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全球生物柴油发展对油料及农产品价格的影响
合伙人  崔  凯   《饲料广角》   200810 总第295期

   

     2002年以来,以生物柴油为主的世界工业用植物油消费量年均增长22.1%,其中,2006/07年度消费量占到了世界植物油总产量的12.7%。生物柴油的迅猛发展直接引发了全球油料的大幅飙升,农产品联动上扬。未来全球生物柴油发展趋势及对油料和农产品价格影响几何?下面笔者做一简单分析。

 

    1 生物柴油“三巨头”鼎立形成

 

    1.1 欧盟生物柴油行业在迅速扩张

 

    欧盟国家是发展生物柴油产业的主力军。二氧化碳减排压力、能源短缺是欧盟国家发展生物柴油的主要原因,油料作物较丰富是发展生物柴油的基础保障。生产原料主要是菜籽油,2007年生物柴油总产能为1 029万t,产量为610万t,分别较2006年增长422万t和121万t,增幅分别为69%和25%。预计2008年产量可望达到1 100万t。

 

    1.2 美国

    根据美国生物柴油局统计,2007年6月美国已经建成的生物柴油工厂数量为148家,总产能达到13.9亿加仑/年。2007年美国生物柴油产量为3.82亿加仑(折合127万t),生产原料主要以大豆油为主(85%)。TYSON等公司已经开始尝试利用动物油脂为原料生产生物柴油。

 

    1.3 巴西

    巴西以大豆油和蓖麻油为主要原料生产生物柴油,大部分集中于中西部的大豆主产区。2007年,巴西生物柴油产量约为20万t。

 

    2 相关扶持政策

    2.1 美国《能源法案》规定,2009年的生物柴油使用量必须达到5亿加仑(折合160万t),2012年必须达到10亿加仑(折合320万t)。这一规定意味着2009年的动植物油脂需求量势必达到37.5亿lb(折合170万t)左右,2012年的需求量势必达到75亿lb(折合340万t)。

 

    2.2 欧盟规定到2010年生物燃料在柴油和汽油中的掺混比例要达到5.75%,这将每年带来约1500万t的需求,而目前的规模仅为600万~800万t。其中主要是生物柴油。以德国为例:一是税收政策,德对燃料征收较高的矿物油税,每升汽油的矿物油税高达65.4欧分,每升柴油的矿物油税为47欧分。为鼓励人们使用生物燃料,德对生物动力燃料免征矿物油税,该优惠措施将持续至2009年;二是配额政策,2006年8月,政府批准了一项立法,要求从2007年1月起,生物燃料必须占到柴油销售的4.4%以及汽油销售的2%,从2010年开始,生物燃料在汽油中的添加比例将增至3%。2009年生物燃料的掺混比例达到5.7%,到2010年至少达到6%;三是进口关税政策,德对国外进口的生物燃料征收进口关税,使巴西等国低廉的生物燃料难以进入德国市场;四是投资补偿政策,对使用生物燃料进行发电的设备进行投资补偿;五是限制政策,规定主要交通要道只允许销售生物燃料。

 

    2.3 巴西《生物柴油法》规定,2008年,巴西的柴油必须含有2%生物柴油,需求量达到8.4亿L(折合70万t)。到2013年,巴西所有车用柴油必须含有5%的生物柴油,需求量可望达到20亿L(折合168万t)。

 

    2.4 加拿大规定到2010年,生物柴油使用量需占柴油总量的5%,以菜籽油为主要原料。

 

    2.5 乌克兰计划在2010年将油菜面积扩大到整个耕地面积的10%,拟将油料作物的75%用于生产生物柴油。

 

    2.6 东南亚生物柴油崛起

 

    东南亚正在崛起成为一个主要的生物柴油生产基地,到2010年,亚洲有望超过北美、中欧和东欧,成为仅次于西欧的世界第2大生物柴油生产地区。棕桐油是东南亚最丰富的自然资源之一,将成为该地区发展生物柴油工业的主要原料。

 

    2.6.1 东南亚生物柴油工业发展最快的是马来西亚,然后是泰国和印尼,马来西亚和印尼的粗棕榈油合计产量大约占到全球产量的85%。2007年马来西亚生物柴油出口总量为9.5万t,2006年的出口量为4.8万t。2008年第一季度马来西亚出口量同比增长34%。

 

    2.6.2 2008年,芬兰纳斯特石油公司(NesteOil)在新加坡开始投建全球最大的生物柴油工厂,有望2010年投产。NesteOil将在该项目上投资5.5亿欧元,主要以马来西亚的毛棕榈油为原料。建成后,该厂年产能在80万t。将主要售往欧洲和美国西部沿海。

 

    2.6.3 2006年我国食用油徘徊在7 500~8 500元/t的区间。随着需求的提升,食用油价格有望继续坚挺走高。

 

    3 2008/09生物柴油规模猛增

 

    作为主要的生物柴油使用国和地区,巴西、美国和欧盟的用量将从2007/08年度的850万t增至2008/09年度的1 250万t。考虑到其他国家推广使用生物柴油,2008/09全球生物柴油用量将达到1 350万t,其中新增用量将达到550万t。按照90%转换率折算,消耗植物油1 500万t,其中新增消耗600万t。按照2008/09年度主产国的植物油产量为7 790万t计算,其中生物柴油消耗比例为19.2%。这无疑将对全球油料市场产生新的冲击。

