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中国汽车:向左走向右走?
合伙人  文建波   《财会信报》   总第194期

 

    瓦格纳如坐针毡,近段时间业界关注的焦点,就是他掌管下的通用会不会破产。不过,瓦格纳应该不会感到孤独,因为与他一样愁云笼罩的,还有与通用一道陷入危机的“老伙伴”福特以及克莱斯勒。就在几天前,美国六大州州长联名致信财长保尔森以及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要求政府紧急救援汽车行业;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会见底特律汽车三巨头,寻求“确保美国汽车业生存能力”的途径;汽车行业也采取了一系列控制成本的自救措施。

 

    几大巨头的惨淡境遇,让世界汽车工业面临严峻考验,中国自然不能独善其身。纵观全局,我国汽车工业也到了一个拐点,最先遭遇困境的非自主品牌车企莫属。最近已有传言,某某出口导向的自主车企产品囤积,资金困难;某某集团轿车部门开始裁员……

 

    为了应对股市的跌跌不休,我国政府出台了“对储蓄存款利息所得税免征个人所得税”等多项政策;为了挽救面临崩盘的房市,政府出台了个人首次购房首付比例为20%及免征印花税等多项政策。但是,面对萎靡不振的中国汽车业,却未见政府部门有出台利好政策的迹象。

 

    危机之下,安有完卵?金融海啸带来的寒风究竟对汽车行业的影响程度有多深?品牌汽车尤其是中国汽车是否需要政府救市?他们会有怎样的未来?这些都成了大家关注的问题。

 

——直击现状——

 

市场愁云黯淡

 

    汽车企业近日纷纷宣布减产或阶段性停产。通用第三季度亏损高达42亿美元,共消耗69亿美元现金,如今现金流仅剩162亿美元。从通用汽车的财务情况看,除非得到政府救助,否则这一美国工业的标杆企业只能宣布破产。福特当季营业损失达29.8亿美元,消耗现金77亿美元,接近其现金总量的30%。德国高档汽车生产商戴姆勒公司计划停产一个月,应对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克莱斯勒也在加速消耗现金,并称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援助或无法实现重组,以现有现金水平克莱斯勒的运营将无法挺过2009年上半年。

 

    伴随着当今世界经济进入下行轨道,有“金砖四国”之称的中国汽车市场也在狂飙突进之时开始出现“疲态”中国汽车业连续数月车市低迷。作为中国车市的“晴雨表”,北京汽车销售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从奥运会开始,经销商的销售节节下滑。来自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8月,中国汽车销售同比下滑6.3%,为2005年2月以来首个负增长的月份。与7月相比,乘用车各品种8月产销更是大幅下降。9月乘用车共销售55.28万辆,环比增长22.49%,同比依旧下降了1.44%。9月底,一则明年京城汽车总量控制的传言让汽车销售快速回升。不过,政府部门的沉默、行业专家的争议让这一传言的刺激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北京东方基业这汽车交易市场,整体经销商的销售业务在10月份都有起色,但比预期相差甚远。只有一汽马自达和东风日产经销商每月的成交量能达到百辆以上,而其他店门可罗雀。在北京的中联汽车交易市场,空空荡荡的市场让经营者也很无奈。走进一家展厅里,几位经销商正在打牌。市场人员解释,现在除了个别店还能保持一定的销售量外,多数经销商的销售只能用个位数来统计。在需求剧减、汽车价格(福美来、海福星、海马3)进一步下滑的形势下,不仅经销商的日子被拽入了经济低迷的旋涡,汽车企业也很难交出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从今年的销量来看,中国市场的形势不容乐观。市场分析人士预测,进入下半年,国内车市形势依旧严峻,全球知名汽车行业咨询公司也发出了可怕预警:2009年中国乘用车需求仅会小幅增至588万辆,而受金融危机及经济下滑影响,全球汽车市场或在2009年经历“崩盘”。

 

厂家资金断链

 

