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北大纵横:压力,你好!
首席合伙人  王  璞   《数字商业时代》   2008年第22期

 

    有效的压力管理,既有助于员工的身心健康,也有助于建立员工和企业间的良好关系,是构建“乐公司”的有效手段。

 

    五年前,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以下简称北大纵横)建立了匿名BBS供员工解压,创始人王璞顶着最初的谩骂和谣言,一直坚持下来,今天谩骂已经看不见,更多的是对公司的支持和建议;一周前,离职一年的资深咨询师兼合伙人放弃五百强企业更加优厚的待遇回到北大纵横,继续兢兢业业为之奋斗,几乎同时,一名经常做到季度业绩第一的优秀员工也打消了因为压力大想要辞职的想法继续安心工作。

 

    北大纵横已经走过十余年发展历程,成功地为近千家企业提供了咨询服务,拥有50名合伙人和300多人MBA的精英团队。北大纵横的咨询业务涵盖十多个行业,包括了人力资源管理、生产运营管理等多方面,除了具备专业知识,员工还要对各个行业有深入的了解。

 

    这些“高智商”的人才也会感叹咨询行业的压力实在很大,为了帮客户做解决方案几天几夜不睡觉是家常便饭,留住他们并使他们愿意为之奋斗,甚至很多人笑着离开又笑着回来,这其中的奥秘究竟是什么?

 

迎接漫骂拒绝层级

 

    再次见到王璞,他的心情似乎特别好,和员工一起为采访拍照时他时不时和员工开着玩笑,“指挥”大家怎么笑得整齐。“多发了五百块!”原来,在很多公司都在想尽办法开源节流的今天,北大纵横一部分员工竟然涨了五百元的工资。

 

    王璞很为他们高兴。这不禁令他回忆起2003年非典肆虐的那年,北大纵横驻山东等外地的项目组被当地的派出所强返回京,失去了很多项目和客户,回来的员工两手空空顶着巨大的压力,公司也因此面临巨大损失。

 

    但是回到北京后,这些“闲下来”的员工不但没有被辞退,还收到一封邮件,内容是告诉所有员工“非典期间工资照发,奖金一分钱都不会少”。在那个人人自危的时候,公司又出钱建立了“非典基金”,凡此期间生病的员工由公司来承担治疗费用。

 

    王璞回忆当时的情况,感叹地说:“那个时候拿出这些钱,公司真的很困难。但是越是困难的时候,越应该对员工更加的关怀。”事实证明,这样的举措在业务萎缩的阶段给了员工一个后盾,这之后大家的工作热情史无前例的高涨,而在咨询管理这个人才流动性比较高的行业中,一批随着王璞出生入死的忠心员工也产生于那个时候。

 

    在外部经济状况和公司经营不好的情况下,一般企业会面临业绩下滑,就会考虑降薪裁员。但是王璞认为恰恰这个时候,更应该尽公司所能缓解员工的压力,增加员工对公司的依赖感,让员工清楚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并理解公司的未来和希望。

 

    BBS在北大纵横已经有五年的历史了,完全匿名的特点让它一开始几乎成了员工谩骂解压的出气筒。王璞每天都要看里面的发言,他知道很多公司都做过这样的工作,但都因为顶不住各种声音而关闭了,他发誓一定要坚持下去。

 

    “我们就是想给员工疏解压力的发泄平台。”王璞对BBS开始的不规范经常自我开解,他常常告诉自己要兼听各种声音,管理者才能进步,公司才能发展。令他感到欣喜的是原本只是为了给员工发泄的BBS,竟然解决了很多矛盾。没过多久,因为这块“舆论自由”的土壤,公司上下无论是管理层还是普通职员都开始更严格的要求自己,慢慢的谩骂声也少了,更多的是正当的发泄压力和沟通,而一些捕风捉影的谣言,也引得很多员工站出来澄清。

 

    “营造宽松的工作氛围,没有勾心斗角的政治,充满亲情和关爱,员工的压力自然会减少。”王璞的目标也得到员工的肯定。离职一年,又放弃五百强企业优厚待遇的合伙人刘庆已经回到北大纵横任职,他说起北大纵横就像说起自己的家,当被问到公司的优点时,他笑着说:“这里没有一层层的级别,大家像兄弟姐妹,而且对员工的去留都抱有宽容开明的心态。”

 

    在北大纵横有个特有的“挂职锻炼”的名目,专门设给想跳槽的员工。王璞相信“好散好聚”,爱护人才却不能阻止他们的发展,因此所有人离职都叫“挂职锻炼”,给员工留下回来的余地,不让他们走和回的时候有心理压力。经过一年,管理者们会再和离职的人聚餐聊天,如果有人愿意回来,便是“挂职锻炼结束”。

 

    刘庆就是这样又回到北大纵横,他“挂职锻炼”的一年中还常常怀念原来的氛围、环境和伙伴,而像他这样结束“挂职锻炼”的人在北大纵横亦不是少数。

 

百米速度万米心态

 

    在一次名为“青春与梦想”的论坛上,王璞在发言时劝导年轻人对于梦想要坚持要努力,但也要学会面对困难。他举了一个北大纵横员工的例子,因压力而想离职,又在自我调节后决定留下来。

 

    演讲结束后,王璞说:“下午收到她决定留下的短信,我真的很高兴。”这名员工叫朱蕊,在北大纵横已经工作四年多,她一直以优秀的业绩令公司深深赞赏,王璞口中总是称她为“非常优秀的员工”,但没想到几周前她有了辞职的念头。

 

    见到朱蕊时她正在忙碌而利索地处理事情,眼前的她眉清目秀,打扮的既干练又时尚,眼神中透着坚韧和自信,她把自己归为“完美主义者”,从普通员工升为部门主管后她就开始觉得自己要被“挤爆了”。“我那时真的太累了。”她这样说。


    “我家离公司很近,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有时周末我也会来公司看看,把同事做好的事情又重新看一遍,弄得自己很累,连做梦都是工作的事情。”朱蕊的业绩一直遥遥领先,也因此她总是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工作的事她样样都要亲历亲为。终于她对自己说:我要休息了。

 

    “王总当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为什么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呢?”朱蕊回想自己辞职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累就休假吧,你现在的情况需要做的是自我调节,没有人可以凡事都争第一。而且一个人的职业生涯也不是一个一个百米短跑,而是漫长的长跑,怎能用短跑的成绩衡量整场比赛呢?俗话说‘剩者为王’,笑到最后的人笑的最美。” 王璞谈心似的一番话令朱蕊突然明白了,况且她内心也舍不得这个“大家庭”。

 

    现在她已经收回了辞职的念头,并且一边继续投入工作一边慢慢调节内心的压力。“短时间内我不会有辞职的念头了。”说完,朱蕊甜甜的笑了。

 

    但是管理员工压力、留住优秀人才是一个长期的战斗,而越来越多的业务量和咨询行业日益激烈的竞争也时刻提醒王璞要不断升级对员工的管理。做老板要“宽容”,做员工要“坚持”,王璞相信双方面的努力使得压力得以平衡,“快(快乐)公司首先是‘慢公司’,慢慢地累积文化、绩效制度、组织结构、责任公示等等,这都要慢功夫。”他这样告诉自己,也告诉员工:“即使工作做得不如意也要理解,这就是人生,要学会平衡和调节,不变的是你要努力和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