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纺企"过年"还是"过关"?
执行董事  陈  江   《国际商报》   20090213
 
    春节长假后,2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纺织工业调整振兴规划。会议认为,“纺织工业是我国国民经济传统支柱产业和重要的民生产业,也是国际竞争优势明显的产业”。会议决定加大财税支持力度,将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由14%提高至15%。

     春节长假前,1月21日,商务部外贸司负责人就2009年纺织品问题答记者问时指出,“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纺织业与主要贸易伙伴的纺织业界在发展过程中可以优势互补、相互依存。”自2009年1月1日起,我国不再对输美、输欧纺织品实行纺织品出口许可证管理后,“双边纺织品贸易将会平稳、健康发展。”

     不过,这位负责人同时预测,“从当前经济发展形势看,受劳动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主要进口市场消费需求减弱等因素影响,预计2009年中国纺织品整体出口增速将继续放缓。”

     面对种种新情况、新变局,中国纺织业无疑是牛年开春最受关注的产业之一。

     2009年1月1日起,我国不再对输美、输欧纺织品实行纺织品出口许可证管理;自2008年以来,为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我国两次提高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今年2月新的纺织工业调整振兴规划又再次提高退税幅度一个百分点。“后配额时代”与“出口退税上调”对中国纺织业而言无疑都是利好。
 
     特别是配额的取消,成为许多纺织企业心目中的“救命符”。上海申达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姚希毅用“日思夜想”来描述心情。他说,以前接待美国客户时心里总发虚,配额就像一堵墙,实质性谈判往往望“墙”却步。为了在“后配额时代”抢占先机,申达早在两年前就有意识地培养欧美大客户。

     一些私营服装老板更是乐开了花,“过去我们或靠网上申购高价买配额,或看外贸公司脸色搞转手,如今条条大路通罗马!”上海太普适达服饰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信心十足。

     问题是,在当前国际金融市场急剧动荡,世界经济增长明显放缓,国际经济环境中不稳定因素明显增多的情势下,“后配额时代”与“出口退税上调”是否可以就此顺利解决我国纺织企业发展、纺织品出口的问题?还有什么等在前面?

贸易壁垒会接踵而至吗?

     毫无疑问,取消纺织品配额,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包括纺织品的主要进口国欧美发达国家;纺织品的出口强国中国、印度等;以及依靠配额出口纺织品的国家,如孟加拉国、柬埔寨等。事关各方为了自身利益,也将不可避免地展开一场激烈的竞争,中国纺织品很可能面对其他贸易保护主义的限制。

     诸多迹象也已证实了这一可能。事实上,早在2008年年中,包括美国、柬埔寨、肯尼亚等17个国家的纺织服装组织就联合致函美国国会领导人,希望其支持在配额制度到期后继续对中国的纺织品出口施行监控。这17国纺织服装组织自称代表非洲、亚洲、南美洲和北美洲100多万纺织服装工人,认为中国纺织服装输美配额取消后将威胁其国内纺织服装工人的生计。2008年10月,当时的美国贸易代表施瓦布也曾表示,美国已敦促中国取消对纺织业的某些政府补贴,否则可能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诉讼。

     黑云压城。以美欧惯常在贸易竞争领域的运作模式来看,以欧美经济衰退带来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环境来看,在未来几年内,反倾销、反补贴措施恐将成为我国纺织品需要面对的最大贸易壁垒。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从2006年起到2008年7月,全球对中国纺织品发起反倾销、特保等贸易救济措施共18起,涉及金额5.4亿美元,在中国年上千亿美元的出口额里暂时只占到极少比例,受影响不大。但未来,这个数据可能将被频频改写。专家指出,由于纺织企业在反倾销领域还相对缺乏应对经验。他们建议,纺织企业要留意哪些容易引发贸易摩擦的领域并适当进行规避,企业平时要整理好出口和内销的销售记录,以防万一遭遇反倾销时可以及时填写调查问卷进行应诉。

利润和价格会“跌跌”不休吗?