 

    4 全球生物能源快速发展对农产品价格的影响

 

    4.1 美国生物能源扩张将加速全球粮食供需紧张态势

    美国生物燃料工业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未来生物柴油产能有望超过欧盟位居世界首位。根据美国生物柴油局统计,截至2007年6月,美国已经建成的生物柴油工厂数量为148家,总产能达到约463万t/年,另外还有96家工厂在建,5家工厂扩充产能,全部建成投产后,美国生物柴油产能将达到约1 093万t/年。除生物柴油产量迅速扩张之外,美国燃料乙醇产量也迅速增长,玉米需求大幅增加,对农产品价格拉动作用更加明显。2007/08年度美国燃料乙醇产量预计将达到88亿加仑,约2 932万t,对玉米的需求量约占当年度产量的24.3%。到2017年,欧美将替代性燃料的用量提高到1.17亿t,美国规划提出,2020年燃料乙醇的使用量要达到360亿加仑,约合1.2亿t,是目前燃料乙醇产量的4~5倍。

 

    4.2 欧美生物能源行业大致需要占用世界耕地面积的1.2%

    按照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推算,2007/08年度美国以豆油为原料生产的生物柴油产量为5.15亿加仑,需要豆油的数量为172万t,折合大豆896万t,大致需要325万hm2的耕地。2007/08年度美国以玉米为原料的乙醇产量为88亿加仑,消耗玉米的数量为813万t,大致需要930万hm2的耕地。2007/08年度美国燃料乙醇及生物柴油需要的耕地数量合计为3 100万英亩,折合1255万hm2,约占美国耕地面积的6.5%。按照美国农业部发布的数据,2007年欧盟生物柴油产量为610万t。按此测算,2007年欧盟生物柴油生产需要的菜籽数量为1 525万t,需要耕地1 285万英亩,折合520万hm2。综合上述数据,要满足美国与欧盟生物燃料生产,需要拿出的耕地面积合计为1 775万hm2,约占世界耕地总面积的1.16%。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测算仅仅是美国与欧盟生物柴油对耕地的需求,如果考虑到其他国家生物燃料产业需要的耕地数量,其对耕地的需求数量将会更多。

 

    4.3 短期内世界耕地面积增幅落后于需求增长

    目前,除巴西耕地面积有较大增长潜力之外,世界其他农业生产大国,如美国、阿根廷的耕地面积增长潜力较为有限,中国耕地面积继续扩大的可能性很小。根据FAO统计数据,1998-2003年世界耕地面积年均增长幅度仅有0.13%,这一幅度明显低于美国及欧盟生物燃料额外占用全球耕地1.16%的测算值。如果全球耕地面积仍按0.13%的速度增长,8年之内世界耕地面积的新增数量无法满足生物能源对耕地的新增需求。

 

    4.4 农作物单产趋升对耕地紧张起到缓解作用

    除依靠耕地面积的增加缓和不断增长的农产品需求之外,农作物单产水平的提高也是一个重要途径。过去40年,全球农作物单产呈现逐步上升态势,虽然在此期间受天气因素影响,部分年份单产波动幅度较大,但稳步上升的趋势目前仍未改变。以大豆和玉米为例,1964/65年度全球大豆和玉米平均单产分别为1.14t/hm2和2.03t/hm2,到2006/07年度,两者单产分别达到2.51t/hm2和4.72t/hm2,年均增长幅度分别达到2.86%和3.16%。随着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及农业生产技术的提高,未来农产品单产仍将继续上升。理论分析,农产品单产每提高1%,相当于耕地面积增加了1%。2007/08年度生物柴油对大豆耕地的额外需求是325万英亩,约占全球大豆种植面积的3.5%,燃料乙醇大致需要930万hm2的耕地,约占全球玉米种植面积的6.0%。欧盟生物柴油生产需要的耕地面积大致为520hm2,约占全球油菜籽种植面积的10.2%。将上述数据进行对比,可以发现大豆及玉米单产年均2.86%和3.16%的增长幅度仍然不足以弥补生物燃料行业对耕地的额外占用。但农作物单产虽总体呈现增长趋势,但由于单产并不稳定,很容易受恶劣天气的影响出现明显下降。如果未来某一年份大豆或玉米单产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国际市场价格必将出现迅猛的上涨。在生物燃料行业对耕地额外占用的情况下,单产变化对农产品价格的影响程度将会高于历史任何时期。从目前的情况看,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局部地区出现极端天气的概率明显加大。

 

    结束语

    在20世纪80年代,玉米、大豆、油菜等谷物还只是简单的作物品种与食品原料。而今天,全球生物能源与生物化工产业的迅速崛起给农产品的功能带来革命性的颠覆。田园牧歌消逝的时代,也是工业化时代到来的时候。

 

    玉米、甘蔗、大豆、石油等过去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已被拴到了一辆产业战车上。各种战略资源之间隐含着农产品贸易平衡、全球农产品期货、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国家政治等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我们应该了解人民币升值、银行加息、油价波动、贸易壁垒、期货贸易、产业整合等问题背后的机遇与挑战,需要分析发达国家农业的发展历程,需要借鉴嘉吉、泰森等国际集团的发展扩张模式,需要用全新的战略眼光来对中国农业加以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