    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董事长凌玉章认为,最近金融危机对中国的车市各个方面都会有影响,比如购买力,消费能力,配套体系,市场可能会出现危机。不过,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文建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欧美国家汽车企业,此次危机对中国车企的影响稍小。尽管这几天看到欧美巨头,如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都出现了资金链危机。最近业界又开始盛传中国汽车企业裁员、减产的消息,尽管多数企业并未明确表态,但种种迹象表明,保护经销商、调节供需已成为汽车制造业正在考虑的大事。

 

    有业界专家表示,中国的汽车市场和国外相比有自己的特殊性。在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因为资讯很发达,对金融危机的反应是很强烈的,但是在那些二三级城市,就更滞后了,不少人还在忙着买车,没有说经济危机来了,赶快捂紧钱袋,看一看再说。因为中国买汽车的这部分消费者特别是买经济车的消费者通常都是量入为出的,没有钱是轻易不会去借贷来买车。金融危机对整个消费肯定会有影响,但是至于会产生多大的影响,现在还不明朗,但是从目前的反映来说,整个市场上的反映是滞后的,特别在一些二三级城市。

 

    但是,在消费信心低迷的形势下,不少地方都开始降价销售。比如,烟台车市在冷清了数月后,本月起,各家均或明或暗地举起价格牌,试图在年底购车高峰来临之前开始绝地反击,降幅最大的达到4万元。长安铃木代理的新羚羊、雨燕、天雨全线降价,紧接着东风标致数十辆307和206售价直降2.8万、2.08万。同期降价的还有雅力士优惠幅度达1万元,思域全系优惠2万,一汽大众全系最高让利3万元。别克君威的售价从前期的21.68万元降至目前的17.68万元,直降4万元,创了今年车行最大降幅。对降价行为,多数经销商解释一方面经销商为冲量发动了降价潮;另一方面是一些汽车厂家为消化库存。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汽车生产厂家的肯定。金融风暴大背景下,各汽车厂家的资金链都存在一定问题,如何缩短资金流通时间,是各汽车厂家迫切解决的问题,从而触动厂家动用“降价促量”的策略。今年全国轿车新增库存量在11万辆左右,这还不包括经销商的库存量。库存压力给厂家资金链造成了巨大负担,因此,收回资金,应是各厂家在年前要做的主要工作。据多家经销商透露,目前普遍的降价厂家是主要推动力量。

 

    2004年时,中国发布的汽车产业政策规定,到2010年中国汽车产业要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而且这一目标已经提前实现;此外,汽车是产业链条比较长的产业,对国民经济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带动作用;今年中国汽车业还要实现1000万辆销售目标的大跨越,但目前这一目标已经被调低至950万辆;就像经济危机让一批中小企业倒下一样,汽车业也已出现经销商倒闭事件……眼见就要冲过千万大关的中国车市,不仅在城门口功亏一溃,在全球金融危机的牵连下,不说是将会出现欧美市场上那样动辄就百分之二、三十的市场下滑,导致今天要减产,明天要裁员的局面,作为业已成为全球汽车市场的重要成员,与当前的季节一样,中国车市准备过冬已是在所难免之事。

 

    然而,真实的情况也许更加糟糕,李书福表示,针对海外的出口从10月份开始发生骤降。北汽控股董事长徐和谊也表示,北汽集团的产量将从100万下调至80万辆。

 

——深入剖析——

 

车市救还是不救

 

    中国车市的健康发展,并不只是关系到有多少人可以买车、用车的问题,因为汽车产业的发展对于新能源、新技术、对于由汽车零部件所带动起来的新兴产业集群的发展,对现在和将来很长一个历史时期中,对整个国民经济的极大促进作用将会是不可等闲视之的。

 

