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资不抵债,破产或成三鹿最后选择
合伙人  崔  凯   《第一财经日报》   20081224

 

  三元集团人士称,最近将公布重组三鹿进展情况

 

边长勇 惠正一

 

  三鹿奶粉或最终走向破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三鹿破产正在走程序。”但并没有明确破产时间。尽管最初不愿破产,但巨额债务使得破产成为最优选择之一。

 

  据公开消息,近日多家三鹿经销商都接到了三鹿即将破产的通知。三鹿经销商兰州兴升源商贸公司喇先生告诉本报记者:“我们在几天前接到了通知。”三鹿北京总代理公司常务副总姚文华也对本报记者说:“工作人员暗示我们破产已成定局。”

 

  不过,三鹿在上海的一家经销商表示,尚未获知该消息。三鹿的外资股东恒天然昨天书面回复本报称,目前没有得到有关三鹿破产的消息,不便对市场推测进行评论。

 

  银行申请三鹿破产

 

  一位接近三鹿的人士指出,三鹿债权银行已经向相关破产法院提出了破产申请,法院何时正式宣布破产事宜尚不清楚。这位人士指出:“三鹿已经资不抵债,破产清算是必然的选择。”这意味着后续关于三鹿资产的收购,将在法院介入的情况下进行。

 

  昨天本报记者致电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刘庭长,她未作正式回应。

 

  一直关注此事的张元欣律师对本报记者说,银行要求三鹿破产是明智之举,“破产能较彻底地从法律上解决相关关系。”

 

  按照相关法律,债权人向法院申请破产后,法院将召集相关人等进行协商,看能否达成和解协议,如不能,则将发布公告,召集债权人申报债权。职工工资和税务等将优先赔偿,之后才能清偿债务。侵权负债和合同负债并没有优先顺序,这意味着消费者和银行、经销商等处在同一起跑线。北京泰泽律师事务所吴相鼎告诉记者,这种情况下将“按照比例进行清偿”。

 

  广东奶协副理事长王丁棉对本报记者表示,破产对债权人有一个好的交代,也能让接盘三鹿的企业没有后顾之忧,还能较好地解决三鹿与恒天然的关系。如果不破产,在处理三鹿问题上,必须时刻考虑第二大股东恒天然的意见。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崔凯对本报记者说,三鹿破产后,将从收购股权变为收购资产,“这样对于有意接盘的三元集团而言,可以规避风险。”

 

  分析人士认为,三鹿的破产将加速三元的接盘进程。

 

  据新华社11月消息,三元重组相关方案已经上报国家有关部门。三鹿内部人士透露,此前并购呼声最高的三元,正通过租赁生产的形式逐步恢复三鹿的资产。“三元在通过三鹿的渠道部分恢复收奶后,通过委托加工的形式启动了三鹿乳品二厂的部分生产。”不过该人士指出,恢复生产的量依旧很小。

 

  昨天,本报记者致电三元人士,对方称最近重组将有进展公布,但三鹿破产还要走程序。

 

  三鹿身后事

 

  三鹿破产的消息让部分经销商开始担忧自己的损失。

 

  姚文华对本报记者表示,作为代理商,其垫付大量资金回收奶粉,但只得到三鹿部分补偿,同时其还是三鹿的供货商,“现在三鹿欠我们大约700万元。”“为召回奶粉,我们卖了一套房五辆车,并进行了集资。”姚文华聘请的律师吴相鼎表示,如果三鹿破产,预计将只能得到部分补偿。目前已有为数不少的经销商来到三鹿总部所在的石家庄市。

 

  上述上海经销商也对本报记者表示,之前垫付的回收奶粉的款项和相关货款,都没有拿到。“他们(三鹿)说会给钱,但是并没有承诺具体时间。到现在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拿到,只能等待。”眼下,这位经销商寄希望于未来三元在扩大市场时能收编三鹿的渠道。

 

  据崔凯分析,三鹿此前的主要价值是市场份额、奶源,以及骨干团队,然后才是设备和工厂。而前三者是在三鹿正常运营状况下所占有的资源,一旦三鹿破产,情况将不受三鹿控制,以管理团队为例,“不少骨干人员已经投奔竞争对手。”(《第一财经日报》  边长勇 惠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