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古井集团再启改制大幕
合伙人  周国来   《中国企业报》   20090421
 
    在三次挂牌转让股权改制未成后,时隔两年,安徽古井集团再次酝酿改制,只不过这次明显低调了许多。
 
    据国内权威媒体报道,根据新的改制方案,亳州市国资委的持股比例将由目前的100%减持到60%,另有20%的股份将转让给古井集团职工,而余下的20%则将向战略投资者、经销商、供应商开放。
 
    “作为生产和消费者十分接近产品的企业,进行市场化改制是必然的,只不过上几次比较曲折。”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周国来认为。
 
    不过,记者试图联系安徽亳州国资委以及安徽古井集团,结果都无疾而终。
 
    启动第四次改制
 
    关于企业改制的主导权,一直在企业和亳州国资委之间“摇摆不定”,安徽古井集团从启动改制,到如今已经达5年多的时间。
 
    在古井集团前董事长王效金被抓后,根据媒体的报道,此次主导方便是亳州国资委。新的古井集团改制方案已于去年12月出炉。根据该方案,古井集团大股东亳州市国资委的持股比例将由100%减少到60%,而被减持的这40%国有股将被分为两部分———其中的20%将用于职工持股,另外20%则面向集团未来的战略合作方以及古井集团的经销商、供应商。
 
    多次“浪费”改制机会的古井集团此次决心十足。除了媒体此次公布的方案,记者了解到,古井集团董事长曹杰曾在2009年新年贺词中表示,2009年,古井全力推动和实施企业产权制度改革。
 
    此次古井改制先实行全员身份置换,然后吸收管理团队、技术骨干、投资伙伴、经销商等入股,实施股权多元化,最终实现国有股的全部退出。目前,集团职代会已经高票通过了改制方案与职工安置方案。
 
    对于目前的改制进程,今年3月,曹杰在全国糖酒会上表示,职工置换身份步骤已经完成,至于战略投资者和合作伙伴,接触者很多,而古井集团希望在营销上和国际化方面能够给予帮助。
 
    根据数据统计,截至3月底,今年第一季度古井集团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4.2%;上缴税收同比增长4.51%,其中上缴亳州税收同比增长27.53%。在主业白酒方面,第一季度实现销售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12.8%。
 
    产权市场三次挂牌流拍
 
    古井改制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由于产权不清、经营状况下滑,加之国有企业固有的弊端,古井集团改制成为必由之路。2003年底,古井集团前董事长王效金就开始谋划古井的改制之路。2004年,王效金公布了MBO(管理层收购)方案:古井集团将不良资产剥离,保留优良资产,经过评估作价,以净资产为基数,转售给深圳万基集团 60%股权,余下40%在内部分配。
 
    此后,由企业主导的改制逐渐向以政府主导为主。亳州市政府决定以挂牌转让、重组的方式改制古井。
 
    2005年11月,古井集团100%股权以10.8亿元的底价在合肥产权交易中心开始第一次挂牌转让。当时,古井集团的全部股权底价为不低于10.8亿元人民币,但是在50天的有效期内,亳州市国资委却未能与有关意向受让方达成共识,由于在转让价格上的分歧,挂牌改制第一次流拍。
 
    决心改制的亳州国资委第二次将古井挂牌转让。2007年1月16日,古井集团在合肥产权交易中心再次挂牌,挂牌标的为该集团的100%股权,底价仍为10.8亿元,转让包括古井集团控股或参股的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古井酒店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安徽古井房地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多项资产。由于种种原因,此次出售再度流拍。
 
    2007年4月13日,第三次100%国有产权转让评标在确定中标候选人后,古井集团前董事长王效金被抓。此后,泰国国际饮料控股有限公司终止了受让。
 
    三次转让改制未能成功的古井集团,已经落后国内白酒行业的龙头企业许多。正如曹杰所说,古井转型的成功还需要一番艰苦的过程,需要加快企业改制工作,第四次改制提上日程。
 
    周国来认为,产权市场为企业改制提供平台,在交易过程中能起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作用,提高资源利用率。“而企业在改制过程中,最终员工并不是受益者,这也是导致第一次流拍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