    正因为如此,有人认为,在当前面对金融危机的救市声浪中,特别是在对房市已有降低首付款比例、政府补贴、税收减免、落户优惠、贷款优惠等一系列的措施出台的情况下,对于拉动整个GDP和促进内销的另一巨大消费市场来说,面对国内车市的下滑情况有关方面大概也不能坐视不管。专家表示,对于中国的车市来说,虽然调整之势在所难免,但是真要出现从八、九百万辆的产销量一正子掉到四、五百万辆的产销量那样的大雪崩,在当前方兴未艾的整体消费惯性的驱使之下暂是不可能的。可如果车市一旦真的像房市那样随着信心的崩溃而大面积下滑,那么对整个中国经济的GDP增长,对整个的国内消费市场来说,对内需的大幅度减少所造成的其负面影响,也不会比房市弱多少

 

    问题在于,虽然房市与车市这两市对当前的经济形势影响重大,但是因为其在国民经济中所扮演的具体角色,以及所牵涉到的各方面利益不同,所以其救市的积极性和措施力度也俨然不同。不久前作家古清生就曾经撰文,认为先救房市后救车市,甚至于只救房市不救车市之举措真可谓是南辕北辙。一针见血地指出虽然房市、车市都是“市”,但是两者的产业结构是完全不同的,因此救车与救房从主观愿望到实际效果都会有所不同。

 

    因为车市的情况还远尚未到声明要救市的地步,对于车市的关注,就远没有那么多了。其实车市与房市一样有着诸多的泡沫要挤,但是车市与房市之最重要的区别在于车市的繁荣不仅是多挣几个钱的问题,而车市的发展,特别是自主品牌车企的发展,所拉动的是基础工业、材料工业、机电产品、高科技产业、基础与高端人才队伍建设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中国的汽车产业发展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是发展到了今天的这个份上,已经到了不能轻易收手,甚至于只有冲关而过的华山一条路,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又与应有的发展失之交臂的话,作为产业大国的中国要想把汽车工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前景可能将会令人担忧。于是对于业已到了必需大力提升和加予稳固阶段的中国汽车业,在金融危机面前进行呵护将是一种长期战略层面的所为。

 

    现在的问题在于,政府要不要在金融危机的面前拿出对我国汽车工业发展的积极推进措施,再者是怎么样制定出对我国汽车工业在当前金融危机形势下切实可行的保护措施。文建波认为,过去以来,政府对汽车工业的扶持力度还不够大。汽车产业作为一个国家的支持产业,政府应该采取更多措施帮助中国汽车企业做大做强。

 

    在这次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每个国家都在采取措施保护自己。最近俄罗斯汽车出来很大的政策,SKD要增加关税,每台车身要增加关税5000欧元,他的目的也是保护他自己,每个国家都会保护自己的内需。出口的问题我们尽量要对外国的限制政策上要避开。但是出口紧的国家也鼓励增加退税。车市量的影响比较大,带动的内需也比较大,国家也会保护,这个地方也要努力,增加一些车市的政策。这很有必要。

 

——前景预测——

 

前程是鲜花还是荆棘

 

    虽然中国汽车也需要在危机中自我调整,但是目前低迷的车市对于政府的各项可能调节手段的期盼也越来越强烈。要救车市不是没有可能,比如燃油税改革、直接出台针对汽车厂商的有利宏观政策、以实际行动给车主“松绑”等,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副司长陈建国已经表态,政府正在考虑出台救市政策的可能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清泰在第六届中国汽车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汽车消费对基础设施、能源价格、保险、税费等环境条件有很强的依赖。这就为政府通过创造或者改变汽车消费条件,改变汽车消费行为创造了条件。”他认为汽车消费政策是整个汽车产业和居民汽车消费的牛鼻子。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最终取决于今年的汽车消费方式和消费行为。另一方面,汽车消费涉及能源、环境、安全等等。政府可以综合考虑资源环境因素,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制订并实施汽车消费政策。居民依据消费政策形成的消费环境,自主决定汽车消费和消费模式。政府不断观察汽车消费的可持续性,必要时调整消费政策,改变消费环境,很多市场失灵的领域,政府可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陈清泰表示,国家应该尽快出台燃油调节税,没有燃油调节税,政府缺少适当调节燃油价格的工具。在调节手段缺失的情况下,政府就不得不直接干预燃油的价格。目前,国际油价已经从147美元/桶的高位跌至60美元/桶附近,但国内成品油价格仍如磐石一块,市场在燃油价格调节失灵的情况下,国家出台燃油税成为关键。事实上,通过税收来调节汽车消费,促进汽车产业结构的工作一直在进行当中。今年4月颁布的新消费税方案,将乘用车消费设立了从3%~20%不等的消费税额,根据排量而次第增加,这一设置被认为是国家鼓励各家车企开发小型、节能车辆的一个政策信号;同时也可以针对居民消费进行有力调节。

