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没有了“沿海外贸合伙人”中西部外贸怎么办?
执行董事  陈  江   《国际商报》   20090227
 
    一段时间以来,国家希望通过政策落差来引导东部企业向中西部迁移,促进区域协调发展。这个过程中,各中西部省市开始制定自己承接加工贸易产业转移的优惠政策。如广西等一些省市都表示,将对迁移来的加工贸易企业,提供环保、土地、财税、交通、物流、劳动力、海关、检验检疫、工商等各方面优惠。

    但在短暂的欣喜后,中西部的省市也陷入了尴尬。企业迁移计划受到了原本应当是“沿海合伙人”的激烈反对,东部沿海省市的政府、政协、人大等通过各种渠道表态,认为加工贸易“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先天特点,决定了其只能在沿海地区生存。而厂址搬迁重建也遭到了港台资企业的强烈反对,尽管有部分企业转移到了广东邻近的赣州、郴州等地,但是大部分中西部省份并没有得到太多好处。

    由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骤起后,沿海省市对留住加工贸易、维持外贸发展的意义更加重视。业内专家也表示,将贴牌生产说得一塌糊涂的提法是有局限的。应对金融危机,需要国外那些具有全球客户、全球市场的企业,这样抵御风险才强。我国目前的外贸结构的调整,要从国情出发,发挥比较优势,同时将当前和长远要结合起来。在金融海啸来临的情况下,更应该重视加工贸易和“中国制造”这个大品牌。

    那么,中西部外贸还需要梯度转移吗?除了国家政策外,还要依靠什么承接梯度转移?

    对此,北大纵横咨询有限公司合伙人陈江有着自己的看法。陈江表示,对于产业的梯度转移来说,中西部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劳动力成本低廉上。但光靠成本优势是不是够的,况且中西部仅仅拥有简单劳动力优势,在复杂劳动力方面并没有优势。而提高产品的质量问题就在于此,将来中国企业的竞争转型需要的是高级劳动力优势,而并非简单的织衣工等类型劳动力。从企业和地区长远发展考虑来看,中西部地区必须要培养这种能力,在技术工人、设计师等人才方面进行积累和建设。

    当然,陈江认为,这不只是中西部地区而是整个外贸行业的供应商们都要考虑的问题,这次经济调整之后相信中国在整个世界经济产业链上的地位会有变化。机遇总是垂青那些有预先准备的人。

本报记者 刘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