根本,是强国的根本,因此国家的产业政策应支持技术研发,以人力资本为载体提升产业技术能力,集中资源支持主导产业发展等等,大力推进工业制造业的转型和升级,从重化工业为主的国家转变为创新型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