 

    但对于政府的救市举措,上述两人均表示希望出台更加有利于汽车产业发展的国家标准。就目前市场的状况来看,政府可以通过订立标准的方式,让各家车企的竞争更加有序。例如在目前的油品质量下,让车企研发符合国Ⅳ标准的汽车产品,无疑将极大增加车企成本。

 

    李书福表示“我国关于排放的标准完全参照欧洲,这样做不符合中国的实际状况。”至于讨论十载未能通过的燃油税,李书福认为此前过低的油价和相对国外较高的车价,已经天然地将汽车消费者引向“大车”、“豪车”,而作为调节油品价格的燃油税如果能早日出台,不仅消费者在购车时会考虑油费问题,车企在研发时也会从经济性的角度出发。

 

    对于政府构建市场秩序的话题,徐和谊也表示,针对时下比较流行的新能源车概念,发达国家已经出台了政府补贴措施,包括丰田普锐斯能获得美国政府每辆车3000~5000美元不等的税收补贴,而通用汽车的Volt电动车将会获得每辆7500美元的补贴。而中国市场,目前混合动力车型的价格仍旧比同档次汽车高三分之一左右的价格,这让老百姓普遍缺少购买混合动力汽车的动力。希望政府尽快出台一系列针对消费者和厂商的鼓励政策。这样才能对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起到更好的引导和促进作用。

 

    金融危机之下,整个经济形势不是很好,所有的汽车企业都面临着挑战。文建波认为,汽车行业的兴衰与整个国家的宏观经济有密切联系。他个人还是比较看好明年中国经济增长的。不过,明年汽车企业要想大有发展,需要房市和股市的利好支持。首先,政府要保障广大百姓的基本住房问题,大大降低住房成本,有了房子,再买车子,是很多老百姓的梦想,如果房子都买不起,怎么买车子呢?再者,随着明年股市大小非解禁,反弹压力减小,明年股市应该会比现在要好。房子有了,股票赚钱了,老百姓自然能有钱买车了,车企自然能持续增长了。另外,政府应该鼓励中国汽车企业走出国门,收购境外优质资产,在资金上给予支持,尤其是零配件企业,中国还很落后,而现在售后服务的利润已经成为世界汽车巨头们主要利润增长点,还是停留于整车生产上。

 

——专家观点——

 

    福建汽车工业集团董事长凌玉章:希望出台的车市政策包括很多。我们汽车产业的利不多,但是税交了很多。我们肯定要满足消费者的要求,但是苦了自己。交的税一分钱都不少,消费者的要求一点也不能含糊。车这方面的环境和政策要调整的话,对车市的发展更有利。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文建波:此次危机对中国汽车工业来说其实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我们可以利用手里宝贵的资金,去扩张壮大自己,可以把平时很难买到的技术、车型等买过来。但不要盲目兼并,兼并风险会很大,因为欧美国家汽车工业发展较成熟,负担也很中,如果兼并,至少面临其数以万计员工的待遇问题。

 

    奇瑞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郑兆瑞:有信心提升市场份额。我们认为中国的汽车市场,在明年应该也还呈现一个平稳发展的态势——不会说突飞猛进,20%到30%的增长,也不会说50%、30%的衰退。我们认为还是很平稳的增长。我们奇瑞利用自己管理的手段,利用自己的战略调整,能够有信心在现在所有的市场当中争夺更多的市场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