     利润无疑是行业发展的关键,这也是纺企期盼出口退税上调的主要原因。有分析认为,2008年全年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达到1847亿美元,其中一般贸易方式出口总额达到1300亿美元左右。若出口退税率每上调2个百分点,则纺织行业利润总额将增加26亿美元,按照6.8的人民币汇率折算,企业利润将增加176.9亿人民币。不考虑其他变动因素,在企业实行25%所得税情况下,因出口退税调整将让纺织全行业增加约132.29亿元的净利润,这占到2007年纺织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的11.4%左右。

     但也有分析表示,出口退税上调的作用有限。中金公司就认为,虽然1个百分点的出口退税上调对企业业绩的静态拉动在2%左右,但在目前经济形势下,企业很有可能依托由此带来的成本下降而降低出口价格。如果是这样,真正拿到政府补贴的却是国外进口商。国金证券分析师张斌也认为,外商将根据新的退税率降低报价,从而获得退税率提高的大部分利益。同时,退税金额返还到企业至少半年,提高退税率在一定程度上反而减少了企业现金流。

     此外,后配额时代也引发了出口价格无序竞争的疑虑。数据显示,2002年中国取消配额的纺织品出口数量增长了3倍,价格却下降了一半。在这一半的降价中,只有30%属于配额费取消带来的正常让利,其余都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价格恶性竞争。这一切会重演吗?疑虑并非空穴来风。调查显示,在浙江传统的纺织大市绍兴,众多企业采取了不同方式面对“后配额时代”的来临。其中一部分企业仍然表示,将继续坚持“价格战”,“通过薄利多销的手段在竞争中保持不败。”

     为此,商务部对外贸易司有关负责人要求有关行业商协会要充分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积极开展自律互律等行业协调工作,主动维持出口秩序,维护我国纺织品出口的稳定、可持续发展。

     北大纵横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陈江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个时候企业尤其要“耐下性子”,度过“早春”的寒冷。他说,“后配额时代”企业竞相压价,必然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这跟中国纺织行业长期以来的格局有关,品牌缺失、不成规模是纺企最大的硬伤。他建议企业要主动做品牌,增强研发能力,保护自己品牌的差异化,找准在市场中的定位,并增强与客户需求之间的紧密关联,例如研发高档面料,同时利用机会承接国外先进技术转移。陈江说:“中国纺织企业必须认真反省,尽快走出‘自相残杀’的低价竞争模式,用国际通行的贸易方式去寻求利润。”

取消配额就是最终解决之道吗?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姜哲并不讳言,我国纺织服装出口面临的突出问题主要是:企业群体迅速膨胀,内部恶性竞争激烈;企业新产品、新技术、自我开发能力不足;国际营销能力、品牌市场化能力亟待增强,缺乏议价能力;企业笼罩在政府纺织品协议之下经营,欧美市场并未真正市场化;由于美国市场萎缩,国内人民币汇率升值、资金紧张、原材料能源成本上升等多种因素的波动和叠加压力,使企业利润大幅减少,应对实力相对减弱;遭遇发展中国家对我纺织品出口限制障碍等。

    因此,取消配额和提高出口退税率并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中国纺织业要寻求突破,就必需引导企业转变增长方式,调整产品结构。

     吴江沪华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胡作文认为:“配额取消与否其实不是最重要的,通过市场筛选使行业得以规范和完善才是最重要的。”他表示,纺织品过剩除了因为其劳动密集的行业特性和原材料的丰富以外,产业门槛低和一些企业的无限度扩张也是造成产能过剩的原因。从去年以来大批中小企业倒闭足以说明问题。

     胡作文坦言,这种情况就尤如大市场中一个个前店后坊的小商店,因为准入门槛低,企业的策略重点已经不放在如何提高产品的技术含量上,关心的只是销售量,为了追求数量甚至不惜自相残杀。因此,在这种情况下,配额是否开放对此不会有特别大的作用。

     他同时也表示,配额取消对于企业来说自然是利好,但只是解决暂时的燃眉之急,对目前的困难起到缓冲的作用。他建议,企业应增强在营销团队方面的投入,解决人才储备短缺没有核心竞争力的问题。他说:“2009年沪华公司的战略目标就是以营销为主体,找到适合自己特色的产品卖点,面对市场的需求加快创新速度。”

     盛虹集团分公司经理吉洪会对今年的总体判断则表现地较为乐观。面对在“后配额时代”可能面临的激烈竞争,吉洪会认为,压价不是单方面能决定的,为客户“量身定做”所需的个性化产品,赢得客户的认可,才不至于受到欧美市场激烈竞争的影响。

     除配额取消之外,另一个让吉洪会感到欣慰的是,2008年由于各种因素的叠加使不少中小企业停产,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净化了整个行业。而纺企发展核心竞争力,推进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应是这个时刻跟竞争对手拉开距离的重要战略。

本报记者 刘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