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悬崖边的舞蹈中西部外贸企业面对非常时期
执行董事  陈  江   《国际商报》   20090227
 
    在中国外贸军团中,缺少“地利”基因的中西部外贸企业一直是一群特殊的群体。

     虽然近年来国家频频出台政策希望引导我国的加工制造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从而带动外贸结构的整体调整,但突如其来的全球金融海啸和经济衰退给他们造成的痛苦几乎是灾难性的,本来相较沿海企业就不多的订单大幅缩水,营销渠道也遭遇沿海企业更强力的阻击。

     海关统计显示,今年1月份,地处沿海的广东、江苏、上海等排名前7位的省市进出口值合计已占同期全国进出口总值的82.8%。

危机中,中西部外贸企业会不会被甩得更远?

       一个“撑”字和记者约定的采访时间是2月21日。在这个大多数人都在休息的星期六早上9点,重庆超亿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德凡已经和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订单的大幅缩水、即将启动的裁员计划、企业下一步的谋生出路……许多等待处理的棘手问题都让这位女企业家不可能安心休息。

   她告诉记者,今年1月份以来,企业的订单减少量达到了60%左右,本身已是微利的价格却又被进口商压低了14%,已经没有利润可言。在这之前的几个月,企业已经处在不饱和生产的状态了。而由于费用是固定的,所以如果产量低则单件产品成本就越高,企业现在是吃老本,所收加工费还不够发工资,裁员也是无奈之举。

     王德凡说,之所以去年年底没有裁员,其实也是想观望一下春节后的情况,但现在看却越来越糟糕。她表示按照现在订单情况,保证留下来的员工生产大约可以维持到5、6月份,7月份过后会开始着手准备羽绒服加工。

     问到下一步企业有何打算,她坦言现在也唯有观望金融风暴下一步的走势,如果继续恶化则前景很难预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撑’下去了。”

     重庆海关的统计从数据上反应了和王德凡一样的企业家们的困境:今年开年以来,重庆市外贸进出口进一步受累于全球金融危机,呈现下降态势。1月份重庆市外贸进出口总值5.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2%,其中,出口3.2亿美元,下降23.7%;进口1.9亿美元,下降42.9%。

     这个数字也正是整个中西部省份外经贸数据的一个缩影。根据各地海关统计,河南省1月进出口同比下降了30.9%,湖北省下降了21.9%,安徽省下降了29.7%,陕西省下降了14.1%,江西省下降了10.8%。而海内外分析人士更普遍断言,中国外贸在一段时间内仍然会继续疲弱态势。

     悬崖边的舞蹈面对中西部外贸企业的艰难处境,专家给出的意见是:光靠“撑”肯定是不行的,与其“等”死,不如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再苦再难,企业也要走上转型升级之路。

     北大纵横咨询有限公司合伙人陈江认为,此次金融危机不是一次简单的经济波动,而是一次世界范围内的经济结构化调整,调整可能体现在产品种类和价值链分配上。“可以断言的是,危机过后市场再也不会回到危机前的状态了。”

     他给中西部地区的外贸企业指出两条路:一条是渠道,一条是品牌,而这两者又是有机集合,不能人为分离的。

     陈江表示,渠道分外销和内销两种。在外销层面上,目前中西部外贸企业大多依靠的是来自东部沿海的外贸公司的加工订单,而要想突围,则只有勇敢地向前一步,自己去广泛接触外销渠道。

     在内销层面上,陈江坦承,外贸企业转内销之路非常艰难,“死亡率”高,投入大,竞争激烈。王德凡从一个企业家的角度也得到了和陈江几乎一样的结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就表示,企业本来也想走内销思路,但苦于一直做外贸,没有国内营销网络。况且现在不是企业准备好了要主动转型,而是“逼上梁山”,在做品牌研发上没有很强实力的情况下,盲目运作可能结果更糟。

     陈江说,其实外贸加工企业转内销有很多成功的例子,如361°、安踏等等。但这些外贸加工企业成功转型树立起自己的品牌,都是有一定的实力积累,而且是外单内单共同养起来的,因此想成功复制他们的案例却并非易事,尤其对小企业而言更是如此。因为像这种企业,光它的供应商就有几百家,每一家供应商的规模甚至就可能和中西部地区的单个企业一样。在大量的财力和人力投入需要面前,自己做产品这条路对中西部企业来言可行度不是很高。

     不过,陈江也指出,国内还有一部份企业选择代理国外品牌,在国内生产销售。这对中西部企业而言倒不妨一试,但关键是要找一个好“东家”。他提醒中西部外贸企业,找“东家”的这个过程其实也是一种工业营销,靠质量,靠研发能力,靠快速转化能力,把自己的生产能力营销出去。

     总之,陈江的建议是,既然中西部企业可能会在转型实力上面临很大困难,就要更高地要求自己,在包括产品质量的提升、成本的控制和管理等方面下大力气,同时更要搞好自己的营销,毕竟“酒香也要靠吆喝”。

     而对于目前的就业和裁员的难题,专家表示,这是经济转型中必经的阶段和需要付出的代价,政府可以出台政策引导和帮助农民工就业,但对于企业因为经济状况不好而正常的裁员则不应过多干预。但从企业管理角度来讲,应尽可能保留对企业将来发展有用的人才,例如研发和技术等职位的员工,储备力量,以图后续。

     陈江最后表示,此次危机是经济正常调整的“季节轮回”,不要太过紧张,之前可能企业一直身处“暖冬”,所以没有太大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其实也是企业在下一次经济大发展前的一个机会。当日子好过的时候,大家都忙着挣钱,很难有时间沉淀下来思考问题。现在正是企业需要认真思考的时候,能否在规模和定位上找准自己的差异化优势,将决定企业能否熬过严寒,“剩者为王”。

本报记者 刘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