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新医改能否让老百姓少掏钱?
合伙人  王卫华   《华夏时报》   20090411
 
本报记者 丁学梅 李 叶 北京报道
 
正方
 
    新医改是改成全民性的公益医疗,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会得到质的变化。这个月底将会出基本的医疗目录,如果药价都便宜了,在试点医院推广下去,那看病贵的问题自然就解决了,老百姓就可以少掏腰包了。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新医改一定能够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难题,只不过是程度和时间问题。
 
    新医改要分成两步,第一步到2011年。前三年老百姓的感受不会很大,但减少老百姓掏腰包的比例这是一定的,不过绝对值还不好说。第二阶段到2020年,这一阶段,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会得到质的变化,获得的好处也会随之增加。
 
    医改是一个“动名词”,既考虑到现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也考虑到将来医疗服务内容的增加问题,所以是一个不断进行时、不断地充实的过程。目前全国的医疗状况最大问题就是公平性得不到体现,普及性也做得不好,全民医保是解决看病贵的终极目标。
 
    医疗卫生属于公共产品,公共产品就是由政府的公共财政支出的,没有排它性,没有竞争性,全民共同享有的一种公共服务的提供,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一定能够解决。
 
北京积水潭医院一位负责人:
 
    这个月底将会出基本的医疗目录,如果药价都便宜了,在试点医院推广下去,那看病贵的问题自然就解决了。药价是政府定价,医疗机构是国家的机构,物价局定药价,国家定价低了,自然是好事。新医改方案中称,医院药价和药厂零差价,以前都是医院会根据政策在药品的出厂价上加价,如果将来零差价,差价由政府补给医院,那对患者看病买药会有很大益处。看病贵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低收入人群身上,药价降低当然是好了,如果将来都上医疗保险,不花钱看病就更好了。
 
    新医改是改成全民性的公益医疗,走全民医保这条路,如果社区医院发展起来,患者看病不用来大医院,看病难的问题就会得到解决。具体怎么做我们还没接到通知,医院是执行者,我们只是跟着医改的方向走,现在具体细则和试点医院都没有定,我们还是正常的看病、出门诊,估计将来管理层会陆续发文,看我们是否是试点单位,看推广的情况如何。
 
反方
 
    新医改实施的进程比较缓慢,3年之内还是不能改变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新的医改方案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老百姓的看病负担,但是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由来已久,不可能一下子解决。
 
    国家卫生部政策与管理研究专家委员会联络员、北大纵横医药卫生咨询中心总经理 王卫华:
 
    我认为,3年之内新医改还是不能改变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新的医改方案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老百姓的看病负担,但是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由来已久,不可能一下子解决。
 
    看病贵的问题主要出现在乡村和城镇,我建议引进外资建立城乡接合部医院,解决医疗资源不够丰富的问题,并且与公立医院形成竞争机制。此外,解决看病贵的问题还建议医师职业自由化,提高医生的职业道德,不为一己利益开贵药,只要医师有从业资格证,只要愿意为老百姓看病,可以不分时间地点看。总之医疗体系需要从人的因素开始全方面完善,才能最终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难题。
 
银河证券医药行业分析师刘彦明:
 
    新医改方案要通盘考虑投入、效率、发展问题。由于看病贵问题涉及到诸多利益集团,新医改的时间表锁定在2020年,仍是一个孜孜以求的目标。
 
    政府即使加大了财政投入,但缺乏效益的环境仍难解决实际问题。如果投入大却落实到个人看病上的效果少,那看病贵的局面还是比较难扭转,最终庞大的产业利润也将拱手让给跨国药业巨头。对制药业而言,药品营销环节费用过高扼杀了药企的成长张力,目前,百元终端零售价的药品许多出厂价不到20元,实际流通环节费用高到400%。作为一个普通公民,高价药品实际流通环节费用率降到40%以下应该成为检验医改成功与否的有效指标。

天坛生物公司董秘张翼:
 
    新医改方案政府加大了投入,我公司主要做疫苗,新医改方案中也有提到加大对疾病预防控制事业的投入,从我们公司来说,新的疫苗开发,疫苗用量大大增加,对解决预防疾病的难题肯定是有一定好处的。看病难的问题可能由于政府投入加大,有一定缓解,但看病贵的问题难说,主要还在于制药企业,投入和最后消费者受益多少我们不清楚,得看药企将来有何行动。